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評論:唯一的華西村(上)


2013-03-28
Share
Wu-Renbao2009-620.jpg 華西村的掌門人,村黨支部書記吳仁寶。(Imaginechina 2009年10月28日圖片資料)

 

江蘇江陰的華西村,原來叫華西大隊。在過去五個十年裡,從毛澤東、華國鋒、鄧小平、江澤民到胡錦濤時代,它始終是先進典型:“農業學大寨”、科學種田、鄉鎮企業、扶貧先進、精神文明建設、共同富裕、社會主義建設新農村等等。他們是政治上的不倒翁,實行“大隊統一合算”的財政,成為從中央到地方各級組織,以及大專院校的示範基地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華西村的掌門人吳仁寶曾說:“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把烏托邦變成現實,一定要把什麼叫做共產主義,做給全國人民看看。”事與願違,3月18日吳仁寶的去世,標志著華西村這出“社會主義集體經濟”的樣板戲隨之落幕,也是中國土地上最後一個“共產主義試驗”的終結。

華西村原來並不大,地不過1平方公裡,人不過1500人。雖然一直是先進典型,但它的真正發家始於1990年代。1992年,國務院總理李鵬親臨視察,揮筆題詞“華西村,中國農村希望所在”,“華西村,真正的希望”!就是這年,他們的村辦企業拿到千萬貸款。1994年,華西村組建江蘇華西集團公司,成為沒有耕地,行政上依然是“村”的鄉鎮企業集團;1999年,他們將以化纖為主營項目的江蘇華西村股份有限公司在A股上市。鋼鐵是國家急需物資時,他們做;紡織是出口拳頭產品時,他們也做;煙草屬於特殊行業,他們照做;房地產成為暴利行業,更是及早下手。1990年代初,華西村就以“別墅村”、“轎車村”、“彩電村”、“電腦村”之名傳遍全國。進入21世紀,華西集團從實業轉向金融行業,有典當公司、小額貸款公司、財務公司、咨詢公司等等,還參與了銀行、證券、期貨公司的股權投資。

與此同時,吳仁寶把周邊16個村吞並,組成大華西村,面積擴大30倍,人口增到5萬多人。他的“大手筆”還包括從美國購買直升機,修停機坪,夢想發展“空中旅游”,建立自已的航空公司;矗立98米高,七級十七層華西金塔。最為輝煌的時刻是2011年50年村慶:籌資30億興建328米高的“黃金酒店”。328米是北京最高樓的高度,意思是向北京看齊。鎮樓之寶是價值3億的金牛。此外,還“山寨”萬裡長城、天安門城樓、美國白宮、法國凱旋門、悉尼歌劇院等等。慶典晚會由中央電視台春晚主持人主持。

上述種種究竟是什麼行為?是政府行為呢?還是企業行為?錢從哪裡來?又是誰讓花的?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先了解吳仁寶其人。

吳仁寶,1928年生,華西村書記。在“文革”期間的1973年,曾任江陰縣委書記,當選全國黨代會代表,從地委常委升到省委委員。後來,曾任江蘇省政協常委、全國小康村研究會會長、全國“村長”論壇組委會名譽主任、中國市場經濟研究會副會長、華西集團公司副董事長,副總經理。從村書記職務退下來,還擔任華西村黨、村、企總辦主任,也就是事實上的掌門人。

吳仁寶是中國特產的狡滑農民:第一,他有“吃透政策”的本領。說穿了,政策就是錢,誰能拿到指標、配額、批文、批條,是可以立刻變現的。第二,他“陽奉陰違”,說一套,做一套。1960年代,一面響應毛澤東號召農業學大寨,帶領村民改造農田,一面偷偷搞副業;1980年代初,農村改革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他堅持搞大隊核算。當允許農村搞副業的時候,他已占據至高點,資源在握,大搞鄉村工業。1990年代,明明靠“資本主義”大發其財,卻偏偏打毛澤東集體主義旗號;明明是家族利益,卻偏偏說“為人民服務”;“三個代表”一出,立即組織創作3個劇本歌頌”;明明不信毛澤東,卻仿照“毛選”、“語錄”做自己的文選、語錄;第三,他深諳名利之道,大肆宣揚以出名,以名換利。高唱社會主義,成為官方樣板;實際上是四不像,混雜著原始和現代資本主義、封建主義。引來人們爭相到華西村觀賞奇葩,誤以為社會主義集體經濟下的共同富裕真的可以實現。(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