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唐山大地震的悲劇竟在汶川重演!

5月12日發生在中國四川省的汶川大地震,牽動了全世界的心。地震造成的慘狀透過電視畫面、圖片和互聯網傳向全球。凡是看到汶川人民遭受的苦難,特別是看到幾百具、幾千具幼小的身體,無聲無息的躺在白色塑料布下,人們心中無不痛楚萬分。與此同時,人們不禁要問,這麼大的地震,地震部門真的沒發現一點跡象嗎?難道這麼多人的生命和財產的損失,都歸咎於大自然嗎?

2008-05-16
Share
Beichuan_student305
5月16日,救援人員在北川中學的廢墟内找到的遇難學生的屍體。
AFP


這樣的疑問,在三十二年前唐山大地震爆發的那一刻,也被成千上萬的唐山人,反反復復地問過。如果有人讀過張慶洲寫的歷史文獻《唐山警世錄:七.二八大地震漏報始末》,就會找到自己的答案。

唐山大地震發生於1976年7月28日臨晨3時42分,震級達7.8級。這場地震在天搖地動的一霎那,造成二十多萬人死亡,十六萬人受傷,和無數的孤兒和殘廢人。32年後,發生在汶川的大地震,震級也是7.8級。截止到今天,這場地震已經奪去兩萬余人的生命,造成十五萬余人的傷殘,而死亡總數有可能超過五萬人。

對這樣慘絕人寰的大災難,難道地震部門事先沒有發現一點征兆嗎?唐山大地震過後,有人為此詰問國家地震局時,地震局的負責人梅世蓉說,唐山地震發生以前,沒有任何宏觀微觀征兆,因此它是一次突發性地震,而突發性地震是不可預測的,也是不可能預報預防的。梅世蓉說的不是事實!

事實是,從1967年10月地質學家李四光第一次提出要警惕大地震在唐山地區發生起,一直到1976年7月28日地震發生前的9個小時,一些地震工作者和地震專家,曾經十多次向國家地震局提出,大地震將會在唐山地區發生。而地震發生的前幾個小時,動物大逃亡,水溫異常,地光地聲,更是自然界在微觀也在宏觀方面,給了唐山最後的警告。

32年後,當汶川地震發生後的第二天,中國國家地震局也面臨著社會同樣的疑問,而他們的回答幾乎與梅世蓉一樣。他們說,預測汶川大地震是不可能的,預報地震是世界難題,自然界的預兆是沒有根據的,等等。

預報地震的確是世界難題。但是中國曾應用李四光的地應力理論、耿慶國的旱震關系和地震監測網,成功地預報了幾次大的地震,像1975年2月的海城地震,1976年8月的鬆潘地震,1989年10月的大同地震。至於這次汶川地震,曾成功預測到唐山大地震的耿慶國,於今年四月召開的地球物理會上,明確指出,“阿壩地區7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點在5月8日(前後10天以內)”。

中國的地震預報,曾經處於國際領先地位。可是在唐山和汶川地震中,中國官僚對預報的反應,卻是超乎尋常的冷淡。冷淡的原因,既有官僚自己看不準的技術上的問題,更有政治上的考慮。唐山大地震前夕,正是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的高潮。當時的國家地震局核心小組組長胡克實,科學院院長胡耀邦正在被批鬥,而關注京津塘震區的國務院秘書長周榮鑫於1976年4月被迫害致死。在那樣的環境下,官員唯恐發布臨震預報,會被扣上幹擾批鄧大方向的帽子。今天汶川大地震爆發時,正處在北京奧運倒數第88天。有關方面的官員何嘗不擔心,如果發出地震預告,而地震沒發生,會被扣上幹擾北京奧運的罪名。

以現在的科技水平來看,地震預報在全世界都沒有過關。但是7級以上的特大地震,並非完全不可預測、不可預報。已經被中國的地震專家預測預報出來的唐山大地震和汶川大地震,卻被官僚漏報,被政治幹擾,致使人民付出極為慘重的生命代價。

張慶洲在書中反反復復地問,唐山大地震的慘痛悲劇會重演嗎?非常不幸,唐山大地震的慘痛悲劇在汶川重演了。為了避免這樣的悲劇再次重演,中國政府非常有必要對造成這場大悲劇的技術、體制和政治上的原因,作全面的檢討和反思。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