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从视学报告窥香港教育沦丧之路

2023.12.26
【寰宇古今】从视学报告窥香港教育沦丧之路
粤语组制图

《国安法》通过后,香港教育界迅速赤化,以前被认为是良政善治的,现在被视为洪水猛兽,需要「刮骨疗毒」。教育在《国安法》中有关键作用,《国安法》目的是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当中防范先行,学校被委以防范国安风险重任。学校必须做好国安教育,这样才可减少将来制止和惩治的需要。

国安教育在香港的发展,这几年来有目共睹。本文尝试用一个特别的视角,即通过教育局历年视学报告,进行考察。

视学报告是教育质素保证重要的一环,教育局通过视学和发表视学报告,对一年以来中小学的教育工作作出总结,评论优劣得失。透过文件,可以知道教育当局对不同领域的要求以及相关达标情况。

中共特色视学年报分享会 赤裸推行国安教育

2023年的「视学周年报告主要视学结果分享会」已于11月举行。分享会很有中共特色,与我们所熟悉的旧香港教育截然不同。

首先,分享会有两个「课程发展重点」环节,一个是国安教育,另一个是STEAM教育,这充分反映了国安教育在今天香港中小学教育的战略意义。分享会要求所有学校在各个学科尤其是中国语文、文科和常识科中「自然连系国家安全教育学习元素」,即不准「hea」教、不准死记硬背,而要「藉情境、提问让学生易地而处」,「让学生明白有责任维护国家安全」以及认知「国家面临的危机/威胁/挑战」。

有趣的是,教育局在赤裸推行国安教育的同时,做了一点涂指抹粉的政治化妆。分享会程序表上那个「课程发展重点」环节,叫「国民教育(包括国家安全教育)」,仿佛括号内的只是小菜一碟,并非主角。

港教育官员活学活用习语录

另一个观察也许更令人心寒。以往政府官员无论如何官僚,那只是平庸而已,然而平庸之恶在这场分享会有明显新发展,当中出现了以下一幕:在问答环节,某官员说:「多谢你的提问,『民有所呼,我有所应』,请同事补充一下」。原来今时今日,教育局官员需要在工作中活学活用习近平语录,形式主义成为新香港的一项专业能力。

事实上,观乎去年即2022年的视学报告,一个截然不同的教育文化已骤然拉开序幕。教育局一反以往做法,报告行文用词非常不客气,对学校的种种做法进行批判,例如批评「只有部分学校就国民教育订立清晰的发展目标」,亦将教师教授公社科时讲授额外知识批评为「僭建课程以外的内容」,教师必须确保公社科「不变形走样」。报告亦开宗名义,首次表明将学校图书馆变成「屠书馆」的政策:「图书馆的馆藏偶有未能切合学生心智发展及培养正面价值观的读物,数量虽少,仍须杜绝」,「培养他们的正面价值观和积极的态度」。

换言之,视学报告一国独大,唯国安是从,一切管得很死很严,香港教育已遭割喉放血改造。

那么,以前的视学报告是怎样的?

香港教育今非昔比

2003年,香港虽然有沙士和七一游行,但那个时候社会仍然开放自由。重看当时的视学报告,其中一个重要观察是不乏「外国势力」的身影。例如2003年的报告指出,「学校与内地或外国机构建立联系亦日渐增加,藉此扩阔教师在学与教方面的视野。」2005年的报告在「学校经验分享」部分,有金文泰中学邓陈慧玲校长的分享,当中有以下文字:「我参考在外地接受培训的经验,包括在英国剑桥大学教育研究院、美国哈佛大学教育研究院管理课程中所学到的知识及其他资料,很有耐心地聆听各老师的意见……结果,经过多年的努力,金文泰中学终于近年踏出成功的改革道路。」这种不问「姓社姓资」的务实态度,今天读来,已仿如隔世。

九七之后,香港的学校已渐次推行国民教育,大前题是不干扰学生的正常学习,例如2012年的视告报告说:「学校大多会透过升旗礼、早会及周会分享、资料展览,以及安排学生到内地探访等,增加学生对历史文化及国家现况的认识,亦推行不同的环保活动和计划,推动环保教育。」换言之,今天教育局认为学校做得很不够的,同一个机构当年对同一件事认为表现满意。

不仅如此,2019年前的视学报告甚至很少提及「国民」和「国家」两词,笔者统计过,最少的是2015年,提及两词的只有以下一小段:「部分学校著意提升学生对国民身份认同,透过讲座及内地交流等活动,增强他们对国家的历史文化、民生经济和科技发展的认识和了解。」

这种对学校予以谅解的态度,至2021年即《国安法》推出后一年仍然如此。当年报告指出:「接受外评的学校普遍对外评感到满意。他们大多认同外评队伍能按校情聚焦检视学校的关注事项」;国民教育方面,报告说「学校普遍推动国民教育,包括《宪法》及《基本法》教育、国歌教育,以及筹备国家安全教育,但学校的全校层面统筹和策划职能尚未充分发挥,科组各自推行,欠缺整全规划。」换言之,语气仍然温和,指出不足仅属善意提醒。

这年之后,和风细雨戛然而止,急风暴雨掩面而来。之后,便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新香港。

甚么才是对香港和下一代有利的教育?持份者与教育局官员看法的鸿沟越来越大。当教育局官员也「马列」上身,他们应该记住:雁过必留声,为政治服务不代表过去的历史可以抹杀。后人可以通过阅读各种文献,包括视学报告,知道《国安法》通过前后教育局的言行出现巨大反差,从而明白到下一代人的艰辛。那些习近平上身的官员,已经造成香港教师和学生集体跳船,将来在香港教育遗址化方面,想必会有更大「成就」。

- 杨颖宇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