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疫情政情两面夹击 祭起危机逃避灾难?

2020-07-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特区政府以抗疫之名,正密谋取消九月初立法会选举。但此举既无助于疫情,更尽顕当局根本无法面对现实,只好以驼鸟政策,逃避市民通过选票,表达对其管治无能的强烈不满。

如今政情伤势未愈,疫情又再度爆发,特区当局难辞其咎,正使它的民意支持堕下万丈深谷。一年多来,逆权运动群情汹涌,港府对「五大诉求」视而不见,对区议会反政府力量大胜置若罔闻,却依旧迷信警暴镇压可以平息纷争,结果挑起更澎湃更激烈的对抗,即使疫情淹至,警方祭起限聚令,以至七一以来出动《国安法》,街头抗议依然此起彼落,没完没了,不上街的只会对政府更为不满,因为政府除了把反抗运动丶反对者污名化和秋后算账,不见得有何行动解决问题。

本来政府可趁抗疫运动戴罪立功,官民合力驱走疫症即可重建威信,奈何当局心有旁骛,滥用限聚令对付抗争市民,拒绝批准和平示威集会游行,更连番检控集会游行发起人,同时不动声色,由全国人大常委替香港订立《国安法》,到实施当刻才公布条文内容。

至于抗疫措施,又往往政治盖过专业考量。起初政府高层拒戴口罩以淡化疫情,回避替市民提供防疫装备的责任。当疫情渐趋严重,当局明知大陆是「武汉肺炎」的发源地,却冥顽不灵坚拒封关,直至社会陷入惶恐不安才改辕易辙。但疫情转为稳定,又放宽获豁免检疫者的防疫安排,又放寛食肆限制,病毒渗入香港,终于爆发眼下的第三波疫情。

疫情由初起至今,政府措施不是太迟就是太少,而且判断失智,跟二零零三年沙士危机初期的鸵鸟政策可以比拟。例如官方当年死口不承认有社区爆发,幸得当年中大医学院院长锺尚志讲出真相,今天疫情重临,官方起初亦绝口否认是获豁免检疫者带来病毒,以掩盖政策失误,直至专家、学者纷纷以实证击破谎言,加上确诊患者每天过百,政府才不得不收拾残局。

更不堪的是,这个政府对内我行我素,决策闭门造车,落后于形势,几位传染病专家顾问聊备一格,并不纳入决策的核心,不时通过传媒发话向当局施压。但面对上方,政府又是另一副面孔,虚怀若谷谦卑有馀,自认兴建临时医院也无法筹办,得向北京伸手求援,而大陆疫苗效用尚在测试之中,也预先落单,表示对上方的信赖。

无疑,过去一周每天过百确疹的疫情倘若挥之不去,选举活动定受影响。不过,拉票不一定靠请客吃饭,只要活动形式变通一下,大家做足防疫措施,保持社交距离,就如民主派初选那样,并未构成公共卫生威胁,若添加更多投票站,并延长投票时间,选举应可如期进行。

更何况,随住抗疫措施加强,香港人提高戒备,疫情可望于三数星期后缓减,到时如期选举,更不成问题。如当局认为候选人宣传时间不足,大可依法延期两周,其他一切如常。但一下子取消选举,改期一年之后,据闻更僭建一个临时立法会来代行议会职务,未免是夸张之举,更不知法理何在。

当然,执政者的计算与别不同。当疫情政情同样处理不善,民怨民愤持续沸腾,可以预见一旦立法会选举临门,结果必如沙士危机当年,大量市民对政府投下不信任票,令亲北京政团兵败如山倒。虽然立法会选举制度有利于政府,去年区议会选举民主派的压倒式大胜也不会重演,但取得立法会过半议席的梦想,并非不可实现。特别当支持政府的大湾区跨境选民不能即日返港投票,选民基础削弱多少,政府自然心知肚明。是否因此索性延期一年,徐图后计,实在耐人寻味。

其实选举是民意较量,也是施政的定期成绩表。政府不能思觉失调,不回应民间诉求,不急民之所急,却又要求成绩亮丽,但若介意成绩高低,便不可敌视民意,轻忽处事,继续一塌糊涂下去。最后其到预知考试不及格,便拿出输打赢要的杀手鐧,取消期考了事。

长期押后选举最后成事的话,代表主事者可以翻手为云,毫不重视香港制度的诚信和价值,香港又向深渊走近一步。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