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大選後的思考


2016-11-16
Share
com-quote620.jpg 未普評美國總統大選後的思考。(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美國大選的結果,讓全世界錯愕不已。一個口無遮攔煽動民粹的政治素人,居然當選為美國總統;民調中十拿九穩的老政客,居然因大幅落後的選舉人票而遭淘汰;預測中的共和黨慘敗,居然變成了民主黨出局。美國的選後世界,就像電影Inception(盜夢空間)中的法國巴黎街頭,一切都顛倒了。

這個顛倒的世界,不再是夢境,而是真實的存在。近一半美國人陷入喜出望外地狂歡,另一半美國人,甚至更多一些(希拉里贏得普選票)感到震驚、失望、憤怒、恐懼。美國數十個城市連續爆發反川普游行,一些匪夷所思的種族主義言論,堂而皇之地登上大雅之堂。美國陷入空前的分裂。

在這個顛倒的世界,如何保持理性思維,不讓憤怒或狂喜模糊視野,可能並非易事。筆者一直不支持川普,因為他在競選中表現出來的的種種反智傾向和偏執主張。但必須承認,自從他當選後,他的幾個表現叫人刮目相看。第一,他在勝選當天表示,他要做每一個美國人的總統。這是一個彌合分裂的重要姿態。

第二,川普和奧巴馬兩個形同水火的對手在白宮握手,向這個顛倒的世界傳遞出一種回歸正常的信號。川普承認奧巴馬的部分業績,奧巴馬則希望川普成功,稱川普成功就是美國成功。他還認為,川普不是個意識形態中人,而是個實用主義者。這或有助於川普成功。

第三,在幾個重要議題上,川普已經軟化競選中的偏執立場。比如,川普承諾保持奧巴馬健保的合理部分,改革不合理的部分;建墨西哥高牆在部分地區可用柵欄替代;美國將繼續保持和海外盟友的關系,等等。

大選後的共和黨和民主黨都忙的不亦樂乎。共和黨意外獲勝樂不可支,忙著分田分地;民主黨痛定思痛尋找原因,忙著指責FBI局長Comey的臨門一腳,把希拉里踢出了局。川普忙著論功行賞,選舉中對他不離不棄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蒲博思(Priebus)被封為幕僚長,競選大將、右翼媒體大亨班農(Bannon)被封為首席顧問。班農如何推行他的右翼主張,值得關注。川普對他的任命,究竟是簡單的桃李相報,還是企圖借助班農的理念,擁抱白人種族主義,更值得關注。

不管是喜出望外的共和黨人,突如其來遭受重創的民主黨人,還是對共和黨和民主黨大失所望的獨立派人士,人人都想搞清楚,川普到底是怎樣出奇制勝的?希拉里又是怎樣輸的一塌糊塗?要想探究其中根本原因,不能不讀這兩篇文章,一篇是彭博商業周刊11月10日的文章,“川普為什麼能贏?他的數據團隊看到了不一樣的美國”和澎湃網站13日刊出的“美國右翼的憤怒和哀傷:並不愛川普,但被希拉里放棄”。

這兩篇文章告訴我們,中西部的白人選民在本次大選中,起了決定性的作用。關於他們的處境及對選舉的重要性,自由派導演摩爾和學者福山都有關注(見本人7月27日的評論“美國民粹主義的社會基礎”)。摩爾稱導致川普制勝的賓夕法尼亞、威斯康辛和密歇根為“脫歐洲”,選民的心態酷似英國脫歐運動。

川普競選團隊准確地號到了這些人的心態,把注意力放在這些思想上傾向民粹主義,對“有權有勢”的精英階級恨之入骨的數量眾多的鄉村白人身上。這些人蔑視兩黨奉行的政治體制,希望美國回到過去的美好年代。而川普的作用,用班農的話,就是這場“民粹主義運動的領導者”。

這場民粹主義運動既是川普大勝的原因,也是希拉里慘輸的根本。民主黨犯的最大錯誤就是忽略了這些中西部的鄉村白人。當他們因貧困而需要幫助的時候,民主黨沒有伸出援助的手,這使他們很絕望。他們並不喜歡川普,但是他們感到,希拉里遺棄了他們,而川普的出現恰逢此時。

川普當選後能不能給這些送他進白宮、被民主黨遺忘的美國人帶來好處,能不能真的讓美國重新偉大,我們需要觀察,更需要保持一種持續的批判精神。因為另一種可能並非不存在,特別是當行政權和立法權都掌握在同一個黨手中。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