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十八大前中共对艾滋病患者实施稳控

9月28日,中共宣布中共十八大将于11月8日在京召开。两天后,在北京工作生活的艾滋病患者田喜即被北京警察以查户口为由带走,当时正是中国传统的中秋之夜。在北京陪同田喜的父母到派出所寻找田喜,却见不到人。据悉,多名田喜家乡河南省新蔡县政府人员来到北京,处理中共十八大之前对田喜的稳控工作。

2012-10-01
Share

 

两年前,田喜受到当地政府陷害,被判刑一年。出狱后,田喜目前在京工作,除委托律师办理法律案件外,生活很低调,并不参与各项维权行动。但即使这样,十八大之前,北京政府不能接受田喜这样的艾滋病患者。

和成千上万的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和病毒性肝炎的受害人一样,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还是一名儿童的田喜在家乡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和肝炎。当时,医务人员并没有主动告知田喜及其家人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危险,尽管当时河南省已经在全省范围发现有偿献血人员中的艾滋病流行。

直到2004年,田喜在家乡一次艾滋病普查中被发现感染艾滋病。他随后来到北京读书。读书期间,他不断寻求当地医院和卫生部门对其输血染病予以赔偿,但法院不接受他递交的要求赔偿诉讼状。田喜成为在北京一边读书一边上访的艾滋病维权人士。

因为河南省出现大量因为有偿献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受害者,而当地法院对艾滋病患者递交诉状一律不立案,导致大量感染者每年在中国全国两会之前、重大国事活动前或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前,来北京上访,要求赔偿、医疗和生活救助。

近年来,特别是北京奥运会前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前夕,北京和河南省公安等部门联手,对因为献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上访人员和维权人士进行监控,限制他们外出,对来京人士不让住旅店,并以欺骗方式或强制方式把人带走。
笔者在北京期间,每逢这些时刻,警察都来提前警告,不得接触来自河南的艾滋病患者,不得参与他们的维权活动,并受到跟踪和监控。

为防止艾滋病患者来北京上访,河南省各级政府耗费大量人力和经济资源,把艾滋病患者给看起来。患者们被禁止外出,住所附近有大量人员监视。监控人员需要每天随时向其上级报告被监控的情况。

著名艾滋病维权人士李喜阁曾经被软禁在家里长达两年半的时间。政府每天派出多个班次多名警察在其家庭外看守,阻止李喜阁外出,而李喜阁要外出开会看病,必须得到批准。如果李喜阁逃出来,当地公安人员就会很快跟踪过去,随时将其带走回家。

今年8月27日,四百多名艾滋病患者来到河南省政府门前示威,要求赔偿、医疗和生活救助,特别是照顾儿童的津贴。随后,多名艾滋病维权人士受到警告,称监狱和劳教所已经腾空,随时可以把他们抓起来。

对艾滋病患者实施监控和管制,不仅侵犯人权,让原本在污血案中受害的病人再次受到伤害,而且是持续性的伤害,而且耗费政府大量资源,并导致社会更加动荡和不稳定。笔者建议,中国政府立即放弃这种对艾滋病受害者丧尽天良的稳控措施,保障艾滋病患者的公民权利,对上个世界九十年代污血案导致艾滋病流行情况进行调查,为艾滋病患者提供经济赔偿,落实艾滋病医疗和救助政策。

我期待田喜早日获得自由和得到赔偿!(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