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習近平的“三個自信”是紙糊的?——談北京當局嚴打微信


2014.03.19

 

2月底,習近平榮獲了第八頂集權桂冠——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半個月後,中國最紅火的微信世界傳來惡訊,幾十個公共賬戶一夜之間被封殺。

微信是三年前中國騰訊公司發明的社交通訊軟件,主要用於智能手機。它的特點,用騰訊執行長馬化騰的話,就像是用戶隨身攜帶的“移動器官”。這個“移動器官”簡便易用、功能齊全,既可發送文件,又可傳遞視頻、照片、語音和動畫,因而在極短時間內,獲得了中國手機用戶的極大青睞,使用者以幾何級數快速增長。去年已達3億,今年有望達4億,儼然形成一個龐大的微信世界。

筆者在大陸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幾乎無一例外,都屬於微信世界。對他們來說,可以沒有電腦互聯網,卻不能沒有手機微信,你要是沒用微信,那你就“OUT”了!現在中國絕大多數“低頭族”,低頭就是為了查看微信。有人說,中國人已經離不開微信了,此話並不誇張。

離不開微信的人們,最擔心有朝一日,他們的通訊會被政府管控。於是有學者安慰說,政府很難管制微信,因為幾億個用戶自為中心。專家說,微信至今尚未對政府形成巨大衝擊力,因此一兩年內不至於被管被控。騰訊高管也堅稱,他們的服務器上沒有存儲通訊訊息,因此“被監控數據的風險相當小”。百度則公開安撫,安心吧,你們不會被監控。一種樂觀情緒,至少是現在進行時的,彌漫在整個微信世界。

沒想到,一場管控的疾風驟雨,就在兩會結束之日,突然襲擊了中國微信世界。有人稱它為“微信大屠殺”。在這場“大屠殺”中,有40多個微信公共賬號倒在“血泊”中。這些賬號幾乎涉及所有嚴肅一點的領域,包括政經、市政、歷史、文化漫談、法律、法制觀察、真話、公司評論、經濟學觀察、新聞等等。受這場“大屠殺”打擊最大的,是那些以此為生的“自媒體人”,其次就是左右派學者,然後是普通用戶。但無論是誰,他們都有足夠的理由憤怒。

當然,他們太“輕敵”了。他們顯然低估了習近平政府要嚴控民間輿論的意志和手段。其實從去年《九號文件》和“8.19”講話的出台,再到嚴打微博,我們就已經知道,習近平是一個嚴控輿論的狠角色。這和他強調的“互聯網已成為輿論主戰場,是中共面臨的最大變量”、“網絡是黨之大患、國之大患,會亡黨亡國”的憂慮和恐懼是一脈相承的。他要主導輿論戰,重塑中國輿論的意願和意志,非常明顯、非常強硬,不容置疑。

為了重塑中國輿論,這位自任中國輿論新領袖、現在頭戴9頂第一把手桂冠、權力無邊的統治者,竟不惜四面樹敵。習近平的整黨、整軍和反腐,已經在黨內、軍內和利益集團內,引起極大反彈。去年他主導的反憲政、反公民社會、嚴打大V等運動,又在知識界和網民中引起一片討伐聲。現在,他再次亮劍,搶奪微信陣地,引發微信幾億用戶的憤怒和反感。這究竟是愚蠢呢,還是無知者無畏?

人們也低估了像騰訊這樣的不與政府合作,就不能生存的公司的“作惡”能量。有人揭發,騰訊配合當局審查並非首次,於是人們質問騰訊,為何要被封殺。騰訊回應說,這些賬號發布了不宜公開的內容,像“色情低俗、暴力血腥、政治謠言等”。

聯系習近平去年的幾次講話,“色情低俗”和“暴力血腥”並不具備“亡黨亡國”之力量,習近平最恐懼的應當還是“政治謠言”。在習看來,左右派議政是傳播政治謠言的主要來源。這恐怕就是去年整微博、今年整微信,既打右派又打左派的原因了。

習近平當局也不希望普通民眾議政,他擔心由此激發民眾的政治參與熱情。《紐約時報》中文網,去年2月刊發了一篇文章,叫“微博與中國政治參與的變化”。該文說,自六四以後,全國性的政治參與,幾乎沒有可能在中國大陸存在,但微博的出現,改變了這一狀況,使得全國性政治參與,在很大程度上重新活躍起來。重新活躍的政治參與,對習近平政府是個威脅。如果微博能做到,微信就更易做到。

因此,習近平自任網管小組長,才僅僅兩個星期,就急不可待地推出“微信大屠殺”。他不能容忍微信加微博,挑戰他的權威、挑戰他的三個自信,動搖中共的統治根基。

從習近平集權和打壓社會的關系看,習近平每集權一步,民間社會就緊縮一步;習近平權力越大,對民間、對輿論的恐懼就越大。這表明,他的三個自信,其實是紙糊的。(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