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鸟笼民主」不中圈套 尴尬结果向谁问责

2021.12.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杜耀明评论】「鸟笼民主」不中圈套 尴尬结果向谁问责
粤语组制图

立法会地方直选有效票不到三成,清楚宣示大多数香港人既不满意所谓新选举制度,也不信任北京以「爱国者治港」之名,驯服立法机关的搞作。

今次直选投票率30.2%,但撇除二万七千多张废票,投票率仅及29.6%。若民主派选民投票人数等于废票数目,再加投给非建制派的八万七千多票,合共约为选民总数2.62%。换言之,若民主派支持者投票率与2019年区议会选举一样,今次只有大约6%民主派选民投票,可见「完善」后的选举,即使官方核准参选的非建制人物有十多位可供选择,绝大部份(94%)民主派支持者坚决对新制度说不。

选情冷淡,非建制候选人全部落选,也令新制度原意落空。新制度极力压缩普选议席在议会的代表性,由过去占总数一半减至九分之二,再通过双议席单票制,民主派代表最多只占议席的九分一。若果十名官定非建制候选人胜出,由他们代表全港的民主派支持者,议会总算有他们的代议人选,空间极其有限的「鸟笼民主」便水到渠成。不过,今次请君入瓮无效,民主派群众近乎全数拒绝参与「鸟笼民主」,民主派在议会清零,变成清一色的亲北京政客大杂会,其认受性之低可想而知,甚至仿如回到未来,跟殖民地年代未有代议政制前的立法局可以比拟。

今次选举另一个无法达到的目的,是通过新一批非建制人选,取代原有的民主派和本土派议员。成事的话,过去议会内充当反对派的政治领袖,自此跟支持者切断关系,再无代表性或政治能量可言。幸而多数香港人择善固执,不为所动,原有的政治领袖没有被遗忘和遗弃,更由于他们被迫下马而保有民意代表的道德高地,继续在海内外发光发热,直至有一天,真正的直接选举重临香港。

再看亲政府阵营,即使增加边境票站,支持票率亦稍逊两年前,可见经过一年多来的努力,政府的支持度仍然毫无寸进。可以説,眼下政治局面僵固,黄蓝分裂如旧,甚至约莫是六四比例也近乎不变,也代表反修例运动以来,政府对社会撕裂无所用心。官方面对反对力量,不求和解平息争议,但求单方面改变游戏规则,助长自己势力,以箝制反对声音,而新选举制度缺乏民意认受,等同剥夺市民选择,却又要他们踊跃支持,以重拾市民对政府的信任,实无异于政治空想。结果选举落笔打三更,招致大部分人杯葛,新一届立法会还未开始,其公信力已大打折扣。

选举如此收场,北京也不能置身事外。港澳办主任夏宝龙说好的「五光十色」「爱国者治港」,结果是清一色收场,他又讲明支持「一国两制」、祖国昌盛者都会投票,结果不幸证明大部份香港人不爱国。北京在港党媒勉为其难,只好顾左右而言他,用头条来报道选举委员会投票率有98%之高(其实不算高,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时选委会的投票率是99.33%),当选者背景「五光十色」之类,可知现实多么的令人尴尬。尽管如此,也是时候检讨一下,今天的尴尬处境究竟是宣传策略有误,错把选举高调渲染为信任公投所致,还是特区政府及建制政客执行不力,又还是其他原因?

中央若介意香港人不「爱国」或者民心是否回归,先该设身处地,化解纷争而不是加深矛盾。不过,从港区国安法到「完善」选举制度,北京的治港策略都是以我为主的连环辣招,一步步移走香港的自治权和自由权利,迫使香港人认命、从命。加上「爱国者治港」挂帅,敌我势不两立,言论上纲上线,政治整肃没完没了,而新选举制度进一步将排他性制度化,加强「爱国者」的权力,限制公民的政治选择,因此又怎能期望他们丧失权利后,还能心悦诚服配合政策呢?

无疑,亲北京人士已全面控制行政及立法机构,但一个政权闭塞政治渠道,排斥多数人的意愿,甚至不怕四处树敌,其施政究竟可以得到多少支持,从今次选举已经看到端倪。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