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評論﹕紅色思維和話語的雙重錯亂


2013-08-22
Share


剛在北京召開的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習近平發表講話,強調“意識形態工作極端重要”。他還說“宣傳思想部門承擔著十分重要的職責,必須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守土盡責”。他在這裡用的是軍事術語,也就是說,中共把意識形態視為戰線,視為沒有硝煙的戰爭。

現在真相已經大白於天下,“七不准講”的中央9號文件,以及由喉舌媒體掀起的反憲政逆流,決不是劉雲山膽敢自作主張,而是來自習近平的旨意。

說來不必大驚小怪,凡是共產專制國家,憲法都是擺設。試看那些右翼或左翼的獨裁集權國家,統治者對憲法還多少有點避忌。如當年菲律賓的巨貪總統馬科斯,他用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而凍結憲法;委內瑞拉的左派強人查韋斯意欲做終身總統,他須先提請修改憲法,結果最後也未能如願;埃及被“二次革命”及軍事政變所推翻的穆爾西總統,他是穆斯林兄弟會出身,被選上台後要強化政教合一,但也得向議會申請“暫停憲法”。這些專權者都不尊重憲法,卻不能斷然拋開憲法。只有中共獨此一家,干脆把“憲政”的階級成分都定為出身反動的“黑五類”。

北朝鮮有一個天憲神授式的《樹立黨的唯一思想體系十大原則》,其地位比憲法和勞動黨黨章都高得多。金三世世襲政權後修改了《十大原則》,其中規定“應將我們黨和革命的血脈——白頭山血統永遠延續下去……並堅決保持其絕對的純潔性。”其要旨就是把金家王朝世代承襲加以合法化。這個《十大原則》公布後,被中國網民冷嘲熱諷,倒是《環球時報》出來為金家說話,指國內某些人“用批評朝鮮指桑罵槐,用朝鮮的例子貶低中國社會主義制度”。

那個印著金家王朝徽記的《十大原則》,比起一手監制憲法而又從不執行,最後更宣布不要憲政的中共來說,人家至少還有一點長處,就是開宗明義和語言簡潔。修改後的《十大原則》放棄了“無產階級專政”和“共產主義”兩個語彙,只用“主體革命偉業”來統稱之;把“金日成主義”改為“金日成和金正日主義”,這比以前累贅了一點,但較之中共這邊,還是簡約得多。因為金家只傳了三代,中共政權卻延續五代香火,每一代領導人都要背負起前朝的壇壇罐罐,說話就越來越累贅。比如習近平在十八大說的超長句式是“堅持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基本原則,貫徹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因為每一代的政治遺產都得奉為金科玉律,絲毫怠慢不得。習近平未來要留下什麼精神遺產還不得而知,總之一定要把這柱香畢恭畢敬地插到宗廟的香爐裡,再到第六代,說話就更吃力更累贅了。

絕對的權力必然導致絕對的腐敗,以無上的權力絕對壟斷話語權,必然導致語言的腐敗。在中共統治面臨的各種危機中,其實最嚴重的是話語危機,就是黨的意志和權力使得官方語言極度貧乏,除了民族主義的狗皮膏藥還未完全失效,其他沒有一句半句官話對民眾有感召力和說服力。

中共官話越是常用的,就越見語言腐敗。集黨八股大成的首推胡錦濤,其干癟乏味正是語言腐敗的樣板。 “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這種“既不也不”;“既要也要”聽去是胡錦濤的招牌語法,實質卻是被共產黨劫持和壟斷的語言之極度空洞和貧乏。

習近平剛上台時好像刻意要使官話鮮活一些,如“鞋論”要比“老路邪路”之說多了些形像比喻,沒那麼笨拙僵硬,但意思完全一樣,“兩個不能否定”又是邏輯不通!“更無一人是男兒”乍聽好像離黨八股頗遠,但習近平這裡已不止邏輯混亂,而是精神錯亂!他為蘇聯紅色帝國的崩潰而痛心疾首,卻在上位之初就興衝衝去俄羅斯訪問,與堅決否定蘇維埃制度的普京握手言歡;轉過頭來,中國喉舌又起勁渲染蘇聯“淪落”為今日民不聊生的俄羅斯的種種慘狀。

中共的語言沒落和精神錯亂式的文宣,是專制之癌擴散得最快的癌細胞。習近平以為自己能為“永不變色”的紅色江山掌舵導航,事實卻是,他被專制主義所鉗制和驅使,如他所說“中國革命的歷史是最好的營養劑”,說白了,習近平是吃錯了藥,在所謂的最好營養劑的喂養下,他懷著“三個自信”,在專制的“老路”和“邪路”上比他的前任走得更遠!(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