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TPP協定的政治經濟學


2015-10-28
Share

TPP協定達成的消息自打披露出來以後,整個世界就像炸了鍋似的。美國方面稱,TPP是奧巴馬亞洲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旨在抗衡亞洲最大經濟體中國;中國方面有人痛斥美帝“伎倆卑鄙”,亡中國之心不死;歐洲方面有人批評美國主導的TPP顯示了零和特徵的冷戰思維。一個經濟協定引發的政治反映如此強烈,在近年的國際經濟領域,頗為罕見。

也許,美國經濟學家斯蒂格利茲對TPP的批評不無道理。他說,“TPP是政治驅動而非經濟”。其實,TPP從醞釀到成立的整個過程,就是外部世界特別是美國對所謂“中國模式”逐漸認清的過程。

美國自從義和團扶清滅洋,殺害西方僑民、傳教士和西方使節的庚子拳亂以來,一直希望中國擺脫蒙昧和落後。當八國聯軍入京,駐華公使被殺害的德國主張把中國分成12塊,徹底肢解時,是美國獨力主張維護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實行門戶開放,利益均霑,這個利益也包括了中國的利益。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經濟開放,共享繁榮。美國還幫助中國建立了海關製度,退還庚子賠款扶持中國教育。從近代以來,美國都認為自己對中國臻達現代文明和經濟強盛負有道義責任。

中國在文革後改革開放,直到今天晉身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美國關係最大。中國複製的是在戰後崛起的其他新興經濟國家的模式,利用歐美的資金技術和市場和本國廉價勞動力,實現經濟快速成長。美國給予中國永久最惠國待遇,支持中國加入WTO,同時又寄望於中國繁榮後接受普世價值,正式邁入現代文明國家的門檻。然而這一切都成了泡影。

對中國近三十年的變化,網民的概括很傳神:“外交停留在採購層面,軍隊停留在家丁層面,經濟停留在廉價層面,社會停留在原始層面,信仰停留在金錢層面,文化停留在獻媚層面,思想停留在愚民層面,科技停留在山寨層面,未來停留在做夢層面,內政停留在鎮壓層面,國際停留在撒錢層面。”總之無論政治和經濟層面,北京都不肯遵守世界秩序,竟至於在自己肌肉膨脹起來後要改寫這些規則,或者說是要“共同書寫規則”和共建什麼“新型大國關係”。

所謂新型大國關係,用在中國和俄羅斯抱團倒很合適,俄國吞併克里米亞,奉行現代文明規則的國家聯合製裁,北京卻通過官方媒體稱為“實至名歸”;俄國出兵敘利亞,北京稱為“穩準狠”,而美國及盟國聯軍打擊伊拉克、利比亞就成了“侵略行為”和“石油戰爭”。結果美國並沒有得到這些國家的石油利益,倒是抄著手說風涼話的中國大肆購下了伊拉克和利比亞的油田和石油企業。中俄聯手幾次在安理會否決關於敘利亞問題的決議,導致該國局勢持續惡化和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崛起,中國又說這是西方乾涉他國內政和顛覆他國政權的結果。

奧巴馬直到執政後期才看清了北京政權的本質,很不客氣地指出中國就是“搭便車”、只要佔便宜而不願負國際責任的國家。北京這一面目,其他和中國鄰近的國家更早就看出來了,加上它們和北京有切身的利害衝突,所以有意請求美國重返亞太,TPP建議的提出,就是試圖建立一個抗衡中國影響力的經濟聯盟。

和WTO相比,TPP的入會標準要高得多。它要的是自由貿易,經濟監管制度統一標準,包括貿易和服務自由、貨幣兌換自由、稅制公平、國企私有化、保護勞工權益、保護知識產權、保護環境資源、信息自由,嚴禁各種壁壘、政府操縱、國家補貼等,這些貿易準則中國何止做不到,而且從來就不肯去做。特別是貨幣自由兌換的條款,完全是針對中國度身定制的。

TPP的國企私有化、環保條例和勞工保障法規空前嚴格,這些北京難以做到的條款都先忽略不計,單說“七不講”裡的不准講普世價值、不准講新聞自由、不準講公民社會、不准講公民權利、不准講司法獨立,試問哪一條是TPP組織能夠接受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