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甄評論】教協被迫解散 結社再無自由

2021-08-11
Share
【任甄評論】教協被迫解散 結社再無自由
粵語組製圖

最後更新: 10:05 AM EDT (2021年8月12日) 

教協公布進行解散程序,一個近五十年歷史、逾九萬會員的教師工會被政治打壓至此,訊息已十分清晰:極權眼下,公民社會只能是零。明年香港政府換屆,更重要的是中共舉行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政權對教協趕盡殺絕,既為了絕對的安全系數,也可以向黨內政敵宣示成績。

七月底北京官媒向教協發炮後,香港政府及建制派接力連番攻擊,教協回應包括退出職工盟或國際教聯等組織,表示「今後將聚焦教育專業和權益的工作,全力做好工會的本業」;又成立中國歷史文化工作組,「推動教師正面認識中國歷史、國情和文化,以培養學生的家國情懷」;至8月6日仍發出新聞稿表示「工作組正籌備中國歷史及文化書目,讓老師參考」,「亦會舉辦其他中國歷史及文化相關的活動」。可是,三天之後,教協的理事會卻一致通過解散,負責監察的監事會也一致贊成。究竟,是這期間有甚麼使教協決策逆轉呢,還是連日來政權繼續進攻成為壓死教協的最後一根稻草?

事實上,自去年6月底通過《港區國安法》後,在濫捕濫告、保釋條件嚴苛的惡法下,異議組織中人的人身自由已受到嚴重威脅。教協現屆理事會在2020年5月上任,至今已有五份之一人辭職,即使大部份理事仍然留任至今,其鬥志所受的影響,也不能輕視。

教協是民間組織中公認制度健全、決策審慎的,指他們觸犯任何法例的言論,實在難以使人置信,警方聲稱調查,充其量是恫嚇而已。只是,《港區國安法》之下,未審即可長時間扣押,個人人身安全得到更多考慮,也屬常情。至於解散是否使這種憂慮暫息,政權是否得寸進尺,也許已不是教協中人可以預計的,而在於決策者是否認為已收殺雞儆猴的效果。

政權的確位處強勢,不過,這樣打壓教師的職工會,是不可能使教師信服的。香港教師專業訓練的要義之一,就是據實說理,而決不是政治掛帥。政權對教協盡是上綱上線的誣陷,教師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如今教協解散,的確會打擊教師力量的組織,政府甚至或會再施以宣誓效忠、鼓勵舉報等來箝制教師,只是諸多惡政卻改不了黑白是非的判斷,而這樣的政權更難以得到教師真心的認同。

至於公民,乃至學生,只要把事實和說理看重一點的,便不難看穿政權的手段,更莫說國際社會了。連一個較為溫和及守法的教師工會也容不下,還說甚麼結社自由,說甚麼一國兩制和《港區國安法》下尊重人權自由?即使能自欺,也騙不了他人。教協解散,對國家形象以至國際關係,都不可能是良好的訊號。

極權要把公民社會壓迫至零,其他工會、民間組織甚至教會,不只是能量較大、較多發聲的,甚至只要是不緊跟極權指揮的,都會成為眼中釘。或者說,這就是極權的運行軌跡,只會政治鬥爭的,會以鬥為貴,不斷鬥到底,鬥垮對手後就內鬥。喪屍雖然可怖,還是不會咬噬其他喪屍的極權呢?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