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習近平執政的資產與負債(內政篇)


2014-12-24
Share
Nanjing1213-Xi-Jinping-Memorial620.jpg 2014年12月13日,習近平參加“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國家公祭活動。(AFP PHOTO / JOHANNES EISELE)

習近平執政已經兩年了。這兩年來,無論是在內政還是在外交,習近平的舉措均引發舉世關注。檢查習近平執政的得分與失分,對中國未來的政治發展走向,應屬十分必要。

--反腐的得與失
習近平和王岐山自十八大以來,加大反腐力度,引發全國一片叫好聲,習王因此而收獲了不少民意和民心。2014年,習王更是加快了反腐節奏。不過,習王反腐的節奏越快,力度越大,老百姓的要求也就越高。他們普遍認為,更大的老虎、老老虎,紅二代老虎及其子女,習王根本不敢碰。而選擇性反腐正是知識界對習王反腐的批評,這也是他們不相信習王能夠建立起“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制”的根本原因。

然而選擇性反腐本來就是習王反腐的應有之義,因此筆者並不把它看作是習王的“負債”。習王反腐的真正“負債”是整個官僚系統的普遍不作為。根據環球網,紀委於11月通報了一些官員的不作為現像,如上班聊天、看電視、打游戲、淘寶購物、讀黃書等,這些官員對要擔責的事兒,能不做就不做,沒油水的能推就推。這種不作為現像,無論在中央還是在基層,都非常普遍。

顯然,習近平在反腐上收獲了民意,卻喪失了“官心”。習王當然注意到,整個官僚系統普遍存在消極怠工現像,但是他們忙於處理“亂作為”干部,顧不上處理“不作為”官員。王岐山說,“不作為要比亂作為好”,就說明了他對普遍不作為現像相當無奈。

盡管存在著官員普遍不作為現像,習王一定認為,他們在反腐上得大於失。但是如果這一現像進一步發展下去,就有可能導致習王施政陷於癱瘓,這應是習王反腐的最大後遺症。

--高壓維穩的得與失
在過去的兩年中,習近平借助政治高壓維持社會穩定。顯而易見,習近平首先控制了輿論,並引導著輿論。比如,習近平在去年的“8.19”講話中,要求全黨把輿論當作陣地,要敢於亮劍。官媒隨後掀起了一陣輿論鬥爭風。今年習在“2.17”講話中,談馬克思主義的階級立場和階級分析,於是官媒又掀起一陣鼓吹階級鬥爭和專政之風。

其次,習近平還通過官方的造神運動,提高了自己的聲望。在這兩年裡,官媒充斥著對習近平的阿諛、奉承和吹捧的聲音,這很像毛澤東時代的“造神運動”。再有,批評習近平和共產黨的聲音明顯較少,這是因為習近平把那些批評共產黨的學者、律師、記者和其他異見人士關進了大牢。

高壓維穩,緊縮輿論的最大代價是,習近平在知識界和思想界大失人心。他們對當局的思想控制和輿論控制非常反感,對習近平以言治罪極端不滿。而習近平在文藝座談會上,效法毛澤東,樹周小平為典型,被網民和年輕人看作是反智行為,因而在網民和年輕人中,也大失人心。

--集權的得與失
習近平上台後,迅速把大權攬到自己手中,他現在已有11個第一把手的桂冠。他的集權能力和強勢地位,令中國學者和外國觀察家瞠目結舌。他也為自己贏得了政治強人的稱謂。

這位政治強人通過集權能獲得的最大好處是:第一,抗擊腐敗力量,建立和鞏固習派勢力,習近平的整黨整軍的強勢動作顯示,他正在黨內、軍內甚至國務院內部署忠於他的政治勢力。第二,他的最終目標是,造就一個萬年執政黨,這和他的“剪不斷、理還亂”的紅二代“江山意識”密切相關。第三,實現他的復興夢和中國夢,在國際上和美國平起平坐。

而習近平集權的最大失分是:動作過猛,動靜過大,故引發了來自各方面的深度懷疑。習的強勢、野心及這兩年的表現,令大多數觀察家不看好習近平集權之後的執政走向。人們紛紛猜測習是否會走紅色帝國之路或極權之路。習近平可以把猜測和懷疑他的中國知識分子關進大牢,卻無法把懷疑他的海外聲音也關進大牢。而國際上對習近平的警惕之聲,也越來越清晰響亮。這應當就是習近平快速集權的最大副產品。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