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北京全面管治 港将不港 核心价值挖空 揽不揽炒

2020-05-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当大群香港警察武装到牙齿,在母亲节晚上的旺角街头围剿、恐吓、侮辱、虐待一批在场采访的记者,正代表特区政府不但践踏新闻自由,更以粗暴行动同时宣布法治已死,「一国两制」玩完。

两队警察当时向那群记者前后夹攻,显然是将记者当贼办。但记者违法了吗?没有。警方常说有假记者,今次个个验明正身,有多少个是假的?从没公布。不错,警察有权验明记者身份,正如记者有权要求警员出示委任证,何须肆意侮辱,以胡椒喷雾威迫,要求他们全部蹲在路边?更卑鄙的是,当现场记者一切照做,警方竟然发射胡椒喷雾,除了宣泄仇恨而蓄意伤人,又会是甚么?

《警察通例》讲明警队需配合传媒采访,如今公然侵犯记者人身安全,事实俱在,是违法乱纪,不立即依法严办,也必须独立调查追究责任,怎能让警务处处长邓炳强一句做法「不理想」,就想把罪责推得一干二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警队执法如流氓烂仔,但特区当局和北京刻意纵容,加上警员编号不明,集体行凶野性大发,难把个别警察凶徒绳之于法,再莫说认真检讨和重整警队。面对警暴,警方辖下投诉警察课不同流合污也官官相卫,监警会没有调查权力,根本是形同虚设,而立法会由亲北京势力操控,亦无心发挥监察政府的功能。

唯一办法或可以惩戒警方恶行是私人检控,但需要受害人自行搜集证据,并负担庞大法律费用,非有强大意志和支持不行。更何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即使成功,不但旷日持久,更难保警方不会重犯,毕竟把执法者绳之于法门槛极高,欠缺独立而有调查权的监警组织和立法会的有力监察,始终无法恒常制止警方滥用权力。

除了街头暴力执法,打压新闻采访,警权滥用的另一表现在于政治立场先行,导致双重标准的不公平执法。例如群众聚集,撑警的可免票控,民主派的,每人定额罚款二千;中西区区议会主席郑丽琼在脸书转发警员资料被捕被控,《苹果日报》揭发助理警务处处长陶辉涉嫌违法出租牌照屋后,其太太在脸书帐户头像换上该报采访部负责人的相片,却可安然无恙;警方去年七月二十一日对元朗黑帮以武器攻击巿民熟视无睹,近日暴徒殴打保护「连侬墙」的乐富坊众后,竟有警员护送离开,但警方对商场内「和你唱」的群众却咄咄逼人又拉又锁,随意票控;以至的士司机驾车铲上行人路,将行经该处的示威者双腿撞断,警方也可不予检控。

这些不公的事例多不胜数,在在说明两点。一是单单一队失控、暴躁的警队,已经足以败坏法治,处处显示有人受到特权保护,有人遭到特别针对,足见有人可在法外施恩,而警察执行政治任务,即使知法犯法,也大可不受法律制裁,成为法治的黑洞。加上检控部门一些不知所谓的决定(如法官称赞行凶者「高尚情操」,并给予减刑,是以政治偏见判案,但控方也不提出上诉),个别法官耐人寻味的判决(如休班警员店铺盗窃可判有条件释放、爱字头组织人员打记者只判罚款),法律面前还有人人平等?

更重要的是,由警暴到暴警,引致连串问题,特别是对法治的破坏,对人权的压制,只会继续恶化下去,现行体制根本无法拨乱反正,更无法煞停北京对香港的全面管治。当政治丶经济、文化丶教育各方面的自主空间进一步收窄,香港的高度自治只会名存实亡,走向中共领导下政经权力集中、法治沦为党治、言论随时入罪丶价值归依党国的又一个大陆城市,也就告别了多数香港人一直珍而重之的言论无罪丶价值多元丶自由开放丶祟尚人权法治、中西交流的国际大都会。

对大多数香港人,特别是下一代,生命早已超出衣食住行和养妻活儿,还包括大家响往的自由自在免于恐惧、人权保障、法治公道丶廉政高效丶优胜劣败等等核心价值,因此挖空了这些价值,就等于挖空了他们的生命,而香港人抗拒这种悲剧的宿命,也犹如人面对死亡的最后挣扎,不怕最坏打算,但作最好准备。

也因此,抗争者的揽炒,是要煞停香港的逆转,重燃生命而不惜一切,絶不是如当权者正身体力行那样,坚持错误,拒绝回应民间诉求,不怕制造两败俱伤的悲剧收场。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