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讀福山,談選舉


2018-09-19
Share
com0919.jpg “如果民主黨仍然只關注左翼身份政治,共和黨只關注右翼身份政治,選舉結果將不會有真正的贏家。如果兩黨極化進一步發展,共和黨成了白人黨,民主黨成了少數族裔黨,美國民主將會受到極大削弱。福山說,也許左派目前實行的身份政治最糟糕的事情是,它刺激了右翼身份政治的興起。“ - 未普

還有一個多月,美國中期選舉就要正式登場,這場選舉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共和黨會不會失去眾院甚至參院,特朗普總統會不會被彈劾,更是中國官方和許多大陸知識分子特別關注的問題。在這個時候讀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新作,似乎別有一番意味。

福山在他新作「反對身份政治、新部落主義以及民主的危機」(Foreign Affairs,8月14日)中,試圖用「身份政治」這個概念解釋美國當下的政治發展及其影響。「身份政治」指的是各種群體都認定他們自己的身份——無論是國家、宗教、種族、性向、性別還是其他——都沒有得到足夠的認可,身份政治因而不再是一個小眾現象,它對政治的影響已經超越經濟或意識形態對政治的影響。

福山指出,在許多民主國家,左右兩派都在搞身份政治,左派更關注促進各種邊緣化群體的利益,而右派的核心使命則與種族、民族或宗教因素明確相關。他批評說,左派的身份政治使得社會碎片化,右派的身份政治又以多元化為敵。他說,身份政治在全球範圍內催生了民粹民族主義、威權主義、宗教衝突,並造成民主的衰退。一個重新定義的身份政治應當是以西方啟蒙思想的根本,自由、平等、博愛為精神認同的國民身份,而不是以宗教、種族、性別等因素。

目前美國政治體制的功能失調和衰退,與極端並日益增長的兩極分化有關,這使得執政管理成了勉強維持。福山很不客氣地批評說,「大多數責任歸於右翼」,就像他很不客氣地批評民主黨依賴少數族裔、婦女、移民等處於邊緣化團體的選票而忽略中西部藍領白人的利益一樣。

我對福山的文章感興趣,首先是對他的研究方法感興趣,他的研究既有理論概念的分析框架,也有實證支持,不愧為實證理論大師杭廷頓(Samuel Huntington)的學生和朋友。更重要的是,我對他的超越共和黨和民主黨、右派和左派、白人和非白人的立場感興趣。福山曾經是共和黨新保守主義骨幹,因伊拉克戰爭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和他的新保守主義同仁分道揚鑣。2008年他投了奧巴馬的票。

正是因為福山「從來沒有極度的黨派色彩」,他文章的視角已經遠遠超越某個政黨的主張和意識形態。他以非黨派身份談兩黨的身份政治和美國眼下的政治現狀,既批評共和黨,也批評民主黨。和那些極力妖魔化對方的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相比,他的根本反思、客觀立場和充分說理,使得他的觀點格外有說服力。

具體而言,讀福山的這篇新作,我有這樣幾點感想:

第一,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都離開了中道治國,而共和黨向極右翼發展的速度遠遠超過民主黨向極左翼發展的速度。過去不管是民主黨總統上台還是共和黨總統上台,競選時的過分主張通常會在執政時被修正,但是這次特朗普上台不一樣,他兌現一些競選諾言,實際上是把美國推向極右方向。作為一種反動,民主黨在幾個地方初選中出現了極左翼擊敗了民主黨的老牌政客的案例,這是否代表了民主黨向極左靠攏的傾向?如是,將是一種同樣糟糕的發展。

第二,如果民主黨仍然只關注左翼身份政治,共和黨只關注右翼身份政治,選舉結果將不會有真正的贏家。如果兩黨極化進一步發展,共和黨成了白人黨,民主黨成了少數族裔黨,美國民主將會受到極大削弱。福山說,也許左派目前實行的身份政治最糟糕的事情是,它刺激了右翼身份政治的興起。他既批評了左派的政治正確,也批評了右派誇大了政治正確的極端性。他說,「實際上,只有相對少數的左翼作家、藝術家、學生和知識分子支持最極端的政治正確。但是保守派媒體把這些事例揪出來,用來給整個左派抹黑宣傳」。

第三,在思想界,美國既需要左翼,也需要右翼,特別需要左右兩翼都有能深思熟慮的知識分子。福山說,在20世紀80年代,美國有很多嚴肅的保守派知識分子,可是現在已經看不到這樣的右翼知識分子了,這太糟了。而同樣糟的是,當高等學府拒絕右翼人士演講而遭受言論自由之威脅時,許多教授和大學管理者沒有直言不諱予以批評。

總之,福山的文章為理解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提供了新的視角。美國政治要走出現在的泥淖,避免極化,應當跳出黨派漩渦。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