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誰的責任?─ 談三鹿毒奶粉事件

三鹿毒奶粉事件近日越演越烈。到18日為止,已有6244個嬰兒因食用有毒奶粉而患腎功能疾病,四名嬰兒死亡。凡是有嬰兒的家長,普遍感到無助、恐慌和憤怒。他們的憤怒,正在中國民眾中迅速蔓延。為了平息民憤,中共當局目前正在採取亡羊補牢式的補救措施。但是這些措施是不是有效,能不能使胡溫政權平安度過自非典事件以來前所未有的政治信任危機,現在還有待觀察。

2008-09-19
Share

中共官方把造成三鹿奶粉毒害嬰兒的責任說成是奶農摻毒和三鹿瞞報,逮捕了幾個奶農,撤換了三鹿的總裁,摘掉了幾個地方幹部的烏紗帽,以為這樣就可以平息民憤了。可是這一次波濤洶湧般的民憤可沒那麼容易被平息。有個患兒的父親說:我現在不相信三鹿,也不相信專家,更不相信政府。如果孩子有個三長兩短,這筆帳一定要算!

在這位父親的意識中,三鹿、專家和政府都有責任,而事實正是如此!據被抓的牛奶供應商承認,早在2005年他們就在奶中加入三聚氰胺,而三鹿集團早就知道此事,但一直隱瞞。雖然現在還沒有証據証明是三鹿在生產環節直接投放三聚氰胺,但它隱瞞其產品含有可以致嬰兒於死地的大劑量三聚氰胺,並在嬰兒父母投訴該產品時,用贈貨封口的方式,繼續隱瞞奶粉問題,其罪責是無論如何都逃脫不掉的。

有人因此而在三鹿集團門口留了一付對聯:殺人企業,害命奶粉。現在人們都知道,不止三鹿一家是殺人企業,也不止它目前行銷在外的700噸害命奶粉在危害嬰兒。經檢查,還有22家公司的69種產品也含有三聚氰胺。而在這個行業工作的人都心知肚明,普遍使用三聚氰胺,早就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其他國產品牌奶粉,如伊利、蒙牛等都發現了三聚氰胺,但三鹿的含量最高,是一個嬰兒能承受的含量的170倍!

就是這樣的殺人企業和害命奶粉,居然頂著“國家免檢產品”的光環!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就是授予三鹿“國家免檢產品”的政府機構。據大陸民眾揭發,質檢總局就是一個收錢發証的腐敗機構,只要企業給錢,那怕產品有毒照樣發給合格証。應當說,正是國家質檢總局的“國家免檢產品”嚴重誤導了消費者,致使三鹿以其近20%的市場佔有率,遺毒全國,甚至海外。因此,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對這次毒奶粉事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衛生部門也應對這次毒奶事件負責。據奶制品企業內部的人說,衛生廳、衛生部的專家們經常到企業來,名義上是檢查監督,實際上是吃吃喝喝拿紅包,對企業來說,他們來一次就敲詐一次,而只要企業奉上豐厚的紅包,衛生部門的老爺們樂得清閑自在無所事事。衛生部副部長高強在事發初期,急於撇清責任,就反証了他們有難以撇清的責任。

河北省政府的責任更是難以撇清。他們早在八月初就收到新西蘭政府的通知,要求對三鹿毒奶粉徹查。對如此人命關天的事件,他們居然不回應、不上報、不作為。事後又把全部責任推到奶農、三鹿和市級官員身上。這樣嚴重失職瀆職的政府官員,難道不應該被清查被撤職?

此外,中宣部的責任也是推卸不掉的。它要對統一輿論、封鎖網絡、阻撓三鹿毒奶粉事件對外披露、延誤患兒治療負責。中宣部14日曾下令,禁止大陸媒體擅自報道事件,要求一律以新華社報道為準,當局還封鎖網絡討論,將輿論矛頭指向奶農不法分子和三鹿,以撇清政府的責任,這和處理山西黑磚窯等事件如出一轍。

最後,胡溫也要為這個重大惡性事件負責。如果不是他們命令把北京奧運辦成“重中之重”,把一切影響中國國家形象的負面消息按下不發,三鹿毒奶粉和幾百個腎結石嬰兒的黑幕有可能會早一點兒披露給外界,死去的嬰兒可能會得到及時救治而不死,患病的嬰兒可能會因此而減少很多。

歸根結底,如果不是中共這個政權專制腐敗,這樣令人發指的事件怎麼會在一個健康、正常、開放的社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