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中国《献血法》急需修改

这个周末,我的微博接到一封求助信。求助信表示:“单位组织献血,作为A(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我是肯定不敢参加的。请问您有没有什么办法,既能合理拒绝献血,又能不引起别人什么怀疑啊?谢谢!

2011-08-15
Share

这就是中国《献血法》典型的矛盾和弊端所在。一方面,《献血法》第二条规定:“国家实行无偿献血制度。”“国家提倡十八周岁至五十五周岁的健康公民自愿献血。”同时,《献血法》第六条规定:“国家机关、军队、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动员和组织本单位或者本居住区的适龄公民参加献血。”“对献血者,……有关单位可以给予适当补贴。”

《献血法》第二条和第六条是完全冲突的。一方面,国家实行无偿献血制度,一方面,却规定有关单位可以给献血者适当补贴。一方面,提倡自愿献血,一方面,通过各个单位或基层社区委员会的权力来组织献血工作,无形中给很多公民带来精神压力,也给血液安全带来隐患。

有些人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即便过去三个月有过不安全性行为,或者其它可能传播艾滋病病毒的情况,比如看牙科或小的手术,也可能想去献血,从而获得经济补贴。在北京,这个补贴金额在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比如有国有企业提供5000元经济补贴的。因为艾滋病病毒感染在感染后的前三个月为“窗口期”,目前的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无法发现,就会出现感染者去献血而无法检测出来的情况,从而导致艾滋病病毒的血液传播。

有些人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即便自己不想献血,也可能拿钱后,到民工市场找到替身去献血。尽管中国法律禁止卖血,但城市里依然有血头组织献血,就是挣得这笔钱。不排除这样的情况,接受艾滋病检测的是一个人,实际去献血的是另外一个人,从而给血液安全带来隐患。

也有单位行政人员,在本单位找不到人去献血,就到外面找民工来献血,给很少的钱,而自己挣很多的钱。这也给血液安全带来隐患。

而知道自己感染艾滋病,不想去献血,一方面害怕暴露自己感染者身份,一方面也可能为防止疾病传播,却面临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包括:如何和单位解释不献血的理由?如果单位强行要求自己去献血,怎么办?献血和入党联系起来,献血和毕业联系起来,献血和职务晋升联系起来,怎么办?

上述献血法第六条规定通过单位来组织献血工作并给献血者提供经济补贴带来的问题,已经引起中国立法人员的注意。在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安徽医科大学汪春兰教授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她已领衔提出关于修改献血法的议案。汪春兰代表建议:“取消普遍性的要求有关单位给予适当补贴的规定”。汪春兰建议将献血法上述规定修改为:“为抢救特殊病人,对稀有血型成分血献血者,由采血中心为献血者提供必要的交通和误餐补贴。”

世界卫生组织特别强调建设一支固定的、自愿无偿献血者队伍的重要性。笔者认为,中国需要取消《献血法》第六条通过单位和基层社区委员会来动员献血的规定,特别是通过经济补贴来鼓励献血的规定。中国需要发展民间公益团体来组织和动员献血,并建立一批固定、无偿自愿献血的志愿者网络,确保血液的充足供应和血液安全。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