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客观中立的沦落

2021-07-01
Share
【杜耀明评论】客观中立的沦落
粤语组制图

《苹果日报》弥留之际,《明报》不去关心新闻自由,反而把《苹果》结束看成是政治争斗的必然结果,尽显所谓客观中立的矫揉造作。

《明报》社论一面说新闻处理各有不同,只要秉持专业原则,不该以言入罪,但另一方面又暗指《苹果》已成政治工具,《苹果》与特区政府之间的冲突,是互相较劲的政治斗争,只有成王败寇,没有道理可言。

《明报》相信《苹果》是政治工具,主要是抓住《苹果》老板黎智英曾经说过「为美国而战」,加上黎智英积极参与民主运动,《苹果》亦经常呼吁市民上街,便断定该报已变成工具,「偏离新闻机构的行事规范」,投入政治斗争,因此弄致今日如斯田地,在《明报》看来,不外是咎由自取。

《明报》的论调真是莫名其妙。先撇开断章取义的问题,黎智英说了「为美国而战」, 不等于《苹果》「为美国而战」;若是,《苹果》究竟如何「为美国而战」,总该有起码的事实根据,否则何异于诬蔑《苹果》员工?不过,社论讲明外界对案情,例如入罪证据涉及哪些文章,所知不多,不能武断,否则只是政治表态。既然如此,又何以严于律人、宽以待己,当《苹果》所犯何事仍未明朗,便急于指是政治工具,这又是否犯了自己所不齿的政治先行呢?

《明报》标榜客观中立,没问题,倘若客观代表忠于事实,中立代表不预设立场,都是新闻媒体寻求真相所必须的基本态度。但注意,《明报》的立场看来是尝试置身度外多于追求真相,因为其社论提出,反修例风暴不外是政治大摊牌,只有胜负得失,没有是非对错,所以不论蓝黄两派的论述都捉错用神。

不错,《明报》可以两面都不站边,但说反修例运动只有胜负没有其他的结论,若非信口开河,又有何事实根据,令《明报》对反修例事件中政治较量以外的一切内容,尤其是各种深层次原因如何把反修例运动导向大规模、长期间的官民对抗局面,可以完全抹煞,也对这场运动的社会含意「濶佬懒理」。若不面对历史事实,忽略其含意,不要说追寻真相,甚至是自己标榜的客观中立,也是只说不做。

再者,《明报》把错综复杂的反修例运动简化为政治斗争,首先把黎智英定格为「为美国而战」的政治赌徒,而黎是《苹果》的老板,便再不用举证,想当然把其传媒集团当作工具,误导苍生,因此《苹果》被迫停运正是政治还击的合理战果。

不过,《明报》社论给《苹果》扣上政治帽子,却说不出《苹果》近年有何具体问题,甚至指出警方虽然指《苹果》涉嫌刊登数十篇文章呼吁外国制裁中国和香港,但由于内容没公开,也不知有何其他具体证据,所以不予置评。但笔锋一转,社论又说《苹果》不时号召市民上街,实属政治动员,有违传统新闻机构的做法。其实有异于传统做法绝非问题,外地也有公共新闻学,通过不同的报道方法,打破读者袖手旁观的惰性,鼓励市民以行动追求理想改善生活,关键之处在于政治行动是合法的话,《苹果》呼吁读者参加,也就不成问题。社论少见多怪,把不成问题的看成问题,根本是浪费笔墨。

至于《明报》引述黎智英「为美国而战」一句,更是断章取义。翻查资料,此句是黎智英二Ο一九年七月访问美国期间接受访问时的说话。原话是黎智英表示「美国官员理解,香港正在为美国而战」,代表他对美方的认知而已。再者,黎智英此行是促请美国官员在贸易、金融方面给予香港更多优惠,切勿采取惩罚香港的行动,因为黎智英认为香港得到外界越多支持,对中国的经济依赖越少,就有更大力量去反抗。政府当然不同意,但未见对此有何行动,反而《明报》视之为十恶不赦。

社论代表一份报章的灵魂,一份报章若是轻视真相、乱扣帽子、断章取义,即使将客观中立挂在咀边,不见得可以把灵魂漂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