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六十年太久,只争朝夕

各位听众,你们好。周四的《刘云会客室》又到了。上周,各位听众已经听到香港立法会议冯检基讲述在国庆典礼时,他获得中联办研究部主任曹二宝先生陪伴左右之后,今天再由他讲讲香港泛民主派早前各自提出「五区总辞」及「廿三名议员总辞」的方案,他会否认同?对于自己未经谘询,便被公民党提议代表一区提出辞职,图迫使香港特区行政首长曾荫权在今年底向公众交待的政制发展方案能更进取的做法,他的感受又如何?

2009.10.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共为建政六十年做大寿,极尽自我赞颂之能事。中央办公厅“以党代国”,下达“国庆六十周年口号”,自己谄媚自己,自己拥护自己,自己夸自己“伟大、光荣、准确”,真是古今奇观。

毛泽东诗词中有一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意思是要打破常规,摈弃循序渐进,要多快好省、大干快上,使中国革命乃至世界革命立竿见影。然而只争朝夕这个“争”字,在汉语里也有另外一个意思。比如唐代诗人杜荀鹤的《目遗》这首诗有这样的句子:“百年身后一丘土,贫富高低争几多?”在这里,争几多就是“差几多”的意思。

又比如,宋代诗人杨万里的《舟中夜坐》这首诗,也写道:“与月隔一簟,去天争半蓬。”在这里,“争半蓬”即是“差半蓬”。直到今日,广东话和陕西方言里这个“争”字都是这样用的。所以,这篇评论的题目《六十年太久,只争朝夕》,这个“争”字,也是这个意思。

中共这个一党专政政权的消亡,是否“只争朝夕”,还不好断言,但恐怕它不会再有下一个六十年了。以极权体制在世界文明潮流中已成孤家寡人,加上国内民怨沸腾,边疆骚乱此起彼伏,中共也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近期中共四中全会的焦点就是要抓紧在新时代下“党的建设”。然而不管怎样,中共奉行一党独裁的决心和意志没有一丝一毫的松动。

早在今年二月,中共中央就制定《2009-2020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后备干部队伍建设规划》,在“国庆六十周年”前夕开始推行,据报道,该规划要选拔一千名省级干部,六千多名地厅级干部,四万多名县处级干部。由此看来,中共是铁了心打算万世执政,更对权力的香火永继自信满满,并大张旗鼓地为后十八大打造第六代“接班人”了。

中共核心权力的传承,历来离不开刀光剑影,建政之前就是如此,每次核心换届都要恶斗一番,后一任非要让前任身败名裂不可,试看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和在争权斗争中失败的张国焘,哪个有好下场?建政之后,权力斗争更要人头落地,刘少奇、林彪都死于非命。到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又回归到建政前的老模式,人头保全了,却无好果子吃,就像晚清慈禧太后把光绪皇帝关进瀛台,幽囚至死。

到了江泽民、胡锦涛两朝,这个恶性循环似乎已经终结,但却堕入另一个循环,就是去优存劣的逆向淘汰。如果说江泽民上台是因爲六四大动荡,还有点“临危授命”的意思,胡锦涛则完全是这个逆向淘汰机制精心筛选出来的庸人,连同他倚重的团派,也是庸才充斥。共青团系统多年来按中共这台母机流水线,源源不断生産出标准化的产品,所谓又红又专,唯红为重,至于“专”,团派绝大多数是政工干部,他们的又红又专,“专”的就是政治工作。

连胡锦涛自己,原来是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毕业的,却被党委留校做政工干部。他原是清华团委文娱委员,能歌善舞,打得一手漂亮的乒乓球。一九六五年《人民日报》组织座谈革命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胡锦涛就代表清华学生发言,这段文字保留至今,在网上被转贴无数,从中足以看出共青团的精英是什么水平。更何况,其后严酷的政治生态和狂暴的革命运动,竟连胡锦涛的文艺细胞都烤乾蒸发,使其蜕变爲今日乾瘪无味的样子。

依照这个逆向淘汰模式,现在正推行的《2009-2020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后备干部队伍建设规划》,筛选出来的第六代接班人是什么素质,可想而知。以一代不如一代的这个干部流水线运转下去,中共真能香火传承到2020年吗?就算勉强支撑到那个时候,再走下去又该怎么办?还是回到那句话——六十年太久,只争朝夕。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