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中文筆會在香港頒獎

作為作家,能獲國際組織頒發獎項是一件榮譽的事,但在大陸當作家,卻是在榮幸中帶著恐懼,藏族作家唯色以及獨立作家汪建輝,獲得獨立中文筆會頒發今年度的有關自由的寫作獎,兩人不單沒法出席3月在香港擧行的頒獎禮,當事人表示獲獎後的感受是夾著不安和恐懼。美國筆會代表表示,過往曾獲獎的中國作家,不少巳被關進監獄,該組織希望中國當局不要打壓人民的言論。(海藍報道)

2010-03-31
Share
Pen_Award2010_305
獨立中文筆會的大陸及香港會員與嘉賓合照。(照片由武宜三提供)


備受打壓的獨立中文筆會,上週如期頒發「自由寫作獎」、「林昭紀念獎」給予成都小說家汪建輝、西藏女作家唯色。由於北京剛舉行兩會會議,政治氣氛較緊張,兩名得獎作家均沒法親自領獎。該組織頒發寫作獎項.以表揚2名作家堅持自由寫作的精神,以及處於逆境創作仍有突出表現。

現居北京的藏族作家唯色在得獎感言中表示,對於獲得第五屆林昭紀念獎,她感到既意外又感動,她曾記録文革的西藏調查,而林昭在文革殉亡,這個獎有特殊意義。唯色又指,作為用中文寫作的藏人,這些年來的寫作歷程,恰如當時她在拉薩神聖的寺院裏,立下的理念逐漸清晰,就是寫作即見證。

QIJiazhen_Woser305
齊家貞代表唯色領取第五屆“林昭紀念獎”。(照片由武宜三提供)


獨立中文筆會則讚揚唯色,對藏族人民及文化命運持續關注,也積極推動寫作,表達自由思想,尤其是在08年拉薩事件後,唯色承受比一般漢人異議作家更大的壓力。但她始終堅持披露西藏真相的寫作,體現林昭的自由精神。03年,她公開出版的散文著作《西藏筆記》遭到查禁,並受到來自官方的整肅。

而獲得第七屆自由寫作獎的汪建輝,前六屆的得主分別是王力雄、大右派後人作家章詒和、《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廖亦武等。汪建輝的不少作品通過自費形式地下印刷,並在民間流傳,20年來,他用低調方式為這個時代作出見證式寫作。

但汪建輝在獲獎感言中表示,這個獎帶給他的後果,他並不知道,和許多國內人一樣,他感受到不安和恐懼,不知道下一分鐘會發生什麼事,不過,同任何獎一樣,這個獎將帶給他榮譽。

Yedu_Wangjianhui305
野渡(右)代表汪建輝領取第七屆“自由寫作獎”,頒獎嘉賓是美國筆會自由寫作及國際項目主任拉里.賽姆斯。(照片由武宜三提供)


被關在獄中巳9年多的作家徐澤榮,獲頒發「獄中作家獎」,他曾在《亞洲週刊》披露中國政府在60至80年代,支援東南亞國家的革命運動,觸犯當局而遭拘捕。擁有英國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學位的徐澤榮,01年 12月被控「非法向境外披露國家機密資料」,被重判13年徒刑。獨立中文筆會在頒獎詞中讚揚,他堅持學術獨立,為拓展言論及出版自由作出貢獻,但也付出沉重代價。

另外,獨立中文筆會亦邀請了十多名大陸會員包括焦國標、野渡等到香港出席頒獎禮及研討會,但深圳的朱建國及海南島的情耕,郤被阻止出境。

就中國作家的處境,負責頒獎的美國筆會自由寫作及國際項目主任拉里.賽姆斯 (Larry Siems)表示,獨立中文筆會的工作帶來不少代價,包括一些會員因寫作被關在監獄中,如杜導斌、師濤、楊天水、楊虹燕及劉曉波等。

美國筆會會長諾比亞教授致函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的信中指,過去10年,中國大陸在人權及言論自由方面的一些改善,世界各國包括美國仍需聽到中國的聲音,不只是官方的,而且包括劉曉波,或在獄中的筆會會員聲音,得獎者汪建輝及唯色的聲音,及聽到所有中國人民的聲音。

他說:(翻譯)我們就是要聽那些被打壓的聲音,像我們今天3位獲獎的朋友,他們挑戰審查,就是要強調他們的自由表達權利,他們像我在美國那邊爭取我們的言論自由一樣,我們互相聽到大家的聲音,大家互相表達同樣的聲音。

獨立中文筆會由內地及流亡海外自由作家於01年創立,在美國註冊,是擁有145個成員的國際筆會旗下分會。上屆筆會榮譽會長、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去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入獄11年,他的妻子劉霞透過録音祝賀3位得獎者,並表示劉曉波因寫作獲判重刑,她與曉波知道中文筆會都很關注案件,非常感謝美國筆會一年來以各種方式救援。劉霞又指,她在3月10給國保打電話,要給他送生活費,但未有回覆,而劉曉波現時仍被關在看守所。

除了頒獎禮外,兩岸三地文化人及作家孟浪、梁文道及張鐵志,就「文學與公民社會」進行研討會。

Meng_zhang_liang
獨立中文筆會研討會主持大陸詩人孟浪(左)、台灣文化評論作家張鐵志(中)、香港文化評論作家梁文道(右)。(粵語部海藍拍攝)


香港文化評論作家梁文道認為,文學與公民社會是否存在矛盾,這個不一定,舉例說,公民社會需要公民設身處地的了解,這社會並不是原始化的個人,這些人彼此有情感的聯繫,他們要有種同伴的感覺,透過文學建立起來.但梁文道批評政治的情況,郤想壟斷某種對世界的感受,它們想代替每個人的想法,包括對某些人怎麼樣,或該怎樣去看其他人,從這個例子來看,文學並不是公民社會的矛盾,但中國現時什麼都跟政治有關,包括文學。

他說:我個人觀察,今天中國一個問題所在,什麼跟政治無關,我答不出這一問題,因為沒有什麼跟政治無關,就算你想寫一些或做一些跟政治無關的東西,不知道它什麼時候變政治。今天在中國最困難的一點,就是我們並不知道,政治有關與無關的答案怎麼回答,政治的界線在那裡, 政治什麼時候出現,什麼時候你變成政治的部分,什麼時候你又不是,不知道,同樣一篇作品,今天它不敏感,明天它很敏感。

而台灣文化評論作家張鐵志則表示,公民社會的古典定義是自由表達及公共討論的領域,這兩點是重要的前題,但不管在大陸還是台灣,如果自由碰到公共性的時候,自由會受到限制,這不會成為成熟的公民社會,言論自由必需接軌到公共性的領域,才達至公民社會。張鐵志又指,以他個人在大陸的寫作經驗,現時仍受到自由的限制。

他說:這兩年,他開始在大陸媒體寫文章,碰撞到中國的體制,並認識到自由的界線,在台灣比較難感受到。他覺得有點可怕是,有時候自我審查,擔心自己的作品能否刊登,他覺得這是個人較震撼的經驗。

大陸詩人孟浪總結說,所有出席活動的人士,大家都渴望中國能發育成長為健康的公民社會,公民社會提供公共性及自由的問題,如果是完整的公民社會,大家可以按自己所想所思,去寫自己的作品,他覺得這巳是對公民社會的貢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