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從整軍、清黨、反腐看習近平的“百日新政”(3)


2013-03-13
Share
HU-XI-2013NPC350.jpg 3月12日,胡錦濤和習近平在政協大會的閉幕式上。(AFP PHOTO/Mark RALSTON)
Photo: RFA


關於反腐。習近平現在面臨的反腐形勢極為嚴峻,這是胡錦濤“擊鼓傳花”傳給他的一項沉重的政治負債。一方面,習近平必須還“債”;另一方面,習近平必須考慮其政治後果而不能不對還“債”有所顧慮。

習近平反腐有幾大顧慮。一是重大反腐政策出台的時機相當不利。中共腐敗已經到了極為嚴重的地步。從江澤民時代睜眼閉眼、縱容貪腐,到胡錦濤時代腐敗嚴重失控,整個腐敗態勢,已積重難返。而主流貪官們從這些年中共反腐的經驗中,看出了中共反腐的門道,貪官被整肅,大多是因為後台不夠強硬,或者是因為政治上不幸站錯了隊;只要他們後台強硬,政治可靠,就可以有恃無恐,繼續貪腐。這種狀況導致任何重大反腐政策的出台,都有可能震動中共統治本身。

二是反腐面臨的挑戰愈發嚴峻,大多數知識分子和老百姓對習近平反腐持觀望甚至不信任態度。社會財富嚴重傾斜於少數權貴,貧富空前對立,民眾空前不信任政府。老百姓早已對胡溫反腐非常失望,知識分子對中共執政的合法性越發置疑。而迄今為止,習近平反腐並沒有端出能夠治標又治本的好辦法,因此越來越多的人對習近平反腐不看好。

此外,習近平反腐面臨的阻力發生了不利於高層決策者的變化。在反腐的關鍵政策上,原是主要阻力的中共廣大官員現在改變了態度,把政策的難題,像踢皮球一樣踢給了高層決策者。而高層決策者卻左右為難。

習近平反腐在面臨的時機、挑戰和阻力方面,都發生了不利的變化。官員財產申報與公示制度至今出不了台,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這項制度是一個可以事先防治腐敗的有效制度,歷來是兩會討論的話題。早在1988年,全國人大就曾提出立法動議,1994年,全國人大將《財產收入申報法》正式列入五年立法規劃。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律師韓德雲連續7年提交“公務員財產申報法”議案,但迄今20多年過去,所有這些動議均不了了之。

在這個制度出台的時機上,反腐專家和學者認為,從國外財產公示的情況來看,各國推出財產公示制度時,基本上腐敗都還不算很嚴重。而中共腐敗已經到了最嚴重時刻,中共無疑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特別是,中共高層及其親屬幾乎無一例外的因權致富,更拖拽了這個制度的出台時機。

而目前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老百姓廣泛不信任,對這個制度出台形成挑戰。多位反腐學者認為,在經濟形勢放緩的大背景下,目前全國出台官員財產申報制度可能性很小。去年在王岐山主持的中紀委會議上,反腐學者希望中央在公務員財產申報制度上,盡快給老百姓一個明確的時間表,但他們顯然並不樂觀。有人甚至認為,5年之內可能才會有說法。

而最詭異的變化是,官員對財產申報和公示制度的態度變了。在胡溫執政期間,幾個調查結果顯示,官員中的大多數,反對將自己的財產向社會公布。2008年兩會期間,人大代表、體制改革專家王全傑表示,他曾作過一項關於官員財產申報調查,稱接受調查的官員97%對官員財產申報持反對意見。到了習李時代,官員階層對財產申報的態度發生了變化。2013年兩會期間,《南方日報》記者就官員財產公開問題隨機采訪了40位省人大代表,有35名代表表示“贊成”,占87.5%,無人反對,另外5名代表則稱不置可否。

官員對財產申報的態度為何變了?一個可能的解釋是,習近平的整黨清黨似乎起了威懾作用。上述官員贊同財產申報時都眾口一詞地說,只要上級或中央決定,他們就會支持。在清黨的壓力下,官員們把財產公布的“球”踢向了新上任的習近平黨中央。

習近平接到這個“球”會如何呢?習很可能會按住“球”不放。因為如果他同意即刻推出這項制度,他會立即面對意想不到的麻煩和難以控制的後果。這些後果是:絕大多數巨富官員根本無法解釋他們的數額巨大的財產及其來源;會披露中共高層與利益集團千絲萬縷的關系:會進一步引發民憤和社會震蕩,等等。

於是,習近平新領導班子,便成了官員財產申報與公示制度出台的最大阻力。(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