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十七届四中全会,胡温能有新作为吗?

以胡锦涛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委员会,将于9月15日至18日在北京召开十七届四中全会。按照惯例,每一次全会都要解决一个核心问题。提高中共的执政能力是十六届四中全会的核心问题,推进党内民主建设则是本届四中全会的核心问题。

2009.09.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温故方能知新。今天,当人们谈论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及其使命,讨论胡锦涛会不会被“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的新疆骚乱搞得提前跛脚,猜测胡会不会在余下的任期内有新的作为,回顾并检验一下胡温当局对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的承诺到底实践了多少,是非常有必要的。

五年前,中共中央十六届四中全会上通过了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决定”说,“无产阶级政党夺取政权不容易,执掌好政权尤其是长期执掌好政权更不容易。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我们必须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深刻汲取世界上一些执政党兴衰成败的经验教训,更加自觉地加强执政能力建设,始终为人民执好政、掌好权,通过全党共同努力,使党始终成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执政党,成为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的执政党,成为求真务实、开拓创新、勤政高效、清正廉洁的执政党。”

这番现在听起来无疑是官话、套话、大话和假话的话,当年曾让许多海内外知识分子对中国政治进步开始怀抱希望,而刚上台不久,因处理非典事件而声名鹊起的胡温当局,也曾得到西方的一些中国通毫不吝啬地赞扬。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蓝普顿(David Lampton)在2005年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完全想不到,中国新一届领导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的速度如此之快,竟超乎他的想像。

蓝普顿先生可能也想不到,在近两年里,胡温团队的执政能力在应对社会冲突和突发事件的挑战时,竟如此脆弱,甚至不堪一击。从西藏事件到新疆危机,从翁安骚乱到吉首事件,面对千差万别的危机原因,胡温当局的反映竟是不可救药地僵化、生硬和愚蠢。他们把西藏和新疆的动荡都说成境外敌对势力所为,把国内群体骚乱都归于不明真相的群众受一小撮坏人挑拨的结果,借此规避执政责任。

在野蛮执政、压制异议、操纵法律方面大有长进、在兑现“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的承诺上却鲜有作为的胡温团队,在十七届四中全会上,会有什么新的作为吗?

据说,胡温团队及其智囊对本届全会有相当恢宏的规划。特别是在推进党内民主建设方面,将有连串新举措出台,像实行党务公开、党内言论开放、改进党内选举制度、实行党代表任期制等等,甚至连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也有可能出台。这些新的承诺,非常有可能像中共在十六届四中全会上的承诺一样,最终流于官话、套话、大话和假话。

因为这些看起来相当花俏的党内民主尚未出台,便被戴上了“维护中央权威”的紧箍咒。胡锦涛在六月份和习近平在九月初谈到党内民主时,都透露了这个意思。如今,“维护中央权威”在互联网广泛流传万里和曾庆红的讲话之后,似乎多了一层不寻常的意义。借著十七届四中全会,敲山震虎,不指名批评以“老同志”自居批评中共的中共元老万里、批评胡锦涛大搞文字狱的曾庆红,要求他们顾全大局,自觉维护中央权威,意思不外乎是,凡是损害中央权威的民主,就不能搞。如此这般,中共的党内民主怎么会有出路?!

总之,从十六届四中全会到十七届四中全会,不过区区五年,胡温执政团队已经今非昔比,今不如昔了。如果说当年他们还能以一种开放和自信的心态谈论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那么今天他们就只有一种担心,担心中共的党天下会断送在他们手中。在这样的担心和恐惧中,十七届四中全会能有什么作为,胡温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