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不管枪,不禁枪,美国人民还要付出多少生命的代价?

12月15日清晨,看到报上头条消息,康州Newtown一家小学20余名小学生和老师在枪手的猛烈射击下送命,我的第一反应既愤怒又悲哀:“为什么不管枪不禁枪?美国人民还要付出多少生命的代价?”我相信,当人们看到报上披露的死难者大多是6岁到7岁的孩子,有的甚至身中11枪时,一定和我一样,愤怒而又悲哀。

2012.12.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很悲哀。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立刻流下痛心的眼泪。12月16日晚,奥巴马专程去康州Newtown参加死难者的祭奠活动并讲话。据白宫透露,这个讲话稿子是奥巴马自己起草的。奥巴马说,星期五是他任美国总统以来最难过的一天,而此行是他任内第四次参加滥射惨案追悼会。他问在座的悲痛欲绝的父母亲们,也问自己:“我们是否做了足够的努力让孩子们安全?显然,我们做得不够”。

是的,美国政客们在管制枪支的问题上,做得太不够了。执政的民主党不积极推动枪支管制立法,在野的共和党赞成合法拥枪权而反对任何行动。两党对管制枪支的相互扯皮难道不该为这些孩子的无辜死去负责吗?难道人民的安全不应当成为政客竞选乃至执政的第一议题吗?美国人民已经付出了太多的生命代价。华盛顿两党应当立即采取行动,不能再让这样的人间惨剧发生了。

大家都知道,管制枪支问题在美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不仅涉及到美国的枪支文化,更涉及到美国宪法规定的民众拥枪的合法权利,而这两点造就了美国最强有大的院外游说集团全国步枪协会(NRA),任何一个政客在竞选时都不得不考虑这个具有430万会员的协会所代表的选民利益。但是,正如奥巴马所说,所有这些复杂的原因都不能作为政府不作为的借口。

一个2.5亿人口的国家,2亿多支枪到处泛滥。死于枪击的美国人,竟是其他发达国家的20倍!滥射事件不仅屡屡发生在学校,也发生在工作场所、医院、商店、大街、警察局。如此下去,美国何处有安全?何人有安全?纽约市长彭博谴责这些滥射事件说,这真是荒谬至极,美国人用枪自己杀自己!

华盛顿有一位政客建议,要对付滥射,保护学生,学校校长和老师都应当持枪。最荒诞、最本末倒置的观点莫过于此。如果人人持枪,以暴易暴,用枪用暴力解决冲突,美国不就成了一个大屠场(killing field)了吗?难怪有民众不无讽刺地说,政客们也应当拿著枪去国会山议政。

康州小学屠杀事件的发生,再次激发美国民众要求管枪的汹涌民意。到目前为止,已有10万余名民众签名要求政府立法严格管枪,杜绝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但ABC的17日的民意调查显示,44%的民众赞成制订更严格的控枪法规,而32%的民众反对。这样的比例显示,要在美国通过任何有意义的枪支管制法律,都不是一件易事。

事实上,是否应当管制枪支,历来是美国最敏感的政治话题。美国宪法中第二条修正案“人民有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是枪支管制立法难以通过的主要原因。对此,我刚刚看过的电影《林肯》或许能提供某种启示。150年前,在南北战争的硝烟中,美国总统林肯为了废除美国宪法中虚伪的“人人生而平等”却把黑奴排除在外的条款,在本党的激进共和党人和保守的民主党人特别是南方蓄奴庄园主的抗拒下,进行了艰难的游说,最后以两票之差赢得了废除奴隶制的第十三条宪法修正案的胜利。

如果当年的林肯及其后来的总统们均墨守美国宪法之成规,美国黑人可能至今仍然生活在奴隶制的地狱中。同样,200多年前麦迪逊提出的关于持枪权利法案的历史条件,如民兵面对专制的殖民政府,已经发生了变化,那么该法案是否仍然适用今天?这个问题应当开展全民大讨论。

奥巴马在追悼仪式上表示,“我们不能让这样的惨案继续没完没了的发生。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奥巴马将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这些行动管不管用,值得观察。但可以肯定,如果奥巴马不能采取任何有意义的行动制止枪支滥用,这样的人间惨剧还会不断发生。(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