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政府和警察是一根線上的螞蚱——談雷洋案


2016-12-28
Share
com-quote620.jpg 【未普評論】政府和警察是一根線上的螞蚱——談雷洋案(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環保工作者雷洋今年5月離奇死亡,引發大陸民眾對警察的為所欲為普遍憤怒。經過七個月的調查,中國官方最近宣布對這些警察的錯誤和不當行為免於起訴,使民憤進一步沸騰。

據律師梁小軍說,“這個案子早已不是一個簡單的案子。它已經升級到維穩的高度”。對雷洋一案的決定,顯然不是由下級機關就可以做出的。筆者贊同這種說法,它直接關系到最高層對社會的控制和維穩。

有一種說法認為,雷洋一案“明明法律可以解決的問題,政治卻非要摻和進來。”這裡有幾個問題需要澄清:第一,在“依法治國”的中國特色下,法律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依法治國”只是個幌子,中國特色才是真格的,政府從來也不想讓法律解決實質問題。第二,在中國特色下,政治一定要臨駕於法律。法律能解決的問題,政治要摻和進來;法律不能解決的問題,政治更要摻和進來。這既是這幾年中國依法治國的基本理論,更是其基本實踐。

在雷洋一案上,政治摻和法律,等於是把民眾對警察的憤怒轉移到政府身上,這似乎很愚蠢。但是,習近平政府若想摘清自己在雷洋案中的作用,其實很難,因為中國政府和中國警察根本就是一根線上的螞蚱,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在為所欲為激起民憤的警察和憤怒的民意之間,政府選擇為警察背書,一點也不奇怪。政府為了自己的維穩利益,必須袒護警察,寧可搭上自己的信譽。雷洋之死不過是警察越來越放肆濫用暴力的最新證明。

警察濫用暴力這幾年趨於失控,普通民眾遭警察暴力對待,甚至導致死亡的例子,舉不勝舉。而一些有思想的異見者遭到控制和鎮壓,也越來越多。去年在20多個省份,有數百名維權律師、維權人士、異見人士、NGO成員被喝茶、約談和警告,有的遭到綁架、逮捕、失蹤,有的被上電視,被判刑。這些鎮壓行為就是由警察和國安(秘密警察)執行的。從政治學和社會學的角度看這些現像,中國是個典型的警察國家。

警察國家(Police state)指的是一種政府自稱為人民的監護者及擁有法定權力,在缺乏法律程序的前提下,以行政力量控制人民及違反人民意願,指導人民如何生活的社會(見維基百科)。在中國的案例中,中國政府自稱為人民政府,以國家機器,包括警察和國安,還有國保等行政力量違反人民意願,實施社會控制。警察和國安是習近平這幾年控制社會,保持高度維穩的直接打手,已經被他們打壓的領域包括企業、高教、媒體、智庫、互聯網、NGO和法律界,中國人民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生活遭到嚴密和鎮壓性的控制,表達不同於共產黨的政治觀點遭到嚴格限制,等等。這些都體現了警察國家以集權主義和社會控制為主的基本特征。

中國這個警察國家,和北朝鮮及阿拉伯之春的突尼斯和埃及的警察國家相比,幾乎毫無二致,只是規模要大的太多。這些國家都設有超級維穩力量,都對社會實施嚴密控制,都嚴厲鎮壓反對派和異議分子。在警民發生衝突時,政府幾乎都無條件地為警察背書。“但政府沒有想到的是,一旦為警察背書,就必須為警察所有的行為負責;一旦有人死去,人們對警察的怒火必然會轉移到政府頭上(郭建龍)”。一些在突尼斯和埃及發生的事情,同樣也在中國發生了。

在中國,警察和秘密警察們為所欲為的結果,就是利用手中的權力,隨意抓人,隨意制定規矩,隨意致民眾於死地而不受懲罰。這種權力的惡性擴張已經讓整個中國不寒而栗,讓所有的人失去了安全感。就像埃及Saeed被警察暴力毆打致死,引發整個社會的憤怒,導致反抗導致革命一樣,雷洋之死也已經引發了由人大校友發起的全國各高校的抗議。這個抗議會不會擴散到整個社會,政府如何對應,很值得關注。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