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从《乡下人的悲歌》说起

2020-12-09
Share
【未普评论】从《乡下人的悲歌》说起
粤语组制图

最近,一部电影《乡下人的悲歌》(Hillbilly Elegy)引起轰动。它的轰动不是由于几个好莱坞的王牌戏骨Glenn Close 和Amy Adams,也不是由于它的王牌导演Ron Howard,更不是因为佳品如云的Netflix花了4500万美元打造了这部电影,而是因为它改编于4年前问世的一本同名回忆录,一个真实的家族故事。这个故事提供了理解2016年特朗普何以入主白宫的钥匙。

这本回忆录的作者万斯(J.D. Vance),在中西部铁锈地带长大,毕业于耶鲁法学院。出书时只有32岁,被《纽约时报》评为畅销书,获得了始料不及的成功。有意思的是,书籍是在2016年总统大选之前即六月底问世,而电影则是在2020年总统大选结束后上演。该书出版时好评如潮,而同名电影却广受批评,也许这和电影中已经弱化了书中的一些具有社会学意义的冲突有关。

《华盛顿邮报》评价说,这本书让万斯成为铁锈地带的代言人,或者是特朗普的吹哨人。它把4年前特朗普为甚么会赢的主要原因交代的一清二楚,虽然全书根本没有提到特朗普。是美国中西部铁锈地带兴起的民粹主义浪潮,直接把特朗普送入了白宫。评论家珍妮弗·西尼尔(Jennifer Senior)说,万斯先生来了,他以悲天悯人、体察入微的笔触进行社会学解读,分析了社会底层的白人如何推动特朗普的崛起。

问题是,这些掀起民粹主义浪潮的白人劳工阶层,曾经是民主党基本盘。他们是如何转变为特朗普的基本盘?这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2016年希拉里输给特朗普,她认为是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在投票前决定调查她的电邮门,使她败北。然而比他经验老道也比他冷静的前总统克林顿和前副总统拜登当时就明白,他们输在忽略了中西部铁锈地带在贫穷和绝望中苦苦挣扎的白人劳工阶层。这些蓝领白人曾是民主党的基本盘,在奥巴马两届总统任职期间,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投了他。但是在2016年,他们却成了支持特朗普的民粹主义大本营。

被民主党政治精英忽略和遗忘是他们转投特朗普的重要原因。四年前《华尔街日报》以「被遗忘的美国人」(The Forgotten Americans)为题介绍了《乡下人的悲歌》,并且特别提到即将来临的2016年美国大选。而2016年特朗普胜选后,有媒体惊呼,被遗忘的白人劳工阶级藉民粹主义的兴起上演了一场复仇记。是的,这些蓝领白人用手中的选票宣泄了心中对民主党的压抑、愤怒和不满。

民粹主义的兴起,民主党是有责任的。他们应当已经明白,如果民主党继续遗忘自己的某部分选民,民粹主义会以更大规模返潮,民主党会失去更多选民的支持。然而对特朗普来说,民粹主义也是既可载舟亦可覆舟。本次大选,特朗普虽然获得7400万张选票,但4年前支持他的中西部/铁锈地带的白人劳工阶层对他的支持发生了变化。拜登吸引了不少当年从支持民主党转向支持共和党,从而将特朗普送上总统之位的选民。

据哈佛商业评论,2020年大选中,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投给民主党的白人工人阶级男性比例,从2016年的23%增长到2020年的28%,白人工人阶级女性中,对民主党的支持率从34%增加到36%。这些选民为拜登赢得铁锈地带的胜利发发挥了关键作用(哈佛商业评论,11/10/2020)。

上个星期,拜登在谈到他的内阁成员和大选教训时说,我们过去忽略了他们,今后不会了。这话令人动容,但是能不能做到,且让我们观察。

《乡下人的悲歌》给美国的政治精英们敲响了警钟,也引起了中国大陆人的兴趣。不同的是,他们中有人认为这是美国版的伤痕文学,或者最多也就是一个绝佳的励志故事。至于能否像万斯一样,自揭自己国家的疮疤,那是想也不敢想的。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