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评论・年终回顾】夏|特朗普发难响起中美贸战第一炮

2018-12-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这个夏天有点冷。至少,对习近平和他的团队。

特朗普隔岸发难,贸易战乌云密布,黑云压城。中南海内外,被压制了5年的体制内的人看到了一点迫使习近平悬崖勒马的机会。

夏天的故事从伊利老板潘刚开始。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没人知道鬼是否会给潘刚效力,但至少媒体人刘成昆知道,内蒙的员警们会!接下来,他和同行在乌鲁木齐寒冷的监狱里被关上大半年。

4月4日,失去丈夫消息超过1000天的李文足开始徒步寻夫(维权律师王全璋),途中,天降大雪,如奇冤之下苍天垂泪。

「709大抓捕」三年,傅政华高升,王全璋生死不明。数十万律师噤若寒蝉,冤狱累累,党国牌坊「依法治国」高悬。

4月里,静悄悄关了3个多月的谭秦东医生被放了。他的犯罪行为只是本著医生的常识,告诉人们这个叫鸿茅的药酒有毒。即使是出狱后,谭医生依然惊魂未定。在接受采访之后,他曾问记者,我这样实话实说,会被再抓回去吗?

我需要用很多辞汇加上身体语言,去向美利坚朋友们解释他的恐惧。因为这些美国长大的小白们,始终不懂说话怎么就会被抓。

这个月,中兴已经中刀,华为还在路上。商务部信誓旦旦︰美国会自食其果。如果被罚款10亿美金外加严厉监管算是果的话,我没意见。

但对极左派来说,这个季节噩耗连连。就在张宏良刚为中兴罚款发出「心如刀绞,万念俱灰」的哀叹之前,32位在朝鲜寻找原汁原味的共产主义制度的中国极左人士因车祸身亡。但迄今为止,这些人的身份资讯,依然被严格保密。

按照党的语境,这叫「去见马克思」。当然,我觉得这有些不厚道。但这不妨碍左派持续发起了今年的多次街头运动。如5·1全国塔吊司机罢工,以及以后的大货车司机、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相比散漫的自由派人士,极左重抄党早年起家的套路,也注定导致反扑。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数十名极左派人士将深陷囵圄。而包括、沈梦雨、岳昕在内的高校学子变身左派革命小将,则让人始料未及。

也许这就是习近平所说的,用马克思主义占领高校。但习近平显然也并不知道,青年人总是好动的,比如他本人曾经扛过小麦200斤。但即便是他们只能听见一种声音,也会用现实的场景,去对比传说中的马克思的理论,也会产生再次革命的激情。

通俗地说,那套理论从里到外都滴答著受害者的鲜血,而你却指责一群积极参加实习的年轻人。

这个夏天里,海外民运酝酿了很久的5·1全民共振并没有到来。但这并不意味著维稳的成本有所降低。党看似从容,但朝阳大妈的津贴泄了密。

河南贾灵敏刚要出狱,湖南朱承志又已进去。他的罪名是去浙江祭拜了那个叫林昭的女人。但在中国这个网路也被上锁的地方,总有学生一脸懵圈地问我,「林昭是谁?」

这一年,5·12汶川大地震已满10年。9万亡灵未安,曾经的幸存者也开始凋零。但对那些痛失家园的人来说,当年,党面对尸山血海那些信誓旦旦的许诺已是空谈,豆腐渣校舍被深度掩埋,失独父母们依然被维稳。

这不奇怪,建政69年来,甚至是中共成立的97年以来,那些往往是墨迹未乾即已成戏谈。

即便是灾难本身,我也看不见有远去的可能。无论是汶川的5·12,还是后来芦山的4·20,无论是玉树,还是鲁甸,每有地震,充斥版面的,永远是旌旗招展,旌旗招展!而表演之外,那些原本应该鲜活的灾民命如草芥。

善良者总认为进步会随著时间流逝而到来,但青岛上合会议显示,这种想法很天真。始于2014年北京APEC会议、登峰造极于杭州G20峰会的过度安保、极度扰民的做法已愈演愈烈。我很想知道,他们怕啥呢?是那些会连续8天集结镇江的老兵?还是上海街头随机砍杀贵族学校孩子的失业者?

这原本应该是劳动者和孩子们的季节!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