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強硬對手和民主聯盟,誰更惹不得?

2020-10-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美國總統大選已進入最後倒計時。和以往大選相比,本屆選民投票率和全球關注度都是空前的,在中國民間的熱度也創下紀錄。這次選情扣人心弦,既在於懸念重重,又在於「十月驚奇」創造的撲朔迷離。這種選舉文化早就被馬克.吐溫在小說裡描寫過。

上屆臨近大選時,希拉里就被「電郵門」爆料重創。而這次,「十月驚奇」已經高潮迭起,比如特朗普感染新冠;小報《紐約郵報》爆料美版「陳冠希」電腦資料泄密;又突然冒出一個前海軍中尉宣稱有手機數據,紀錄了拜登和中國「華信公司」的利益交易。但這些「驚奇」似已失去戲劇效應,對選民投票意願幾乎沒有影響,藍營紅營的支持者該怎麽投還是怎麽投。其中原因並不止是那些爆料真假難辨,恐怕更在於美國民情比以前更加分裂,無論哪一邊的選民都比歷屆大選更加明確自己的立場,即便是中間派選民,尚未決定投給誰的比例,也大大縮水。

一個分裂的美國對專制政權來說,是好事;對世界上其他民主國家來說,不是好事。自從二戰後形成的自由國家國際聯盟,在特朗普這四年裡有很深裂痕,美國不可撼動的盟主地位出現前所未見的問題。不是其他盟友疏遠美國,而是美國主動放棄了領導國際自由聯盟的責任。如果特朗普勝選,這屆白宮班底對華強硬的政策不會改變,但如何團結失和的西方盟友,卻不是特朗普的優先選項。這方面無疑拜登會做得更好。

再看北京政權,對美國大選態度曖昧、心情複雜。從官媒的腔調來看,掩飾不住對特朗普反感,尤其對所謂「人類公敵」蓬佩奧國務卿,官媒諷刺他的官職朝不保夕,似乎預先設定立場,幸災樂禍特朗普政府敗選下台。其實,這只是對美國對華強硬政策的一種報復心理。中共既樂見美國政治分裂,更希望國際民主聯盟繼續貌合神離。

美國在自由世界的領導地位,這幾年已喪失了許多凝聚力。相比之下,北京的國際環境更是空前糟糕,甚至用惡劣來形容都不夠。種種醜陋有些來自極權政體固有的形象,但更觸犯眾怒的是習近平這些年挑戰國際秩序的肆意妄為。南海問題、貿易問題、香港問題、輸出瘟疫等等。導致特朗普政府斷然宣布,由共和黨尼克松開創的五十年來對華政策全面失敗,從此必須改弦更張,另起爐灶。

這個關鍵的歷史時段,民主黨並不在朝執政,所以民主黨同樣嚴峻的對華姿態多少被忽略了。其實北京政權並不抱有幻想,以為白宮易主後日子會好過些。可能會覺得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更知根知底,更好應對。這不是憑空臆測,而是源自中共歷來的政治判斷,從毛澤東到鄧小平都公開說過,還是共和黨好打交道,而民主黨「虛偽」。意思是共和黨是真小人,民主黨是偽君子。中共更討厭後者。

他們眼中的「偽君子」有甚麼特質?就是從尼克松到特朗普都看淡的意識形態,甚麼人權、自由、民主、普世價值,都是中共最憎厭的政治語言。偏偏這是民主黨的信條,不止在嘴巴上說,還當作尺子去度量對方的行為。比如香港問題,本來不是特朗普矚目的焦點,只因為美中已經撕破臉而拿來做砝碼的。但民主黨就完全可能將香港問題升級,並以此作為強化台灣安全及其獨立地位的理由。民主黨新黨綱刪除「一中原則」,並非偶然。

當然最令北京頭痛的情況,可能在民主黨重新執政之後很快出現,就是美國牽頭重新整合和團結自由世界,進而聯合像越南、菲律賓、蒙古等等亞州國家,使已經孤立無援的中共政權更加形單影隻。

套用習近平的話,世界上是誰「惹不得」?惹翻了誰是「不好辦的」?現在已經惹翻了美國,接下來惹翻全世界,那真是不好辦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