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延海評論:中國政府究竟有多少敵人?

北非和中東地區的民主革命,給中共當局極度的壓力和恐懼。二月中旬,當網絡上發出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呼吁後,中國警察在全國各地抓捕了數以百計的維權人士,包括律師、網絡活躍人士和各種維權人士。比較有名的有北京的滕彪律師、江天勇律師、廣州的唐靳陵律師、劉士輝律師、博客作家冉雲飛、作者野渡等。

2011-05-02
Share

進入四月份,北京警察進一步出手,抓捕了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及其多名助手,並威脅、傳喚和強制失蹤艾未未的支持者,包括艾未未授權委托的劉曉原律師。中國媒體把艾未未描繪為經濟犯罪嫌疑人、裸體淫穢之人、犯有重婚的人。但抓捕艾未未及其助手的行動,在世界範圍引起強烈震動,全球社會包括中國社會各界,紛紛表達抗議和營救艾未未。

北京警察在向自由藝術家出手的同時,也開始逼迫崇尚傳統價值觀念的基督教家庭教會。中國最大的家庭教會之一的北京守望教會,其室內禱告場所在政府干預下不能再用,於是宣布4月10日開始在戶外禱告。自此,大量守望教會成員被軟禁在家,不得出門,而到達現場禱告的成員大多立即被警察帶走。北京多個教會和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聲援守望教會。

中國警察不僅針對具有意識形態色彩的藝術家和教會采取打壓措施,警察也對社會底層的民眾采取驅逐行動。4月中旬,深圳警方宣布,為迎接世界大學生暑期運動會,深圳市警方通過一百天的行動,把八萬名治安高危人員清理出深圳市,並且深圳市公安局將采取進一步的清理行動。這些所謂的治安高危人員包括:群眾舉報有現實危險者、涉嫌吸毒者、涉嫌賣淫失足婦女、肇事、肇禍的精神病人員等。

據悉,深圳市警方根據電子管理系統,對治安高危人員進行動態跟蹤和上門拜訪,迫使很多人不得不離開深圳,其中警方承認,警方幫助有危及他人安全傾向的精神病人返回原居住地、由其監護人監管,既可避免危害他人、又防止其成為被侵害對像,也是對這類弱勢群體的一種保護。

深圳市公安局使用的動態跟蹤治安高危人員的電子管理系統,就是所謂的公安大情報重點人員動態管控機制,目前針對七類公安重點人員(也就是所謂治安高危人員)實施動態管控,包括涉恐人員、涉穩人員、涉毒人員、在逃人員、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員、肇事肇禍精神病人和重點上訪人員等。

根據公安部和衛生部的數字,中國錄入動態管控機制的吸毒人員有100多萬,中國有1600萬重型精神病患者,考慮刑滿釋放人員有200-300萬人、重點上訪人員有上百萬人,中國公安機關重點人員動態管控機制目前輸入黑名單的人員至少有上千萬人。也就是說,中國政府把至少1000萬人看成潛在的政治或治安高危人員,也就是可能的威脅其社會穩定的人員,或者說需要打擊的“敵人”。

其中“涉恐人員”和“涉穩人員”主要是政治層面上被認為危險的人員,前者被認為主張使用暴力和針對平民進行攻擊,後者主要是一些通過和平途徑維護權利和對社會產生影響力的人們,包括律師、宗教徒、社會工作者、文藝人士、作家、網絡活躍人士和少數民族活躍人士。

2010年10月18日,中共發布《中共中央關於第十二個五年計劃的建議及說明》,要求“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提出“做好流動人口服務管理,加強特殊人群幫教管理和服務工作,加大社會管理薄弱環節整治力度。”

在這裡,中共中央把流動人口當成需要幫教的罪犯來管理,顯見其擔心的危險人員範圍要遠遠超過1000萬。中國流動人口在2億2千多萬。

今年2月20日,北京王府井麥當勞門前數千名圍觀茉莉花革命的青年人,他們或他們代表青年人們會最終也會被納入動態管控的黑名單嗎?

中共當局把如此之多的政治異己人士和社會邊緣弱勢群體當成自己的假想敵,采取動態監控、打擊和驅逐政策,後果是嚴重的。一方面,龐大的動態監控系統無法持久運作,一方面電子管理系統趨向於傻瓜化運作,難免出現很多冤假錯案。結果是,通過打擊異己和弱勢群體,中共正在迅速地制造敵人和政治反對派。把如此之多的“危險分子”納入監控和打擊範圍,顯示中共當局的決心和力量,但波蘭作者米奇尼克在奧斯陸慶賀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會議上卻表示,中共將毀滅於自己的強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