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他們為何擔憂川普當選?


2016-03-09
Share
wp620 未普評美國總統大選(粵語部製圖)
Photo: RFA

美國總統大選引發全球關注。共和黨候選人川普(亦稱特朗普),既無從政經驗,也無像樣的競選綱領,卻口無遮攔,主張離奇,言論極端,屢屢挑戰美國的主流價值觀,可是他的支持率卻不墜反升。這構成了美國選舉史上最怪異的川普現像。

許多美國民眾和海外民眾把川普現像看作是此生難得一見的馬戲團表演,認為比NBA和好萊塢的娛樂節目還好看,有些外國報紙干脆把川普的競選報道放進了娛樂版。這些民眾中許多人認為,讓川普當總統太荒謬,而一些政治精英看到的不只是荒謬,還有危險和災難。

這些精英包括一些共和黨大佬、美國外交政策界人士、《金融時報》、《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的評論家等等,他們都認為,川普不適合作美國總統,對他的可能當選,不約而同地表達了極為深層的擔憂。

他們擔憂,川普是一位極端危險的人物。其極端危險性在於,他成功地喚起了美國社會潛在深層的恐懼、憤怒和仇恨等民粹主義情緒。這樣的人物曾出現過,大搞麥卡錫主義的約瑟夫•麥卡錫(Joseph McCarthy),代表南方白人保守勢力和種族主義的喬治•華萊士(George Wallace),就是經典案例。他們像川普一樣,都挖掘了美國社會表層之下隱藏的偏見、偏執和過度民粹。不過,即使在人氣最高的時候,他們也沒有成為美國總統的可能。

而精英們擔憂,像川普這樣一位極端人物一旦成為美國總統,將會引來一場全球災難。《金融時報》副主編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在他的文章“如何看待川普的崛起”和采訪中明確表示,如果川普一旦成為民主陣營中最強大最偉大國家的總統,有可能導致三權分立的制衡機制失效,因為川普可以任命自己的大法官,可以控制國會,可以宣布緊急狀態。這將是全球民主體制和自由秩序的災難。

他們擔憂,川普若當選,美國民主將直接面臨威脅。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H. Summers)在他的文章“川普現像突顯民主的迷失”中說,在過去10屆總統大選中,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擔心,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可能,是美國的繁榮和安全目前面臨的最大威脅。共和黨前總統候選人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和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也直接了當地警告說,如果川普當選,可能會將美國及其民主政治體系置於險境。羅姆尼表示,川普正在喚起極權主義的幽靈,在放大“一股曾讓其他國家陷入深淵的憤怒情緒。”

他們擔憂,川普若當選,會帶來嚴重的地緣政治後果。川普目前已經惹怒了美國在中美洲、歐洲、東亞和中東地區的盟友。他在競選中兒戲一樣的話和對國家安全事務反復無常的表態,令這些盟友嚴重不安。亞洲一些國家會不可避免地由反復無常的美國轉向相對穩定的中國,而川普會實現羅伯特•塔夫脫(Robert Taft)式的孤立主義立場。

那麼,這些政治精英是不是在聳人聽聞呢?No!筆者贊同他們的觀點。筆者亦認為,川普競選宣言中表現出來的威權主義/極權主義的政治傾向,孤獨主義/保護主義的外交和經濟主張,民粹主義/民族主義的鼓動手法,正在侵蝕美國歷代先賢踐行的民主體制。川普對女性、少數族裔和殘疾人的蔑視和貶低,和極端白人至上主義組織3K黨的含混關系,威脅要碾碎所有妨礙他的、不同意他意見的人,等等,正在嚴重顛覆美國的主流價值觀。

川普的競選宣言是“讓美國重新偉大”,其實只要略微思考一下就會發現,川普主張的那一套,只會讓美國淪為二流國家,談何偉大?!川普的支持者稱,他是唯一願意改變華盛頓現狀的候選人。這種說法突顯美國民眾對華盛頓的兩黨惡鬥深惡痛絕,筆者對此亦深惡痛絕,但是我們不能病急亂投醫。

眼下就有一個病急亂投醫的例子。美國一對受過高等教育的有錢夫婦寫信給《金融時報》,聲稱他們受不了當今華盛頓的議事癱瘓與政黨惡鬥,也不願選喜萊莉這樣的人使兩黨繼續對峙,繼續造成國事停頓,他們寧願選一個希特勒一樣的川普,否則,後果更可怕。這種說法真是荒謬離譜至極!難道美國需要希特勒?難道世界需要希特勒?

我們都應當對川普說不,因為美國不需要希特勒,世界不需要希特勒。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