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評論:洗腦,容忍與自由

近日,香港最熱鬧的一個議題,就是所謂的國民教育。更精確一點,應該說是國情教育。特區政府用公帑,資助出版了一本叫做《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剛上任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曾經公開說,這種國民教育,對孩子未來有莫大好處。至少,他們日後出來社會工作,不少大機構都會送學員去上國情教育班;提早讓孩子接受國情教育,有助提高他們日後的競爭力。

2012-07-16
Share

 

另一邊廂,有許多教師和學生,都起來反對,說這是洗腦。

坦白說,要是真正的洗腦,又怎會如此明目張膽?我相信,身處大陸的聽眾,都會讚成我這個講法。

事實上,二十世紀,人類經歷兩次世界大戰和冷戰。期間,敵對國用盡方法,全方位向自己,及對方的國民,灌輸有利自己的訊息。這種潛移默化的資訊攻防戰,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洗腦工程。

今天還有沒有沒國家進行洗腦工程呢?如果說沒有,恐怕很難令人信服吧。不過,今天的世界,大眾媒體競爭激烈,加上開放的互聯網令資訊自由,要進行洗腦工程,又談何容易?當然,極權國家,控制媒體,封鎖互聯網,令作別論。今天大家聽這個節目,竟然要翻牆,原因是甚麼,不用我多解釋吧。

其實就算在資訊被封鎖的國度,洗腦工程也未必一定成功。否則,極權國家就不會崩潰,獨裁者也不會倒台。說到底,對抗洗腦,最重要的一條防線,是我們每個人的獨立思考能力。確保了資訊自由,我們就要相信,人是思考的動物,有判別是非黑白的能力。

不過,歷史上也曾經有過不少洗腦工程,令整個民族陷入瘋狂,以感性激情,取代了包容。洗腦工程到最終,就是要另到持不同意見的人,都沒有勇氣去講出自己觀點。

所以,雖然我不認同特區政府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但更加怕那種凡事上綱上線,每每要政治正確,交代立場的氣氛,亦不見得健康。

胡適在《容忍與自由》總結歐洲宗教自由發展的歷史時說:“容忍是一切自由的根本。”胡適更加說:“政治思想上,在社會問題的討論上,我們同樣的感覺到不容忍是常見的,而容忍總是很稀有的。”

事實上,高舉獨立思考的狂熱份子,往往就是最容不下第三種立場。本質上,狂熱份子跟獨裁者是一樣的貨色,只不過他們手上無權力,唯有靠音量和語言暴力將不同意見消音。缺乏自由空氣下的集體腦痲痺,才是社會癱瘓的真正原因。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