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拆局】维持联汇代价巨大,官员勿沾沾自喜,炒家狙击港元只是幌子

2022.11.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财经拆局】维持联汇代价巨大,官员勿沾沾自喜,炒家狙击港元只是幌子
粤语组制图

上周不少财经媒体都将对冲基金经理阿克曼(Bill Ackman)狙击港元放到头条或显著篇幅,这令我想起一些旧事。

话说阿克曼炒港元与美元脱钩不是第一次,之后亦有其他基金经理包括巴斯(Kyle Bass)亦有类似部署。记得当时新闻部的主管以至当值编辑都问过我,应否将这类新闻「做大」,意思即是应否作重点报道,以至跟进新闻及学者分析影响?我几次的答案都是:「如果做大这宗新闻,就是正中他们下怀。」

曾经在2011年3月入市赌港元脱钩鈎升值的阿克曼,最终无功而还,事隔11年他再卷土重来,不过今次他转为看淡港元。他在Twitter上直言:「已经透过认沽期权持仓,持有大量港元的空仓,联系汇率对香港不再有意义,联汇脱钩只是时间问题」。之后他再补充:「若果中国是强大及独立的主权国,为何有需要将港元与美元挂钩?」不过阿克曼并无透露具体持仓及规模。

阿克曼今次的部署,令人想起在2020年6月,即《国安法》生效前,另一对冲基金经理及港元大淡友、海曼资本管理创办人巴斯成立新基金「海曼香港机会基金」,高调批评港区国安法将引发港元崩溃,并以期权合约进行200倍杠杆操作,对赌港元在18个月内与美元脱钩。

当时巴斯向潜在投资者称,一旦港元脱钩并贬值40%,基金将狂赚64倍。相反,若港元联系汇率在18个月后维持不变,投资者将损失所有资金。

金管局当时回应,港元货币基础远比亚洲金融风暴时期充足,炒家难以沽空港元推高利率,又不点名批评某对冲基金多次「出口术」,吁市场留意其基金规模及往绩就会一清二楚。

确实,去年美国证交会的文件显示,当时巴斯将当中3000万美元投资港元和其他货币,结果损手95%,并连累其他投资者损手离场。

表面上巴斯的确损失惨重,整个基金几乎一铺清袋,难怪财爷陈茂波早前出席金融峰会,在会上都要「牙擦」不点名批评巴斯,说与港元对赌的投资者必定会输,更称「你可以向美国的某些对冲基金经理核实我的说法,他们对港币的看法一次又一次错误。」这是何等的威风!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巴斯这类金融大鳄,对赌港元贬值只是表面一道「幌子」,他以期权合约进行杠杆操作,特色是本金少,但如果赌对方向,回报就有数十倍甚至百倍计,事实上他整个「对赌港元贬值」的基金规模仅是三千万美元,与他名下其他基金上十亿美元的规模计,只是九牛一毛,即使输清光也不会伤及要害。

更重要是透过高调提出沽空港元,令市场重新关注这位炒家的一举一动,有利吸引资金流入他们管理的旗下基金。以巴斯为例,美国证交会去年的一分执法文件就证实,巴斯提出沽空港元后,就获得前美国总统特朗普顾问班农(Steve Bannon)、以及商人郭文贵投资约1亿美元,交予海曼资本管理,远高于输清光的三千万美元,可想而知他们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而且市场不应低估这些金融大鳄的操作部署,因为很多时真正的投机目标,并非是口讲一套那么简单。巴斯在2007年次按危机爆发前,瞄准美国楼市的结构性问题,逆市沽空美国楼市,最终基金劲赚超过2倍回报,表明这批「大鳄」熟悉金融市场的运作,大有可能提出沽空港元只是「声东击西」的幌子,实际上同时只要沽空港股或购入认沽期权,以恒指由去年的三万点,到今年十月低位落到去一万六千点,期间累计下跌近五成,回报就已经非常可观。

这正是我在当时处理这些「狙击港元」的财经新闻时,一般都会采取「冷对待」的处理手法:当市场放大这些炒家沽空港元的消息时,他们很可能已经透过「双边套戥」的手法,在金融市场寻找其他机会,当然这一个部分他们不会公开,否则就会自断「财路」。

话说回来,阿克曼今次狙击港元的时机,与十一年前赌港元脱钩升值相比,他今天提出的逻辑显然比他在2011年冒险时更为有力,而且时机比巴斯更好。香港今天的命运与内地息息相关,内地人行正在减息降准,以减低疫情封锁以及房地产和出口崩溃的影响。

路透的Breakingview 提出,香港这个金融中心已经陷入衰退,正在面对新股集资规模减少、以及资本及人才外流等各种问题,然而,联系汇率确保与美元挂钩意味著当局必须跟随联储局的加息步伐,这推高了资金成本,并削弱负债人士及家庭需面对更高的借贷负担。

这从最近银行拆息的表现,已经见到联系汇率的负面影响:一个月拆息由七月初只有0.85厘的水平,截至上周五已经升穿4厘的高位,创出十四年的新高,换言之短短半年加息幅度已经超过3厘。同一时间大银行亦按耐不住,需要上调「H按」新做按揭封顶利率,反映银行要将资金成本上升转嫁予贷款人。

由于担心银行追加利率的风险愈来愈高,令二手住宅楼市频频出现劈价及蚀让潮,楼价跌势愈来愈急,反映主要大型屋苑二手住宅楼市走势的「中原城市领先指数」按周大跌1.57%,创2017年10月以来逾5年新低,相对2021年8月历史高位更累跌16.5%。

本港第三季经济增长大幅收缩4.5%,远差过预期,在主要经济体中,表现只排在陷入崩溃边沿的俄罗斯前面,加上首两季经济均呈现负增长,连续三季收缩表明经济已陷入深度衰退。

表面上以本港目前银行结馀仍有近一千亿港元,加上过万亿港元的外汇基金票据,远高于要支持联汇制度所需要的六千亿港元货币基础要求,因此再多的炒家狙击,只要当局够决心,也不可能动摇到联系汇率。

只是香港要维持联汇制度,就必须付上沉重代价:随著美国加息持续,金管局为捍卫联系汇率就要沽美元买港元,银行结馀及货币基础收缩,将促使港元息口上升贴近美息,甚至有机会出现「追过龙」的情况,即是港息高于美息。以现在一个月港元拆息升穿4厘,已经高于同期美元利率水平,这种「倒挂」现象表明,香港银行追加利率的风险已经形成。

以香港现在深度衰退的景况,理论上应该是减息而非加息,但基于要维持联系汇率,追加利率已经无可避免,香港未来似乎只会走向深不见底的深度衰退,这个正就是维持联系汇率的代价。

当我们的财金官员还在「沾沾自喜」,以为轻松击退炒家,恐怕这只是暴露自己的无知,但可怕是还要对外「说好香港故事」,认定新形势下「由乱及治,由治及兴」,却无视眼前已陷入的深度经济衰退风险。资产市场的调整,恐怕只是刚掀起序幕。

- 颜宝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