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征服专业就能唯我独尊只是政治妄想


2020-10-01
Share

雨伞运动不觉六年,当年的八十七枚催泪弹,把香港一夜之间变作烽烟之地,也一击揭起七十九天占领行动的序幕,但比起反修例运动以来催泪弹放题的数量,还不及一个百分点。

一年间,香港变脸。警方动用过万枚催泪弹,还有水炮车、胡椒喷雾以至不同弹药,香港警队由亚洲最佳变成强大暴力倾向的军事化部队。暴力其实是表象,背后的推动力来是强权管治,令人担忧的是这种畸形管治变成常态,警暴失去制衡,更以不同形式扩权,侵扰社会不同领域。

三个月来,官方不断公然挑战传媒、教育、司法三界,正是要损耗专业的能量,方便行政专权的扩张。例如警方街头执法行径不堪入目,既不能改变自己,只好削弱传媒的监察力量,因此越俎代庖,宣布改变警察通例的「传媒」定义,不再承认两个记者协会的认证资格。实际上,是自操生死大权,扼杀网媒和自由身记者进场的机会,以免这批最难控制又行踪不定的记者群,到处捕捉那些令警队百辞莫辩的塲面。

官意扼杀专业,亦见诸连月来,官方委任的通讯事务管理局多项有关港台的裁决。例如指港台节目「左右红蓝绿」欠缺警方回应所以有失公允,根本犯了最初级的错误,即所谓「范畴错误」,把要求新闻反映不同观点的报道规范,错误地套在时事评论节目之上,也等于摧毁有事实基础即可自由批评的评论规范。

通讯事务管理局不乏法律人才,理应清楚诽谤法中何谓公允评论。这些被他们弹劾甚至谋杀的时事评论,究竟罪犯何条?若没有却遭制裁,岂非无法无天,无中生有,否决终审法院的判例,擅自收紧新闻和言论自由?以至最近传出港台延长利君雅的试用期,更是一次过蹂躏两个专业。首先是放弃以新闻专业标准去评定她的表现,同时也不守公务员的专业,没有按既定程序办事,只因公务员事务局临时提出要求,而港台其实早已依照这些要求去做,竟然不顾程序公义,顺从上方延长试用期。

特区政府对教育内容的控制,更是明目张胆。在教育当局的「建议」下,多个书商已从通识教科书之中删掉不少抵触政府言禁的题目,摆明是以政府言论的口径决定教育内容,企图把教育沦为宣传工具。例如「三权分立」、「警方执法侵犯人权」、「公民抗命」、「香港众志」等等全部消失;民主派改名非建制派,本土意识变了本地意识。

有关中国的内容更是步步为营,例如讲述六四事件的坦克漫画、二○一一年广东「乌坎村事件」、孔子学院的争议、茂名市民反对化工厂的抗议等内容抽走,一般的社会常识判断如「中国仍未算是法治社会」、人大代表制度「人民代表性低」等一律删去,净身之后的教科书,便剩下于中国无害的政治正确内容。不过权力的操弄,懒理通识教育是要教学生了解实况,掌握不同观点,再衡量轻重,以明辨是非,现在一切政治行先,就是要专业沦为奴婢。

眼前现象虽然纷纷扰扰,强权管治的套路却是清晰不过,就是扫平专业,以公权力降低以至消灭其独立性及权威性,以贬损不同专业对社会现象的界定权、对追求真相的贡献、对公民意识的影响、对当权者的监察,也就把抗衡政府的知识和价值资源矮化。

由教育丶传媒到法律,只要专业界臣服于政权,权力即可决定「真相」。到时,七二一元朗黑夜的黑帮无差别袭击市民只是一场误会,其实是「不同政见人士互相争执引起殴斗」、八三一太子站警方虐打乘客,也不外是「以血肉之躯保护市民」,而警员撞跌兼跪骑十二岁女童,原来是「用最低武力把她截停」,统治者的「真相」如入无人之境,无人异议,也不再有异议的馀地。

他们的如意算盘是,当顺服的顺服,压服的压服,行政权力膨胀不在话下,强权当道下,腐朽化神奇也有望了,天下从此太平。但果真如此,特首林郑月娥又怎会民望久久低廻不起,特区政府声誉继续寻底,施政一波三折?

其他暂且不说,统治者的一厢情愿丶以我为主,正是其一筹莫展、无法自拔的死穴。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