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恐懼者制造恐懼--談習近平當局嚴打反動知識分子


2013-10-16
Share

目前,一股恐懼和制造恐懼的暗流正在中國湧動。暗流源於習近平8月19日在宣傳工作會議上的一番講話。他在會上稱,“有一小撮反動知識分子,利用互聯網,對黨的領導、社會主義制度、國家政權造謠、攻擊、誣蔑,一定要嚴肅打擊”。這話令人錯訛不已。

許多人,包括筆者認識的一些知識分子,不相信這是習近平說的。理由是,這個提法太過時,像文革口號;太不科學,有反動知識分子,是否還有反動工人、反動農民?他們的結論是,這是謠言;由於它源於德國之聲,因此這是德國制造的謠言。然而,一些有來頭的大陸知識分子,已經親眼看到了相關文件。

相關文件證明,這些令人聯想起文革的字眼,確系習近平所言。這裡要問的是,在習近平的字典裡,什麼叫反動?什麼叫反動知識分子?他口中的反動知識分子是誰?他為什麼要嚴打這些人?

反動這個詞,在官方字典中,歷來無理可講。你說的和做的同官方不一樣,就叫反動。不過,官方早就不輕易使用這個詞了。如今這個詞引發轟動,要拜習近平所賜。他上任不過八、九個月,就從文革的故紙堆中請出了文革時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最常使用的詞。當然,這個詞在習的字典裡是有特定意義的。凡是批評他的,批評中國社會主義的,批評中共一黨專制的,就是造謠、攻擊、誣蔑,就是反動,就該被嚴打。

那麼,誰是反動知識分子?互聯網上廣泛流傳著一份名單,被稱為47個大V,指的是在互聯網最有影響力的47個人。據說這個名單已經得到證實,包括秦火火、薛蠻子、何兵、李開復、李偉東、雷頤、五岳散人、李承鵬、老榕、任志強、潘石屹、陳志武、茅於軾、肉唐僧、袁騰飛、陳有西、張鳴、榮劍、吳祚來、賀衛方、羅昌平等人。

除此之外,被收監的新公民運動主持人和律師許志永、被停職的憲政教授張雪忠、面臨解聘的北大教授夏業良、被拘押的儒商王功權,是不是也在這個名單上,就不得而知了。我們知道的是,當局似有意在不同的知識分子群體中樹立嚴打的典型,而當局也的確在做了。李偉東自9月15日起就在微博上失蹤了,榮劍屢次被禁言,賀衛方被官媒恐嚇等等。種種跡像顯示,習已經對那些唱反調的知識分子和企業家大開殺戒了。

習近平為何同他們過不去呢?據習近平自己的解釋,“一個政權的瓦解往往是從思想領域開始的,……思想防線一旦被攻破了,其他防線很難守住。”這段話一方面反映了習近平重拾毛澤東牙慧,嚴打反動知識分子的原委;另一方面反映了習內心的真實恐懼。事實上,習近平自登基以來,擔心政權瓦解,擔心紅色江山在他手中喪失的恐懼,就從未離開過他。習的這種恐懼感反映在他去年12月的新南巡講話中,反映在他今年1月中旬的內部講話中,反映在他主導的9號文件中,也反映在他的“8.19”講話中。

孫立平在他的極權主義雜談中,有一節專談“恐懼的生產與再生產。”他說,制造恐懼,是極權主義統治的一個重要因素,也是一種統治手段。應當補充的是,在很多情況下,統治者之所以制造恐懼,是因為他們內心有比被恐懼者更深層的恐懼。

恐懼者制造恐懼,這就是中國的現狀。

習近平當局擔心喪失政權的恐懼,在政治、思想、輿論等各個領域,幾乎無所不在。他們擔心多黨制取代一黨專制;擔心普世價值取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擔心公民社會成為對抗中共的政治力量;擔心自由主義改變中國的基本經濟制度;擔心新聞自由挑戰黨對媒體的壟斷;擔心歷史虛無主義否定中共執政的合法性等等。正是這些無所不在的恐懼,導致當局用制造恐懼的手段治國。

問題是,當局的恐懼治國管不管用呢?它的確嚇倒了一些人,但嚇不倒所有的人。“教父”級企業家柳傳志便聲稱,在現在的政治環境下只能“在商言商”,不講政治了。而任志強批評柳傳志說,與其逃避不如面對。王瑛說,“我不相信中國企業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她還說:“有人問,抓王功權可以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嗎?我說,夠嗆。怕的,早就怕了;不怕的,更不怕了。只是,要走的,走得更快了。不要搞得只剩貪官和暴民,那樣的中國夢就只剩下惡夢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