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2008年是中國母親最悲哀年

2008年對許多中國母親來說,是最悲哀的一年。5月12日,一場特大地震降臨在四川汶川地區,奪去了近兩萬個正在學校上課的孩子的生命,留下了近兩萬個悲痛欲絕、肝腸寸斷的母親。9月中旬,被迫披露的毒奶粉事件,感染了30萬名嬰幼兒,制造了30萬個悲傷、無助和焦慮的母親。

2008-12-23
Share
Mother_Mianzhu305.jpg
四川綿竹一所在地震中倒塌的小學校舍的廢墟,一位手持女兒的遺像的母親。(法新社圖片)
AFP


這兩個團體被稱作“汶川母親”和毒奶粉患兒母親。就像“天安門母親”包括那些在六四屠殺中痛失孩子的父親一樣,“汶川母親”和毒奶粉患兒母親也包括那些悲傷的父親。可憐天下父母親!他們的孩子因為天災更因為人禍過早地離開這個世界,而他們還要活下去,還要跟政府討個說法,為那些死去的子女和患病的孩子討一個公道。

可是他們能討到說法,能討到公道嗎?對汶川母親,中國政府給了10萬元的經濟補償,放寬了計劃生育的指標。如果有人認為政府這樣做很仁至義盡了,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這10萬元是封口費!拿了錢的父母要保持沉默,保証不再找政府的麻煩。而汶川母親差不多都拿了這筆錢,雖然他們知道,10萬塊錢換不回他們的活蹦亂跳的孩子,但他們能怎麼辦呢?

讓汶川母親最難過的是,他們的孩子本來可以不死。如果不是建造校舍的鋼筋過細,混凝土過碎,這些孩子非常有可能像劉漢希望小學裡的孩子一樣,像香港慈善團體在震中建造的學校裡的孩子一樣,在山崩地裂之中,仍能逃離死亡。如果他們孩子的學校也像旁邊的政府建築物一樣結實堅固,這些孩子就不會在一瞬間被埋葬在豆腐渣一樣的廢墟之中。

汶川母親最想不通、最難以忍受的是,對這些顯而易見的事實和責任歸屬,承諾要查出真相的政府,直到現在也沒有給出真相。政府不僅不追究真相,還不準父母去追究。誰要堅持追查政府的責任,誰就可能被監視,被威脅,甚至被關押。而政府官員在正式報告中,把凡是校舍承包商,當地政府,教育部門,中央政府應當承擔的責任,都推給了特大天災。

三鹿毒奶粉事件則是一個百分之百的人禍問題,政府沒有天災可以推諉。他們的責任想否認也否認不了。奶制品企業、國家質檢局、衛生部、中宣部、胡溫乃至整個體制的都有無法推卸的責任。由於沒有天災可以做擋箭牌,國家質檢局局長下了台,溫家寶在北京兒童醫院向母親們說了對不起,在出席聯合國大會時向海外媒體和華人道了歉。

Baby_milk305.jpg
2008年9月21日,安徽合肥一家醫院内一位陪伴因食用三聚氰胺奶粉患結石的孩子住院治療的母親。(法新社圖片)
AFP


質檢局長下台和溫家寶道歉,能不能緩和患兒母親的悲哀,平息民眾的憤怒呢?中國官方急於走出毒奶粉引發的政治信任危機,他們採取的動作或許有一些作用,但卻無法杜絕類似事件再次發生。最近,一些維權律師試圖替患兒母親打官司,但遭到當局幹預和警告,一些受害者家長更遭監控。這說明就連裝模作樣保護民眾的最後一道防線--司法,都不屑於再裝模作樣了。

“汶川母親”和毒奶粉患兒母親都是普通民眾,她們死去的孩子和患病的孩子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有錢人和有權人既不會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豆腐渣學校上學,也不會食用三鹿奶粉那樣的廉價貨。這個保護權貴的政治制度怎麼會保護普通百姓呢?普通中國母親的悲哀又怎能化解呢?

在2008年,悲哀的中國母親還有那些已經悲哀了十九年的天安門母親,還有兒子被處死、自己被關入精神病院的楊佳的母親。對於他們的命運,任何一位做母親的,任何一位做家長的,怎能不感同身受?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