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解画牛头不搭马嘴,特区迎宾还是赶客?

2024.03.28
【杜耀明评论】解画牛头不搭马嘴,特区迎宾还是赶客?
粤语组制图

香港国安法本地立法之前,两间跨国会计师楼——德勤(Deloitte)和毕马威(KPMG),据报道都要求外地人员来港上班时带备用完即弃的手机,也有跨国律师行限制香港公司的人员使用其国际资料库,他们的目的显然是避免员工误堕法网,成为国家安全的罪人。

经过一个月公开谘询,立即以一星期完成立法程序,新国安法已成法律。这些国际专业服务机构可否安心放下这些防备措施吗?恐怕不可以。较一个月前唯一肯定的,只有一点:他们与香港特区官员之间根本是鸡同鸭讲。

他们的想法和感受,今时今日当然没有公开表达,但从西方传媒的报道和评论,可见一斑。本地国安立法通过后,欧美日澳传媒的批评不绝于耳,主要从两方面著眼,一是指立法进一步摧毁香港的自治、法治、权利和基本自由,另一些则聚焦于国际投资者挥不去的疑虑,以至香港营商环境的新风险。

特区当局国安挂帅,对人权丧落的批评嗤之以鼻,这里暂且不论。但声言「拼经济谋发展」,却无法释除投资者的营商疑虑,反而顾左右而言他,结果更加深投资者的不安,便不能不深究。

外商首先考虑是新国安法对企业及员工所提高的风险。《金融时报》及《华尔街日报》都指出,外商担心国安法罪行涉及「国家秘密」及「境外干预」,两者观念广阔,如「国家秘密」包括香港或大陆的经济、科技、科学发展资料,而外国政府或组织与香港人的交往,也可视作「境外干预」处理,最高刑罚达到10年监禁。

因此,由核数师负责尽职审查,财经分析员评估上市公司风险,到投资者了解商业机会、记者揭露财经黑幕等,都可能接触官方内部资料或境外提供的消息,而不幸抵触法律。即使最后没有告上法庭,新法例授权下,警方可以拘留疑犯十六日,不许会见指定律师,一间商业机构遇上员工因工被捕,不要说公司随时会受牵连,也不要说被捕者要化险为夷,实在颇费气力,单是国安执法人员无限期没收被捕者的手提电话,以作进一步调查,已经对个人及机构造成很大的困扰。

更何况这些忧虑不是无中生有。去年以来,中国大陆出现警方突击搜查外国管理公司,检走电脑及手机,又有在大陆的美国审计公司多名员工被捕,早令外商心存戒惧。再者,新国安法的内容,由国家安全观念到具体罪行,由削弱公民自由到警方手握大权,都紧跟中国法律。同时,法案在北京一声号令下香港快速通过,立法会齐声支持,连异议的一点声气都没有,更不要说制衡了。他们忧心的不仅是香港的国家安全执法体制与大陆看齐,更在于主政者可以随时通过法例,改变现状,商界面对的营商环境,更是身不由己,无法预知。

过去一两年,香港股市减值近半,至今低迷不起,经济复苏亦欠缺推动力,除了移民者众,不少跨国公司不是迁离香港,调走员工,就是缩减规模。以日资为例,在新加坡投资增加三成,在香港则不升反降,但经济下行无碍北京进一步收紧香港政策,正如《华盛顿邮报》指出,反映香港正仿效中国模式改造自己,施政以政治挂帅,偏重国家安全多于自由开放、经济繁荣。一个政府不怕经济搞烂,也要加强国安立法、严防民间活动,外商今日无法改变它的决心,谁有信心日后有好日子过吗?

特区政府的解释是立法维护国家安全乃天经地义,待法案通过之后便全力「拼经济谋发展」,并强调立法并非针对外商,只有极少数国安破坏者受到打击,外商不必过虑。其实外商的卑微要求不外是明确罪行的含意,最好尽量收窄观念,避免误堕法网,同时希望得到法治的保障,包括政府权力,不论是立法还是执法,都受到有效制衡,以至不论从商以至日常行为,也不论被捕还是没有被捕,都享有法律权利以确保执法者公平对待每个人。

很不幸,特区官员不是牛头不搭马嘴,也是捉错用神表错情,因为反对国安法案不等于反对国安立法,日后「拼经济谋发展」不等于今日不用计较立法内容,而主观上并非针对外商不等于客观上不会妨碍正常的商业行为。如此离题万丈,不管是智商问题还是偏执所致,外商又怎会不明白香港在迎宾还是赶客呢?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