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極權統治荒誕醜陋 兄弟爬山抗爭到底

2019-10-3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上周一即10月21日,在香港,西鐵元朗站下午二時閉站,鄰近商場傍晚提早落閘,就是為了不讓人到場示威集會,抗議三個月前黑幫在站內襲擊市民,警方當晚無故失蹤,事後不作獨立調查,而且辦案馬虎,至今只起訴了六個人。

結果大部分示威者流散至附近街頭堵路抗議,然後防暴警以槍林彈雨驅散人群,弄得元朗街頭煙霧瀰漫,一場民間指控警方不作為的和平示威,便變成警民之間又一場衝突,7月21日這個日子,雖然無法剷除,也可用街頭混亂稍稍減輕它的政治壓力。

以烽煙四起來洗刷群眾記憶,正好反映特區當局無所不用其極,正走上極權統治迴避真相的荒謬狀態。從現有證據看,七二一事件是警方不作為所致,警方根本理無可辯,漏洞太過明顯,問題只是警方在事件中的角色到底是高層主動策劃,還是緊密配合黑幫,這個未解之謎,一直是民間鍥而不捨窮追猛打的焦點。

四個月以來,特區當局逐漸暴露其極權統治的特質和野心,除了罔顧真相,還耍出歪理、警暴和愚民等等手段。當局迴避問題,對不能自圓其說的質問(如水砲車發射有色化學顏料弄髒多間建築物及記者,何以只向清真寺致歉),一向「闊佬懶理」,更習以為常以散播歪理抵擋輿論批評,例如用強烈化學顏料沾染清真寺原來是要「保護它」,幾乎奪命的子彈射中抗爭者胸膛,在警方眼中只是「擊中膊頭」,而速龍部隊8月31日在太子站月台車廂見人就打,竟可說成是「專業表現」。

極權者不僅無恥,更奢望可靠顛倒黑白、習非成是來掩護橫蠻無理的真身,繼續暴力統治。歪理連篇,不管你信不信,他們反正自己信了,便以為亂說一通就能遮擋真相,就能掩飾錯誤,避過公眾追究之餘,警方可以繼續不擇手段,肆無忌憚,以警暴為所欲為,貫徹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暴政原則,以凶殘武力震懾港人。

暴力當然只是手段,為的是服膺中央的指示,達成「止暴制亂」這個至高無上的政治目的。不過,單憑警暴不能平亂,不能服眾,更觸犯眾怒,為民間抗爭火上加油,但當權者卻不知反省,反而變本加厲,以「止暴制亂」之名,不停干擾不同公共領域的運作,把地鐵據為警方對付抗爭者的戰略要塞,把公立醫院視為緝捕疑匪的兵家必爭之地,把學校當作箝制思想監控行為的洗腦基地丶把新聞貶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宣傳工具。總之,在「止暴制亂」橫行之下,一切政治先行,由公共交通丶醫療到教育丶新聞等等的專業規範都一概繳械,聽從警權獨大的政權核心所支配。

與此同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表施政報告,宣布提高按揭成數、以收回土地條例向發展商收地、加建公屋數目等房地政策,從而顯示她解決深層次矛盾的決心,以贏取民心。不過,正如坊間不少評論指出,按揭成數提高可降低入市門檻,卻增加需求量而炒高樓市,其他措施則是畫餅充飢,即使成事,遠水也救不了近火。

這些社會政策不外是愚民措施,因為它們能否解決私樓超離購買力、公樓供應嚴重不足也成疑問,更何況即使有助紓緩房屋問題,也不能對症下藥,因為眼下的政治矛盾源於一黨專政的「一國」侵蝕香港高度自治的「兩制」,是香港人保守核心價值的自衛戰,又怎能用房屋政策去化解呢?

可見,林鄭的管治方法不外是極權統治的翻版,一手強硬凶殘加歪理連篇,以「止暴制亂」政治掛帥,以警暴橫行威嚇港人,以鴕鳥態度罔顧真相,以騙子言詞欺騙公眾,另一手則放軟身段加改變話題,以房屋問題再加一些小恩小惠,搶焦點、轉視線,把公民降格為等候統治者憐憫施捨的老百姓。

奈何這些陳腔濫調,不能嚇倒香港人,卻暴露了極權者的嘴臉。當鐵腕政策無效,近日又有人放風特首林鄭月娥明年初下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在考慮之列。這些煙幕只是口惠而實不至,以口術降低民眾的戒備和對抗,並且試探反應,分化民間,不過也清楚表明,是四個多月來萬眾一心的不懈抗爭,迫使當權者調整策略,但正因如此,大家只有繼續發揮主人翁精神抗爭到底,才有望擺脫極權的奴役,掌握自己的命運。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