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中國崛起是德式崛起?

關於中國崛起,一直困擾著美國學界和決策界的問題是,中國能夠在現有的國際框架下和平發展嗎?中國會威脅到其他超級大國的利益嗎?中國會變成19世紀末期的德國或20世紀30年代的日本嗎?四年前,美國《時代周刊》在2007年1月22日出版的刊物中,引用了不少著名學者和政府官員的觀點,最後以謹慎樂觀的調子肯定了中國的和平崛起。然而這種樂觀的調子在今天的西方社會,幾乎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普遍的深層的憂慮。

2010-12-08
Share

一些有識之士是這樣表達他們的憂慮的:《華盛頓郵報》11月12日刊登了一篇題為“中國崛起為19世紀末的德式崛起”的文章。作者 查理斯.柯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認為,中國在釣魚島、南海問題上的強硬姿態表明,現代中國就是19世紀末的德國;它正在崛起和擴張,尋求自己的世界地位。

斯坦福大學研究員薛理泰在《領導者》2010年10月號刊登的“美中關系或面臨拐點”一文中指出,美中關系今年以來趨於緊張,呈現全面化、長期化的跡像,而兩國交惡的依據是國際政治中“老大”和“老二”之間關系的慣性邏輯,就像兩次世界大戰前英國和德國的關系一樣。

薛理泰還特意引用了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的一段警告。基辛格於今年9月在日內瓦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指出,如果中美兩國不能建立一種持續合作的模式,那麼未來這兩國就有可能像一百年前崛起的德國和英國一樣,最終走向對抗。基辛格還強調指出,中美兩國的DNA中都有對抗因子,讓兩國關系陷入不斷對抗,除非兩國領導層有能力扭轉這一趨勢。

不幸的是,中美兩國的對抗DNA,在今年一系列的爭端中,使兩國在對抗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從中國在對台軍售、會見達賴、天安艦事件、釣魚島風波、南海爭端、黃海軍演和劉曉波獲諾貝爾獎等一系列問題上的強硬和霸道的表現,說中國在德式崛起的路上越滑越遠,似乎並不過分。

中國今天的崛起和一戰和二戰前的德國崛起相比,的確有幾分神似。20世紀初,德國以國家的名義,全力發展經濟,在世界強國中躍居“老二”,國力直逼英國。二次大戰前,希特勒迅猛崛起;他挾持民意,對外擴張,對英法兩國操縱的世界秩序提出了強勁挑戰。

今日的中國在經濟上也躍居世界第二,軍力快速增長,綜合國力直逼美國。像當年的德國一樣,中國也在鼓動極端民族主義情緒,制造民意,搞大規模擴張。其擴張的足跡,遍布世界各地具有戰略意義的港口、物流中心、能源、銀行、礦山等。而中國軍方強硬派則公開提出,中國必須謀求“軍事崛起”,以便在新世紀躍居世界頭號強國。

這一切不僅對美國的“老大”地位形成直接挑戰,對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也形成直接威脅。面對中國的咄咄逼人,美國自然要從大戰略著眼,予以反制。對一戰和二戰至今仍然保留鮮明記憶的歐洲各國,也不會聽之任之。事實上,西方與中國對抗的統一戰線已經隱然成型。在劉曉波獲諾獎的問題上,整個西方社會對中國蠻橫無理的外交威脅集體說“不”,就印證了其捍衛普世價值的統一戰線的存在。

當然,說中國的崛起就是德式崛起,還需要更多的佐證。不過無需證明的是,中共第一把手胡錦濤絕不是希特勒。他倒更像是 漢娜•阿倫特(Hannaha Arendt) 筆下的那個平庸的艾希曼,只不過是最高級別的艾希曼。換言之,胡錦濤也是中共這架無所不能的政治機器上的一顆螺絲釘,他絕沒有希特勒那樣的駕馭政治機器的能力,但是這並不妨礙中共像一戰二戰前德國那樣的崛起。

這要歸功於中共的統治團隊,其中既有中國的戈培爾,也有中國的希姆萊。中共宣傳部長李長春就是一位被稱之為中國的戈培爾的中共大佬。最近“維基泄密”網站披露的來自美國外交部的消息,證明前一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谷歌被駭客襲擊一案,就是由李長春直接指揮的。而中紀委也時常被網友們批評成中國的希姆萊。

總之,倘若中國的崛起被更多的事實證明是德式崛起,那麼鑒於世界大戰西方對德國綏靖政策的歷史教訓,今天在中國的法西斯羽毛尚未豐滿之際,便先發制人,無疑是明智之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