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延海評論:國保篡權,中國走偏了

在與世界接軌的口號下,在世紀之交的時候,中國簽署和批准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簽署聯合國公民和政治權利公約,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釋放了多名重要的政治犯,給世人一種清新和開放的姿態。特別是中共允許資本家入黨,顯示出中共要走出階級鬥爭意識形態的趨向。人們一度提出“胡溫新政”,對新一代中共領導人予以厚望。

2010-12-27
Share

但是,事與願違,進入新世紀的中共當局卻在走回頭路。人們看到意識形態的極左傾向和秘密警察橫行,眾多維權人士被判刑、被關黑監獄、送精神病院或被勞動教養。在一個經濟和社會活潑的中國,人們看到重建共產主義鐵幕或萬裡長城的努力。

中國出現了啥問題?首先,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先生思想保守,網上流傳的“胡錦濤關於學習古巴和朝鮮,防止中國自由化民主化的講話”,認為“管理意識形態,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鮮。朝鮮經濟雖然遇到暫時困難,但政治上是一貫正確的。”其次,中共統治遭遇挑戰,一是2003年薩斯事件後國內公民維權運動興起,二是2004-2005年發生在中亞國家的幾場顏色革命,為中共統治敲響警鐘。第三,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會面對治安壓力。

在上述形勢下,以“中共中央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名義,授予中共中央政法委統領黨政系統的特權。政法委再次重用和改編了原公安部政治保護局,成立國內安全保護局(所謂“國保”),垂直領導全國各級國內安全保護工作。國保系統直屬中共中央政法委領導。

國保的任務是“保衛社會主義制度、人民民主專政政權和黨的領導,”其前身是國家政治保衛局(中共建政前,以殘酷的肅反和內部清理而令人不寒而栗)和公安部政治保衛局(中共建政後,對歷屆政治運動負責)。上世紀80年代,中共強調經濟建設為主,反對搞政治運動,對外開放,公安部政治保衛局主力人馬合並到新成立的國家安全部,而公安部政保部門成為一個不活躍的“闌尾”。

上世紀90年代後期,香港回歸、法輪功等事件,中共再次動用公安部政治保衛系統,到本世紀初,政保改編為“國保”,用於對付廣泛的維權運動和公民社會發展。

如果說中共中央宣傳部是中共意識形態的守護者,國保警察就是中共政權的暴力守護者。國寶警察主要在公安系統秘密培訓,有很強自我封閉性,成員思想高度統一和忠誠,其任務主要是保衛中共統治地位,而不需要依據中國的法律。國保警察經常開口就談“潛規則”,對自己不需要依照常規法律辦事、以及可以直通中央(政法委)而感到驕傲。

國保工作對像針對社會名人、異議人士、民間組織、維權人士、宗教和民族團體等。國保支隊在行動中常采取突擊、秘密的方式,不遵循法律程序,比如:不出示證件、恐嚇辱罵、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毆打等。

在一個法制和人權意識覺醒的時代,國保警察在維穩名義下的粗暴行動,近期著名的有陳光誠案、高智晟律師案、胡嘉案、劉曉波案,激起廣泛的社會反抗和批評。然而奇怪的是,極權制度越不穩定,就越是強調穩定工作。近年來,各地國保警察迅速擴編、擴權,徹底打亂中國正常的社會政治和經濟生活。據悉,國家維穩經費已經接近國防開支。

劉曉波獲得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中國全國範圍限制維權人士自由,限制公民出國,已經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和緊張。其實問題就是,在社會發展和需要轉型的時代,中共為保護自己的私利和統治,改編和重新啟用國保警察,不依法辦事,打亂了正常的政治經濟發展秩序,客觀上把中國帶到一個不確定和不安全的狀態。中國面臨國保警察的挑戰!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