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的电影新作《盲山》

中国农村拐卖妇女问题严重﹐大陆导演李扬最近在纽约推出其新作《盲山》(Blind Mountain)批判在官官相维及人口贩子的勾结下﹐被拐卖的妇女多年也逃不出偏远的山村。(紫竹报道)
2008-04-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Li_Yang_Movie2008_150.jpg
李扬在纽约。(RFA/紫竹)

四年前以一部批判大陆煤矿问题的电影《盲井》而获得柏林影展银熊奖的大陆导演李扬﹐近日推出其新作《盲山》(Blind Mountain)来剖析大陆农村拐卖新娘的歪风。

李扬的第二部剧情片《盲山》以写实的仿纪录片的风格,在陕西的一个小镇取景并起用非职业的农村演员和影坛新秀黄璐,来讲述四川一名叫白雪梅的大学生被拐卖到农村的悲惨故事。

现在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驻校艺术家的李扬忆述当初想拍摄《盲山》是因为在二零零一年从德国留学回国﹐对于中国巨大的经济变革和人们的价值观念的沦丧感到十分震惊。李扬想不到古老和封建的人口贩卖勾当居然还在大陆出现。导演表示拍摄《盲山》更想批判人们难以跨越心灵上的盲山﹐在官官相维的农村和人口贩子的勾结下众多被拐卖的妇女多年也逃不出偏远的山村。

李扬表示妇女拐卖问题在大陆改革开放初期甚为猖狂﹐因为大量的农村妇女到城里打工﹐令村子的单身汉难以找到老婆。他说﹕这个社会问题在九十年代比较严重﹐当然现在还有﹐不过没有那么严重。因为各种的情况都变好。改革开放的时候﹐大家都想出去工作赚钱﹐走出山里﹐走出自己的环境。有很多女孩子轻信别人给她找工作﹐就被骗。而且当时一个特殊的情况是中国的电讯不发达﹐城市和家庭都没有电话﹐何况农村。所以当时的情况是特别严重。

由于人口贩子与农村的干部和村民勾结﹐令营救被拐卖的妇女尤其困难。不少被拐的妇女由于被强暴和生了小孩﹐基于羞耻的心理都不敢回娘家。而公安则常常以不想干涉家事和造成另一个家庭悲剧为借口不想介入﹐令抢救异常困难。导演指出被拐卖的妇女的人数多得数不清。

李扬说﹕很难统计﹐因为当地的派出所、村民、村干部不配合的话﹐是很难统计。再者﹐好多的妇女在农村一待就是十年八年。根据公安部的数据﹐在一九九一到九五年期间﹐被营救的妇女就有八万零五百五十人。那么没有被抢救的就不知道。因为抢救是很困难的﹐必须有线索﹐被拐卖的妇女要通过任何渠道通知家人她在那个地方﹐要不然没法追查。现在变成是集体犯罪、集体包容。所以我这个电影就是要批判人性的冷漠和自私,对他人的不关心。

从《盲井》里草管人命的大陆煤矿到《盲山》所批判的人口走私犯罪﹐李扬一直关注中国最边缘的低下阶层。他说自己不会像某一些大陆的导演一窝风的去拍古代帝王将相、与现实不沾边的故事。李扬说﹕在改革开放中﹐最大受损害的就是这些底层的人。他们从农村出来﹐出卖自己付出劳动力﹐获得到是最少的。我关心他们因为毕竟他们是中国的大多数﹐而不是少数的精英。精英有太多人去拍他们的马屁了﹐我就不用去了。

《盲山》以四百多万元的低成本拍摄﹐这部严肃的艺术片去年先后在广东、北京和香港上映。虽然大陆公映的版本曾作出四十多处的删改﹐并把结尾改为大陆公安把被拐卖的妇女救走的大团员结局﹐导演表示《盲山》可以与大陆观众见面已经很高兴。

李扬指出虽然近日出现广电总局打压《色戒》的大陆影星汤唯和《苹果》的导演李玉等被列入黑名单事件﹐但他认为大陆的审查制度比五年前他的首部电影《盲井》被禁已经有进步。他认为《盲山》在大陆没有被禁是因为影片是对于人性和道德沦丧的批判﹐而且拐卖妇女的消息在大陆的新闻媒体已经披露。

李扬笑说自己现在已经学会豁达的看待审查问题﹐他说“《盲山》至少没有被枪毙。”他说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都会一直往前发展﹐但依然会有倒退。电影经过修改后终于可以与大陆的观众见面﹐并引起很大的反响﹐这也达到了他拍电影的目的。

李扬正在筹拍其《盲》系列的三部曲﹐下一步新片的片名暂定为《盲流》﹐他将会把目光投射到在大陆城市里两百万的流浪儿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