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殖民主义统治回朝只是自曝其丑

2020-04-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声言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近日更连番动作,说穿了,就是要殖民主义回朝,把香港人置于异地政权控制的统治之下。

殖民主义是宗主国对其域外领地及人民的控制以至思想驯化。「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下,香港本属中国主权下的特别行政区,但二零一四年北京发表香港政策白皮书,标榜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就是做舆论准备,让北京由幕后走向台前,指挥特区政府如何管治香港。近日中联办和港澳办标榜自己是中央代表,不是所属部门(其实哪个中央部门不是代表中央),不外再进一步,树立两个办公室有权监督特区政府施政。

也就是説,高度自治即使没有正式取消,也变成了两个办公室领导下的高度自治。当中央的代表可以对香港内政指手画脚,或者把任何事情化作中港关系问题,再以维护国家安全、对付恐怖主义之名,指挥特区政府以暴力加歪理去应对政治问题,完全回避警暴横行、政制不民主、施政不问责等等,特区政府即变成执行机构,执政的是北京。这种货色的高度自治离开宗主国派港督治港还有多远?

一套殖民体制逐渐现形。除了特区政府已沦为傀儡,大政方针以至人事调动,莫不以两个北京代表马首是瞻,不民主政制剥夺大多数市民通过代议机构监察政府的权力,更运用警队以暴力维稳,压制公民表达诉求的权利,并以国民教育塑造下一代的爱国价值观。这些殖民统治手法,时地不同因而内容或有差异,但都是来自异地的政权驾驭当地人的一般技俩,在香港六、七十年代成长的一代对此都似曾相识。

不过,殖民政权的政治原罪是毫无统治合法性。一个地方如何管治,何以由外人决定一切?英治年代,统治者不会耀武扬威,反而懂得从历史记取教训,逐步树立法治、改善吏治、发展社会、提高身份认同、增加对政府的信任,从而带领社会进步,以善治德政弥补合法性的先天缺陷。

在英国管治香港的最后岁月,法冶代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由执法、检控到司法,要让人看到公义彰显;吏治就是杜绝贪污舞弊,高薪养廉,但强调提升效率,注重服务市民,由设立廉政公署、加强审计工作以至订立服务承诺,都有助提高政府声望。同时,再通过两方面同步进展,一是持续经济增长增加市民入息,改善生活,二是提升社会服务的质与量,由医疗、房屋以至文娱康乐和福利措施,让市民安居乐业。最后是建立渠道疏导民情,培养本土意识,增强社会归属感,建立香港人的身份认同,对未来寄予希望。

反观眼下卷土重来的殖民主义,只集中于权力的得寸进尺,步步进迫。九七前后,是说只管国防、外交,接住加入中央与特区关系,再跟住轮到与中港关系有关的内政,统统由中央把关,再顾不得《基本法》的束缚了,都要把北京「监督」范围不断扩张,将全面管治权变成事实。

不过,回归以来,社会民生原地踏步,人权法治更步步倒退。特别是随住警权坐大,执法粗暴,亲疏有别,检控不公,滥捕滥控有之,放过疑犯有之,法律面前不再是人人平等,法治饱受挑战。説好了的特首及立法会双普选,北京早已抵赖,香港的前途只能按照中央的构想,尽快并入中国的经济版图,香港人的独特身份亦迟早抹掉,成为大湾区一分子的新香港顺民。这种近乎奉旨行事的角色和身份,香港人特别是年青人又怎会照单全收呢?

面对香港,北京心急如焚,因为没有软实力可用,唯有恼羞成怒,剑拔弩张,用尽中共政治的惯常斗争技俩,不怕背负复辟殖民主义的臭名,也要霸王硬上弓。但制度暴力和政治威吓,无法令人指鹿为马,反而政治暴力当前,更令人深信反抗强权有理,也只有团结抗争,才有望扭转被奴役的恶运。香港人的选择的确不多,但在为求生活而卑躬屈膝和保守尊严而或有损失之间,经过一年来的磨练,我们早有决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