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中国人精神卫生进入危险期

流亡欧洲的王万星先生,曾经因为要求平反六四,而被当作精神病人关押十三年。春节前,王万星代表欧洲中国精神卫生观察组呼吁中国当局以人道精神,允许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押的维权人士回家过年。

2011.02.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近年来,中国各地政府在维护社会稳定名下,广泛滥用精神病学来迫害维权人士,包括迫害来自各地的访民。但是,在维护社会稳定名下,中国政府不仅把维权人士送进精神病院,也把精神疾病患者或疑似患者当作政治上动态管控的对像,安排派出所、社区街道和社区卫生机构对精神疾病患者或疑似患者进行定期访问和管控,威胁中国精神卫生工作和精神疾病患者的权利。

联合国于1948 年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第1 条规定:“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1991 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保护精神病患者和改善精神保健的原则》。1993 年,世界人权大会维也纳会议重新强调,精神残疾和身体残疾患者受国际人权法的保护,各国政府必须制定国内立法实现这些权利。

然而,在维护社会稳定的名义下,中国政府却在肆意侵害精神疾病患者的人权。根据中国公安部全国性部署,2010年3月,浙江省制定《浙江省公安机关重点人员动态管控工作规范》,针对七类重点人员采取全国动态管控措施,包括所谓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同月,浙江省公安厅和卫生厅出台《浙江省预防处置精神病人肇事肇祸行为实施意见》,具体规定基层政府和企事业单位把精神疾病患者当作危险分子进行全面管控的办法,包括针对出现暴力行动的患者,也包括没有任何外显症状的“患者”;后者为滥用精神病学迫害人权打开方便之门。

中国公安部门的上述政策带来下列严重后果:第一、出现心理问题或精神卫生问题的人们不再信任卫生机构,担心自己的身份信息和个人病例信息报告给公安部门,而不再敢于寻求精神卫生服务。第二、而去精神卫生机构寻求服务的人们,个人身份信息和案例信息可能真的被输入公安部门全国联网的信息库,而遭受如同中国文革期间“坐家牢”的待遇。第三、精神疾病诊断缺乏客观的指标,主要在于专业医师或心理学家们卓越的能力,但当公安部门以政治名义统帅精神疾病管理工作,对精神疾病患者的迫害以及以精神疾病名义迫害维权人士的情况就会更加严重。

在医学科学上,精神疾病的概念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根据卫生部文件,中国目前精神疾病患者约有1600万人,还有约600万癫痫患者。神经精神疾病在我国疾病总负担中排名首位,约占疾病总负担的20%。此外,受到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困扰的17岁以下儿童和青少年约3000万,妇女、老年人、受灾群体等人群特有的各类精神和行为问题,也都不容忽视。把精神疾病患者作为政治维稳对像,其给中国公安部门、社区街道、企事业单位和基层卫生部门的“维稳”负担就将远远超出卫生部门承担的疾病负担。

精神疾病患者看病,大多是主动的,至少家人是支持的;但当政府来监控精神疾病患者,病人是被动的,患者个人及其家人的抵触情绪也不少,政府就需要耗费更多资源来处理病人的事情。病人自己看病,家人希望保密,比较低调,而纳入社区维稳任务后,病人私人信息保密和社会歧视问题就会成为严重问题。上述事态,不仅无助于精神疾病康复,而是火上加油,不仅侵害人权,更侵害人们的精神健康。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