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我认识的郭玉闪


2015-01-29
Share

今年初收到朋友的来讯,说北京传知行学社会经济研究所的郭玉闪创始人已经被捕;据说理由是「非法经营」。其实由去年起,已经有消息指大陆对不同意见人士的监视越来越严,但意想不到像郭玉闪这种温和的知青,也会遭到中共拘捕。

我和郭玉闪不算经常有联络,只是过去两年偶然在不同的活动中有交流。我知道他是一个个人主义者,对权威怀疑,对自由渴望。他没有很激的行为,以香港人的说法,他只是一个键盘战士。他告诉我,自己曾经办理一个网上论坛,现在则多在以微讯与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外国文章。我也有加入这些微讯群组,大多数的讨论,都是关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事实上,在过去几个月,自由市场微讯群组中的讨论越来越少,也反映了一点紧张的气氛。

我要强调,国内我认识的这些自由键盘战士,近年都只是在小众活跃。

在香港,我不见到有媒体为传知行的朋友发声,我到现在才写出来,实在也感到羞愧。可能全知行仝人是自由市场的支持者,所以大众媒体都不闻不问。可是,我感到要是中国大陆没有了这一路的声音,对推动政治开放改革也不健康。

其实我一直担心在大陆推动的自由市场经济的朋友。一来,他们少不免要向我们这些外来人交流,毕竟我们这个圈子,在世界上,人数也不多,一、两年聚一次头,互相问候支持,是我们唯一知道吾道不孤的方法。二来,大家互相学习最新的状况,也有助我们思想,自己的地方,应该朝怎样的路向发展下去。

最讽刺是,我们碰头时,所讲的都是自己地方事。我有时会讲解香港的好,但更多时我会跟他们说,其实香港也有许多问题,他们就会鼓励我要继续努力。欧美各国的朋友,就会说他们的福利主义如果令他们的社会崩溃,叫我们好好守住眼前制度中的好,避免不好的出现。我可以用名誉担保,大家的讨论,绝对没有一点说要翻天覆地的变,因为我们这些自由市场主义者当中,思想中总带有一点保守意味,分别只是多与少。

几年前,有朋友说,在俄罗斯,这种群组绝不可能存在,因为搞手老早就被秘密警察处理;在中国,大不了是公安来约饮茶。我也会想,可能北京政权容许自由市场主义者在小圈子中讨论,反正,有些建议也是他们希望听到的。

让我再强调,传知行是小众,连小众也怕,难道再下一步要视每个个人为敌人?近年中共的包容明显越来越少。假如中共连这一点正面有建设性的批评都容不下,这个政权的那种虚脱、脆弱和不安,其实才是令人感到可怕。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