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評論】誰為昆山爆炸案擔責?


2014-08-07
Share

 

8月2日是中國的七夕,它也是周末,星期六。晚上7點37分,在江蘇省昆山市中榮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裡,還有261位打卡上班的工人和3位在車間辦事的人,忽然發生了爆炸,房頂被炸出個大窟窿,重型設備被炸出車間。當即遇難者69人,180余名在醫院救治的傷者,其燒傷面積大部分超過90%。幾天後,死亡人數已上升到75人。

這個發生在中國發達地區的慘案,無法掩飾,成為各地方報紙的頭版頭條。造成事故的原因,似乎沒有懸念----這是一次粉塵爆炸引發的災難。問題是:誰來為如此慘烈的事故負責?

毫無疑義,直接責任是昆山中榮金屬有限公司。這家公司創辦於1998年,是一家外商獨資企業,其核心業務是生產電鍍鋁合金輪轂。長期以來,公司不僅生產環境和工人宿舍狀況惡劣,而且設備陳舊,存在安全隱患,污染嚴重。根據專家觀點,當粉塵懸浮於空中,達到爆炸能力極限時,只要遇到明火火源,就會發生爆炸。至於造成傷害的大小,與粉塵量,空間及作為現場人員密度程度等因素有關。顯然,粉塵量越大,作業空間密封程度越大,爆炸量越高。毫無疑義,這次爆炸之前的粉塵數量,空間密閉和現場人員密集程度,都到了隨時可能引爆的邊界點。

可見,昆山中榮公司在爆炸從隱患到發生,經歷了一個積累和惡化的過程。多年來,公司職工不斷向地方政府舉報。但是,每遇相關部門檢查,都能蒙混過關。所用的辦法是:檢查當天,至少減少一半工作量。有時,還讓工人等到檢查組快進廠時開工,使粉塵量累積得尚少;或者提前一晚突擊清理,噴水保濕;再有,就是買通常來檢查的安監局人員。安全檢查本就是走馬觀花,是隱藏的利益交換機會。官商之間的交易,致使一個本該整頓的企業一直生產。

因此,在昆山中榮公司的直接責任背後,是地方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昆山市長路軍在當日下午的新聞發布會上,面對近百位記者當場哭泣,在網絡上引起一片噓聲。也許他是為遇難者哭,也許是為自己失職,以及仕途的完結哭。無論哪樣,哭泣在此時此刻不足以洗刷各級地方政府的責任。正如當地人所說:大蓋帽來了一茬又一茬,怎麼就管不住爆炸。在昆山市環保局網站的環評公示中,此中榮公司竟然“成績驕人”:“中榮金屬制品有限公司對粉塵采用布袋除塵器處理,去除效率可達95%。”

一般來說,粉塵爆炸事故的企業通風、防塵、勞保措施違背國家標准,是很容易發現的。各級地方政府的責任顯而易見。而在地方政府責任的背後,說到底是中央政府。遠的不說,僅以2010年為例,冶金、有色、建築、機械、輕工、紡織、煙草、商貿等商業企業的粉塵爆炸時有發生。2011年5月初,中國國家安監總局曾經下發《關於加強冶金等工商企業粉塵爆炸事故防範的通知》,然而,這樣的通知對粉塵事故的發生幾乎沒有任何作用。

隨後,全國各地,又發生多起粉塵爆炸事故。到2012年8月,中國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再次印發類似通知,效果依然有限。此次昆山大爆炸,直接反映了中央政府的安全部門對粉塵爆炸事故的防範,不過是停留在文字和文件上而已,是政令不出北京城的一例。如何解釋中央政府安全部門如此低能無效,當然根源於中國的政治制度及相應的法治體系。可以說,中國到處有“昆山”。只有社區民意代表和立法機構緊密結合,加上媒體監督,才可能促使政府珍惜勞工生命,促使工廠嚴格自律。此次事故之後,習近平、李克強都作了指示和批示,最高檢察院也派員介入調查,江蘇省發布六條善後措施。可以肯定的是,只有在民主法治的制度之下,才有可能避免類似悲劇的不斷發生。

真正令人傷悲的是,此次爆炸事件,不論是死者還是傷者,都不是本地人。而是外來打工者,是來自不發達地區的窮苦農民。在職業病和粉塵爆炸的直接威脅下,從事艱苦沒有基本保障的低收入勞動。一個月休息一天,一天工作15小時,月工資只有4000余元。爆炸,瞬間奪去了他們的生命。多少父母失去子女,多少丈夫失去妻子,多少妻子失去丈夫。夜晚,昆山市民在廣場為傷者祈福。只要制度不變,此類悲劇就會不斷上演。(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