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言论可以入罪,我们将滑下政治深渊

2016-08-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杜耀明评2016年香港立法会参选确认书风波与二十三条。(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杜耀明评2016年香港立法会参选确认书风波与二十三条。(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拥护《基本法》的选举确认书一出,近年言论转向中肯的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又要重操故业,以保皇党的姿态复出,力撑选举主任按政治理念取消候选人资格,完全合法合理。

可见,在北京和特区政府祭起的反港独旗帜下,政治形势已经改变。建制阵营纷纷表明反独立场,一片表态示忠声浪,自然掩盖了建制内不满特首梁振英的声音,之前什么ABC ( Anyone but CY/除了梁振英谁也可当特首)的豪情壮语,顿时鸦雀无声。

非建制派方面,倾向独立和传统泛民两派的差别,亦较前明显。前者突出自己是今次政治审查受害者同路人的身份,以凝聚全港百分之十七赞成港独者的支持,而传统泛民虽然不认同港独,但批评政治审查横蛮无理,开言论入罪的先河。一时之间,港独的是非正误,支持者又能否参选,成为坊间的轴心政治议题。

换言之,特区政府采取连串行动,由取消候选人资格、辩护选举主任决定合法到拘控网民留言泄愤,看来不单单是制造选举议题,而是营造政治环境。新形势不单单有利梁振英连任,也突出港独问题事态严重,政府必须严肃处理,从而留有后着。

后着之一是加强舆论攻势,确立「政治正确」的言论范围。例如前政府首席顾问刘兆佳,就把问题上纲上线,指选举确认书是维护国家安全、领土完整的一着。因此强行取消港独分子参选资格,即使招来民怨,但为了保住国家主权,也在所难免,总比让他们当选后在立法会宣传港独为好。

这些说法全属强词夺理,完全不问言论不涉暴力如何侵损国家主权,也不深究以言入罪抵触国际人权规范,而只凭说话人靠近权力的威势,把歪理说成北京不容退让的底线,尽快制造既成事实,封杀港独言论,因此港人绝对不能抗拒中央意旨。

假如歪理最终通行无阻,被取消资格的候选人上诉失败,特区政府势必变本加厉,把「拥护《基本法》」推而广之,定为某些工作的入职基本要求,违者可被取消资格,甚至送官究办。

其中首当其冲当然是立法会议员,过去宣誓效忠特区政府和拥护《基本法》,主要由行为判定,否则不少议员早因批评北京而被取消资格,而他日改以言论内容为准则的话,议员能否参加支联会的组织工作,以追究屠城责任、建设民主中国为己任,也顿成疑问。接着下来,公务员入职需要签署确认书,再推而广之,公共机构员工包括大学教授、中小学老师,亦不能置身事外,一律受到政治言行的审查。

由思想设限到言行审查,其实是国家安全立法(亦即《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精髓所在。二○○三年国家安全立法无功而还,如今的做法则是化整为零,由审查立法会候选人的政治理念重新出发,然后层层推进,扩阔应用范围,树立言论入罪的规范,到时《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便水到渠成。

当冒犯政治正确的想法等同行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也就会卷土重来。该条文列明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等行为,势必化为谋杀言论自由的凶器。可以说,香港若无法扭转目前政治筛选候选人的决定,就仿如失足跌落政治斜坡,迅即滑下万劫不复的深渊。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