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七二一恐袭事件欲盖弥彰 谎言政治令人更讨厌政府

2020-07-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郑重声明假新闻可能罪犯《国安法》,若其所言等于法律,看来他首先要清理门户。

近期「武汉肺炎」爆发第三波疫情,一些亲中传媒以至政治人物,大放厥词指责民主派是罪魁祸首,因为七月一日大量抗争者上街游行,加上七月十一及十二日民主派举行立法会初选,有六十一万人参与,导致肺炎再度大规模爆发,危害市民健康,罪大恶极云云。

第三波疫情是个科学问题,公认的传染病专家袁国勇丶许树昌丶何柏良等(前两者更是政府专家顾问)一致认为,获豁免检疫人士(如机师和海员)是今次爆发的主要源头,加上父亲节前后政府放宽食肆限制,饮宴聚会聚众多多,他们除下口罩,打破社交距离,成为病毒传播途径。因此把账算到民主派头上,未免牵强得可以。

当然,香港向来是言论自由之地,不同人有不同原因要来奇谈怪论,但总不能敝帚自珍,把怪论奉为真相。亲中媒体可以对疫情怪论连篇,当作新闻报道则未免贻笑大方,抵触新闻三大原则。首先是新闻报道需要借助真正权威的专业判断。上述专家对疫情有硏究,也参与抗疫工作,甚至亲身到疫情爆发的现场视察,何以他们的意见不引用,却偏偏转述一些骨科医生丶儿科医生的意见?

其次是注重熟悉内情人士的想法。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回覆亲中媒体发问时清楚指出,在公众场所饮食交谈才是散播病毒的高危活动,即使不同意她,也该指出问题所在,何以她的言论不见载于报道之中?三是根据事实。摆在眼前的,是不少病发个案都跟一些食肆聚餐群组有关,单是七月九日庆回归晚宴的旺角稻香群组,便有接近三十人染病,却未闻有甚么民主派初选的疫症群组,何以这些媒体不据实报道,有些甚至连庆回归晚宴群组也只字不提?

当专业失守,媒体无须引用真正的权威,同时排斥某些想法,甚至罔顾事实,随意指控他人,代表新闻报道已告别真相,变成散播歪理的工具。幸好这类报章公信力低,销量又少,把歪理当作独家新闻来办,除了引人讪笑,并无法主导社会舆论。

反观特区当局对一年前元朗西铁站黑社会无差别袭击市民的偏见,同样无法服众,却不能等闲视之。因为政府此举是谎言政治,代表政治伦理堕落无底深潭。当局至今拒绝独立调查,便一口咬定该事件不是黑社会有预谋的恐怖袭击行动,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起初更指责民主党议员林卓廷带人入元朗搞事而引起冲突,其后也许恐怕法律责任又改口,指事件是黑衣人与白衣人集体殴斗。

但镜头前白衣人主动闯入西铁站,几乎人人手持藤条或其他武器,见人就打,不会限于黑衣人。邓炳强所言既不符事实,也廻避由新闻纪录片及调查报道所得的如下证据:一是白衣人跟区内乡事势力有关,二是白衣人早有准备伤人,三是警方早已知情而无制止暴行,四是派出人员到场了解但不采取行动,五是警方当晚不处理市民到元朗区警署或打999报案。当晚的「无警时分」根本不能解释,因为即使退一万步,当两批人在殴斗,难道警方便可以视而不见,报警后三十九分钟才到达现场?

由始至今,「无警时分」造成惨剧不容抵赖,知情但不作为不容抵赖,事后调查进度缓慢同样不容抵赖,问题只是警方刻意回避白衣暴徒,还是一而再丶再而三的愚昧无知加昏庸无能所造成?如今责任难逃,只好逃避现实,并且编织故事,误以为拒绝独立调查,谎言不断重覆,便能掩饰疮疤,撑住统治威信。

不过,单是专业记者的调查报道*,亦能逐一据实指出疑点,令谎言政治招架乏力,为警方洗白不成,反而令人更讨厌特区政府,由此引起激烈抗争的话,并证明是勾结香港境外力量所致,即罪犯《国安法》。张晓明又怎能袖手旁观呢?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


*例如:
铿锵集《七二一元朗黑夜》
铿锵集《七二一谁主真相》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