【财经拆局】警察政权是如何练成的? 由网络安全到众筹规管

2022.05.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财经拆局】警察政权是如何练成的? 由网络安全到众筹规管
粤语组制图

警察政权Police State的特质,是以维护市民安全之名,全方位监控每个公民的生活环节,务求将所有威胁政权的潜在危机消灭于萌芽状态,因此在每个生活环节,由经济、教育、网络、传媒及社交媒体,甚至一些不起眼的部分,例如众筹都要规管设限。

之前一篇文章「完美封暴」中已指出,相信香港在廿三条及假新闻立法及网络安全法通过后,政权就有足够法律理据要求社交平台,以国安理由封锁或移除经常批评政府的意见及KOL内容。

上周五(27日),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提到,有人逃到海外勾结外部势力,企图里应外合,与一些想危害国家安全的本地媒体或组织「连成一线,煽动仇恨」,明显就是针对部分在海外继续批评政府的意见及KOL。

之后警务处副处长(国家安全)刘赐蕙更直接表明,本港网络安全有局限,特别是社交平台数据库均设于境外,而且惯常拒绝本地调查单位的请求,再加上本港的法规并无规管网络供应商监控网络言行、保存用户的网络足迹,以及查核和记录用户的身分,限制了警方执法。

因此刘赐蕙建议本港要建立「全方位战略性网络安全治理体系」,由这个部门担当牵头角色,全盘推动策略制定、分配部门权责,以及统筹网络安全工作。

按这个构思,即是在假新闻立法及网络安全法通过后,还会有一个上层建筑「全方位网络安全治理体系」,全面执行网络规管,审核每个用户的网上留言。恐怕这个议题对政府来说的迫切性,甚于廿三条立法,届时香港变相封网的日子,很快就会出现。

除了网络规管,政府会加快监管的,是过去三年在本港遍地开花的众筹活动。政府表明会检讨众筹活动的规管,计划于第四季展开公众谘询,目标是「切断逃亡海外不法分子在港的众筹资金链。」

目前众筹主要有四个类别,即股权众筹、点对点借贷、慈善或政治活动的捐献性质,以及预售服务/商品性质的众筹。

据保安局称,执法部门调查2019年以来的反政府案件时,有3宗涉违《港区国安法》案件怀疑以网上众筹取得资金危害国安,又有5宗案件涉挪用众筹资金干犯「洗黑钱」、欺诈或盗窃罪。

早在2019年12月,为支援因社会运动而被捕人士的「星火同盟」,先被汇丰银行中止户口,期后警方以涉及洗黑钱的罪名拘捕四人,并冻结星火约7,000万元。

至于规模更大的「612人道支援基金」,在去年8月宣布将有序地停止运作后,到今年5月11日,警方国安处以涉嫌「勾结外国势力罪」逮捕五名信托人,由于「612基金」捐款人数以万计,事件迅速在香港社会引发巨大震荡。

政府作出的谘询,将包括众筹平台是否须获得牌照或进行登记,募集者是否须作出披露身份,有关规管架构会包括众筹平台和筹募人要否需要注册、登记、披露及审核账目等。同时需建立汇报制度,识别及举报可疑交易。

按这套要求,要众筹就几乎等同成立一家公司,既需要注册及领牌,同时有公司董事负上责任,以及日后每年审核帐目。更甚是众筹要有汇报制度,这个几乎是只有银行才有的反洗钱汇报要求,可以想像日后民间大部分众筹都会消失。

目前科技界不少项目都是靠网上众筹起家,当中不乏初创企业及网媒,原因是众筹在不同集资渠道中门槛较低,不少初创企业会网上众筹,虽然过去亦有「磁能线」、「智能咖啡机」等烂尾项目,但一些平台如Kickstarter亦能成功为很多初创可以先募集资金再制作产品,一旦加强规势必窒碍创科发展。

同一时间,很多支援弱势社群的社企,亦是靠众筹募集资金,部分有规模的会领有慈善团体牌照,但也有很多是规模较少,例如支援少数族裔或流浪动物的团体,亦是靠网上众筹支持经费,一旦面临规管,恐怕这些在社会最底层的弱势族群,将会失去依靠。

更大打击会是独立媒体行业。近年不少网媒亦是透过众筹成立,包括最早的《传真社》以及之后的《立场新闻》,以及一月解散的《众新闻》。目标都是希望不依赖财团支持,靠民间众筹以维持财政独立。

到近日不少已离任的新闻记者亦重拾初心,希望成立新的平台,可以继续发挥自己的专业,例如专门报导法庭新闻的媒体,靠的亦是众筹,希望可以维持新闻独立自主。一旦规管众筹后,这些媒体日后众筹会更困难,最终市民及社会亦会失去硕果仅存、独立媒体的选择。

新闻媒体靠人民支持及众筹,在全世界有不少成功例子,当中最著名当然是去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之一,俄罗斯《新报》创办人穆拉托夫。

香港的独立媒体能否参考这条道路?《立场》及《众新闻》的成功经验,一度令人满有信心,相信是独立媒体营运的一个可持续发展模式,但最终都被政权直接或间接瓦解。

当然众筹平台仍可设于外地,特别是香港银行一向视众筹平台为反洗钱的高风险机构,不会为他们开设帐户,因此由本港支付的众筹资金,转帐多数是到海外帐户,用户在港以信用卡或其他网络付款,政府难以追踪资金,但这种迂回的注册方式,涉及的行政及开户支出庞大,个人或小型机构不容易负担。

今天政权以国家安全为藉口,进一步收紧众筹的方式,受害的不止是本港的创科、社会的弱势社群,恐怕连独立媒体的最后出路都会被切断资金。加上当局表明会加强规管网络安全,令人忧心香港的资讯自由进一步受限,同时不能排除外资会担忧资讯封锁,最终令相关投资却步,打击的将是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颜宝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