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中国崛起是德式崛起?

关于中国崛起,一直困扰著美国学界和决策界的问题是,中国能够在现有的国际框架下和平发展吗?中国会威胁到其他超级大国的利益吗?中国会变成19世纪末期的德国或20世纪30年代的日本吗?四年前,美国《时代周刊》在2007年1月22日出版的刊物中,引用了不少著名学者和政府官员的观点,最后以谨慎乐观的调子肯定了中国的和平崛起。然而这种乐观的调子在今天的西方社会,几乎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普遍的深层的忧虑。

2010.12.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一些有识之士是这样表达他们的忧虑的:《华盛顿邮报》11月12日刊登了一篇题为“中国崛起为19世纪末的德式崛起”的文章。作者 查理斯.柯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认为,中国在钓鱼岛、南海问题上的强硬姿态表明,现代中国就是19世纪末的德国;它正在崛起和扩张,寻求自己的世界地位。

斯坦福大学研究员薛理泰在《领导者》2010年10月号刊登的“美中关系或面临拐点”一文中指出,美中关系今年以来趋于紧张,呈现全面化、长期化的迹像,而两国交恶的依据是国际政治中“老大”和“老二”之间关系的惯性逻辑,就像两次世界大战前英国和德国的关系一样。

薛理泰还特意引用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一段警告。基辛格于今年9月在日内瓦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指出,如果中美两国不能建立一种持续合作的模式,那么未来这两国就有可能像一百年前崛起的德国和英国一样,最终走向对抗。基辛格还强调指出,中美两国的DNA中都有对抗因子,让两国关系陷入不断对抗,除非两国领导层有能力扭转这一趋势。

不幸的是,中美两国的对抗DNA,在今年一系列的争端中,使两国在对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从中国在对台军售、会见达赖、天安舰事件、钓鱼岛风波、南海争端、黄海军演和刘晓波获诺贝尔奖等一系列问题上的强硬和霸道的表现,说中国在德式崛起的路上越滑越远,似乎并不过分。

中国今天的崛起和一战和二战前的德国崛起相比,的确有几分神似。20世纪初,德国以国家的名义,全力发展经济,在世界强国中跃居“老二”,国力直逼英国。二次大战前,希特勒迅猛崛起;他挟持民意,对外扩张,对英法两国操纵的世界秩序提出了强劲挑战。

今日的中国在经济上也跃居世界第二,军力快速增长,综合国力直逼美国。像当年的德国一样,中国也在鼓动极端民族主义情绪,制造民意,搞大规模扩张。其扩张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具有战略意义的港口、物流中心、能源、银行、矿山等。而中国军方强硬派则公开提出,中国必须谋求“军事崛起”,以便在新世纪跃居世界头号强国。

这一切不仅对美国的“老大”地位形成直接挑战,对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也形成直接威胁。面对中国的咄咄逼人,美国自然要从大战略著眼,予以反制。对一战和二战至今仍然保留鲜明记忆的欧洲各国,也不会听之任之。事实上,西方与中国对抗的统一战线已经隐然成型。在刘晓波获诺奖的问题上,整个西方社会对中国蛮横无理的外交威胁集体说“不”,就印证了其捍卫普世价值的统一战线的存在。

当然,说中国的崛起就是德式崛起,还需要更多的佐证。不过无需证明的是,中共第一把手胡锦涛绝不是希特勒。他倒更像是 汉娜•阿伦特(Hannaha Arendt) 笔下的那个平庸的艾希曼,只不过是最高级别的艾希曼。换言之,胡锦涛也是中共这架无所不能的政治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他绝没有希特勒那样的驾驭政治机器的能力,但是这并不妨碍中共像一战二战前德国那样的崛起。

这要归功于中共的统治团队,其中既有中国的戈培尔,也有中国的希姆莱。中共宣传部长李长春就是一位被称之为中国的戈培尔的中共大佬。最近“维基泄密”网站披露的来自美国外交部的消息,证明前一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谷歌被骇客袭击一案,就是由李长春直接指挥的。而中纪委也时常被网友们批评成中国的希姆莱。

总之,倘若中国的崛起被更多的事实证明是德式崛起,那么鉴于世界大战西方对德国绥靖政策的历史教训,今天在中国的法西斯羽毛尚未丰满之际,便先发制人,无疑是明智之举。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