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特区政府财政走上清零之路

2021-01-14
Share
【杜耀明评论】特区政府财政走上清零之路
粤语组制图

香港特区政府不仅政治上无法纾缓民怨,民望低回不起,政府财政亦出现巨大赤字,若仍不审慎从事,难免堕入的财政危机,无法自拔。

面对香港经济日走下坡,失业率不断寻底,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近日反而大谈开辟财政来源,根本不合时宜,其目的不外是出言恐吓,抵消强烈要求政府援助的声音,意思是民间继续苛求政府「派糖」救助,只会令当局财政捉襟见肘,到时幸勿怪他不近人情苛捐杂税了。

陈茂波的言词显得他不谙民情,也反映实情——政府财政状况正走向难以逆转的变局。过去一年,刺激或救助(反经济周期)措施令政府出现三千亿元赤字,金额接近上年度政府所得直接税和间接税总和的九成。不过,除了每人派发一万元人人受惠外,不少政府援助只落到企业主手中,雇员受益不多,而部份小企业及自雇人士至今不获分毫,结果政府消耗近三成的财政储备,却换来一片骂声,民怨沸腾依然。

尽管财政储备仍有八千馀亿元,足够政府十五个月的开支,但令人担忧的,不仅是政府财政出现庞大赤字,更加是赤字没有尽头。目前政府财政赤字的关键,固然是由于疫情拖垮经济,政府需要雪中送碳,投入大量一笔过(非经常)开支,导致庞大赤字。疫情一日不退,以至疫后一、两年间,经济百废待举,政府仍须持续投入公帑支援经济、民生,财政储备随时每年以一千亿元下滑,两三年间,便降至低于警戒水平(十二个月开支),到时若遇上环球经济危机或金融波动,政府难再凭丰厚储备,如上世纪末那样,收服金融风暴的致命挑战。

其实即使没有疫情,特区政府早已入不敷支,也不用金融风暴,已面临重大考验。长期以来,政府经常开支总额不断上升,过去五年,更增加五成,达到四千八百多亿元,由上年度开始(二○一九/二○),已超出政府的经常收入以百亿元计,只能倚靠包括卖地在内的非经营收入填补不足。不过,经济不景,卖地收入难望理想,但政府日常编制固定,经常开支难以削减,加上救济性质的非经常开支有增无减,整体开支继续上扬,政府财政跌落入不敷支的结构矛盾。

政府经常开支年年上升,不是政府慷慨好施,而是社会状况不堪。二○一九年,香港贫穷人口接近一百五十万人,占超过五份一人口(21.4%),政府通过各项定期的现金援助政策,可将四十万人口拉回贫穷线之上,把贫穷率压低五、六个百分点(15.8%)。归根究底,贫富悬殊的一大原因,是政府政策向商界倾斜,不但房价租金高企,劳工福利和权利偏低,基层市民不要说医疗保障不足,只有倚赖公营医疗系统,即使是劳工应享的劳动成果,如经年累月储下的公积金,若遭解雇,雇主可依法用来扣减遣散赔偿金。当社会基层陷于无助甚或沦为赤贫,政府就要承担企业不愿承担的责任,尤其当经济下行,失业者众,政府的担子更重,以至陷入财赤的困境。

政府开支能上不能下,另一原因是政府对基础建设工程的巨额投资,捧为经济发展、复苏的原动力,不受经济下行影响。过去五年,政府投放于「基本工程储备基金」的款项,每年有七、八百亿元,陈茂波更声言未来数年,基建工程每年动用接近一千亿元(约为政府财政总开支六分一),经济复苏彷佛都寄望到基建身上。

不过,基建或有助推动经济,也是舍近图远,例如机场第三条跑道或跨境工程即使马上建成,对疲弱的经济亦毫无作用,「明日大屿」填海计划起码耗费六千亿元,即使撇开环保问题,也不能救黎民于水火,更不要说浪费公帑的工程大白象,加上工程超支严重的贵重项目(如高鐡、港珠澳大桥、沙中线等),结果更是画虎不成,把政府财政拖入万劫不复的赤字深渊。

再者,随着特区当局以政治高压维持社会稳定,维稳开支有增无减。今年警务处预算便大增百分之二十,达到二百五十二亿元,拨款比资助全港所有大学及职业训练局的总和更多,还未计及去年七月以来,执行「港区国安法」的种种额外开支。

政府收支结构矛盾导致财政危机当然不是必然。但经济教条和政治成规不变,当权者又缺乏自知之明,香港财政储备走上清零之路,看来写已在墙上。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