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還是錯誤的一邊?--評胡鞍鋼反對“三權分立”

中國的國情分析專家、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先生和一位叫胡聯合的最近在《人民日報》發了一篇關於“三權分立”的文章,引起網民熱議。這篇文章叫“西方國家有多少搞‘三權分立’的?”胡鞍鋼考證,在西方,只有美國實行了三權分立,大多數西方國家實行的是議會制。他得出結論,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絕不能搞在西方國家也很少采用的“三權分立”。他還批評說,那些極力鼓吹“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模式的人,實際上是要改變中國的根本政治制度。

2010-05-26
Share

這篇文章在網上引起一片冷嘲熱諷。有的說,看了這個東西,終於明白中國為何培養不出諾貝爾獎獲得者了。有的說,胡鞍鋼等官方智囊近年來喪盡良知,成為反對中國實行民主自由的急先鋒。有的網友則一針見血地指出,既然議會制是大多數西方國家搞的制度,中國何不試試?在我看來,胡鞍鋼是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的。因為他其實想說的是,“三權分立”不能搞,議會制也不能搞,誰想搞,誰就是要改變“中國的根本政治制度”,而中國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不能改變的。

胡鞍鋼號稱是華夏傑出人物的代表,學於工科,成就於經濟學,據稱是中國政府制定經濟政策的核心智囊。如今他又跨足於政治學領域,不知是否有更大的政治追求。他今天斬釘截鐵地否定三權分立,可是在2003年時,他曾主張行政、司法和立法三方分離,權力應當分解和制衡。胡鞍鋼為何出爾反爾,外界並不知道,但人們知道,許多知名學者近年來像他一樣出爾反爾。

胡鞍鋼的出爾反爾給我們提出這樣的問題:在中國社會轉型的關鍵時刻,關鍵智囊到底應當起什麼樣的作用?是推動這個社會向前走,還是向後退?是順應歷史潮流,還是逆歷史潮流?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但到了關鍵時刻,選擇卻是另一回事。九十五年前,“治世之能臣,亂世之梟雄”袁世凱想要做皇帝,就有兩大關鍵智囊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這兩人就是才高八鬥但卻對現代政治一無所知的政客楊度,和美國現代政治學權威但對中國政治一無所知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古德諾(Frank Goodnow)。歷史學家唐德剛在《袁氏當國》一書中,對這兩個智囊在袁世凱稱帝過程中的作用,有著相當精彩的考證和描述。

用唐德剛的話說,楊度是一個自作聰明、投機而不安分、先共和後帝制、思想反復、不無宰相野心的小政客。他組織了一個六人幫的小政客集團,也叫“六君子”,包括嚴復與劉師培兩位當時的學界泰鬥,迎合了特大政客袁世凱的意志,伙同欺父誤國的“太子”袁克定,最後終於釀出一場恢復帝制的醜劇、鬧劇和悲劇。

而古德諾則是一個具有一流專業水平和職業道德的美國政治學者,但卻是像牙塔中天真單純的書呆子。他從純學理角度對東方政治制度大膽發言,但對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中國政治一無所知。他奉袁世凱之命作《共和與君主論》,被解釋為君主制優於共和制,被華文媒體廣泛宣傳,後來變成楊度等人推行帝制的“聖經”,對袁世凱稱帝發生了無法估計的影響。而古本人最後因助袁倒行逆施而蒙受惡名,在美國政壇的似錦前程被一筆勾銷,最後含恨終生。

唐德剛說,當時的“民國搞得再糟,歷史方向是無法改變的。這場陣痛是避免不了的,民治時代這個嬰兒,遲早是要出生的”。可惜的是,智囊們看不清歷史方向,一味趨炎附勢,最後不僅誤國,而且害己,在歷史上留下了無法抹去的壞名聲。同理,中國走向民主法治,也是無法改變的歷史大方向。今日的智囊,無論是地產的,還是外來的,如不愛惜羽毛,助紂為孽,甘當專制的御用文人,最後一定會被歷史記載並清算的。

袁世凱晚年作帝王夢,一失足成千古恨。大智囊楊度和古德諾,受累於“成千古恨”的袁世凱,在史書上惡名不絕。這樣的前車之鑒,對現代楊度和現代古德諾,應有啟示作用。究竟是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還是錯誤的一邊,或許值得現代智囊們深思。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