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紅頂商人最怕站錯隊


2015-12-23
Share

最近,在中國民營企業家中,連續發生了幾件大事。徐明在獄中不明不白地死去,郭廣昌突然失聯數日,返回企業後,說是配合官方“協助調查”去了,王石面臨著寶能的惡意收購等等。這一系列大事件,再次警告那些被稱為紅頂商人的民營企業家們:在人身上、經濟上、政治上,你們並不安全。

紅頂商人在這裡泛指與政府高層關系良好而令企業受益甚至能夠影響政策的企業界人士。紅頂商人最原始的例子,當屬100多年前的徽商胡雪岩。胡雪岩本是左宗棠捧起來的頭戴二品紅頂子的巨賈,但不幸在李鴻章和左宗棠的爭鬥中,站錯了隊。李為了遏制左的勢力,扶持另一個紅頂商人盛宣懷,以打擊胡雪岩為開端,“排左必先除胡”。李鴻章的打擊相當成功,最後,胡被慈禧太後下令革職抄家,抑郁而終。

盛宣懷的最終命運也強不到哪去。他以洋務發家,和清廷高官往來密切,李鴻章在世時,盛幾次被彈劾,都被李庇護,李去世後,無人保護他。盛後來因主張鐵路國有,被內閣斥為“世人皆曰盛宣懷可殺”,最後被革職,“永不敘用”。

這兩個清代例子說明,紅頂商人的地位何等脆弱。官家要捧他,易如反掌;官家要整他,更是易如反掌;他要是不幸站錯了隊,最後的下場,人財兩空是常態。

一百多年過去了,中國的政商關系,至今仍無什麼進步。這些年來,中國紅極一時的民營企業家,成於官家,毀於官家的例子,層出不窮。江澤民時代的黃光裕,因官商間走得過近而被指違法經營,賄賂官員,被判處14年徒刑。薄熙來走紅時的徐明,曾經大紅大紫過,前不久離奇死在牢房裡。

至於全國人大代表、復星老總郭廣昌,他對自己和政府的關系曾經很自信。他在2014年發表過一篇文章稱,“你要相信你這個企業只要自己沒有犯錯誤,沒有亂來,政府不會整你”,“很多人跟我說,企業做得再好,政府要整你,要你死是很容易。我當時就問他一句話,我做得好好的,政府為什麼要讓我死?這跟黨的價值觀不一致,跟改革開放的價值觀不一致啊。”郭的這種自信,現在證明,相當幼稚。

近日一篇叫“門口的野蠻人,背後的趙家人”在網上廣泛流傳,文章說,每一個野蠻人(指財閥)背後,都站著一個趙家人(大老板),真正決定勝敗的,不在於站在門口的野蠻人,而在於野蠻人背後的趙家人。文章還稱,郭廣昌進去了,又出來了,說明他背後的那個老板,被其他的老板,再下一城。還說明,郭是被招安了,願意擇主而事。該文對這些企業家的政商關系,分析得相當剔透。

不過對於這些“野蠻人”來說,沒有政治靠山,要想做大,是不可能的任務。盡管胡雪岩下場悲慘,但現在的大生意人,無不頂禮膜拜胡雪岩,胡的官商兩界通吃,善於經營政府關系,成為今天企業家的榜樣。比如,王健林的生意中,就有多個現任和前任政治局委員、常委的家族參與。馬雲收購《南華早報》討好官方的意圖十分明顯,而郭廣昌的政治靠山,有說是江派的,有說是團派的,十分花哨。

這些民營企業家們其實都知道,政治太危險,政府靠不住。王健林的“親近政府,遠離政治”,郭廣昌的“親近政治,遠離政府”,王石的“這輩子不沾政治,下輩子也絕不沾”,馮侖的“離不開,靠不住”,馬雲的“中國商人要明白的,千萬別在紅道上混”,說明這些企業家們心裡像明鏡一樣,跟政治和政府走得太近,是有巨大風險的。

在諸多風險中,政治上站錯隊,可能是這些紅頂商人最恐懼的噩夢。郭廣昌的各種政商關系中,有一種傳言稱他和令計劃、谷麗萍、李源潮走得很近,甚至參與了政變計劃。這種非同小可的指控一旦屬實,郭廣昌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總之,沒有政治靠山,中國民企要想做大,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有了政治靠山,不等於就有了安全閥。這還要看他是否站錯了隊;站錯隊是紅頂商人最大的夢魘。這種夢魘,在權力不受約束,產權不受保護的體制下,將永無終結之日。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