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学联缺席的六四悼念晚会


2015.04.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今年六四,学联将不会参与悼念晚会。昨天,我在《苹果日报》写了一篇评论文章,讲这件事对不同世代的人,究竟有甚么意义。在意料之内,有读者留言,说学联的分裂和泛民的分裂,是因为大中华胶冥顽不灵,不争气。

究竟如何不争气?怎样冥顽不灵?

又有读者接著说,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为新移民争取福利,是吃里扒外。

要是问题出自蔡耀昌一人身上,那倒易办。请蔡耀昌退出支联会,专心做福利,又或者反过来,请他专注做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责任,建设民主中国。

可是,我有理由相信,问题不只是针对蔡耀昌。印象中,无论是支联会抑或学联,都没有主张要特别照顾香港的新移民。只不过是当年积极参与民族和民主运动的一群人,政治意识形态都比较倾向福利主义。这个现象,其实也不教人意外。毕竟,要是个人主义者,一开始就不会对任何形式的政府,无论是赤裸裸的极权,又或者经过包装的独裁,有任何幻想。

只有对强权统治有某种错爱的人,才会相信中共会和平演变。

话说回头,今天,香港所谓的本土,对不起,在我眼中也是另一批福利主义者,但他们来得坦白,不介意让人家见到他们排他的一面。无错,福利虽然是慷他人之慨,但人性自私,总会想自己和自己人多拿一点。这是本土的底蕴,没有甚么好值得稀奇。

常言道:勿忘初衷。当年,中共狠批学生运动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结果,资本主义和自由,过去廿年多在大陆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过程是痛苦而漫长的。

中共治下的大陆,由革命的狂热,演变一种稳定的法西斯,香港可能独善其身吗?

一直以来,主流民主派在这个问题没有分歧,反而是国粹派会提出河水不犯井水论。讽刺是,这种论点借本土派发扬光大。我相信,十年前绝对没有人意想得到历史竟然会有个如此戏剧性的发展。

在昨天的专栏,我说:「水位下降,河水、井水也一样会乾涸。香港和中国大陆,至少面对一个相同的问题。社会上总有一群人,充满仇恨,深信外人正在等待时机,要入侵破坏自己的家园。我不知道,见到香港有这样的本土派,共产党是否最开心,但肯定他们充满猜疑和仇恨的斗争哲学,令香港越来越似共产党治下的社会,下意识早就比共产党更共产党、更青出于蓝。」

世人本来的愿望是大陆越来越像香港,可惜历史证明,大质量的大陆,可以扭曲一切,包括这个本来充满能量的香港。(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